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玄幻小说 > 儒武争锋 > 第一千九百八十节:天府圣地废土!
    秦枫一语落下,筋断骨折之声如放鞭炮一般从山体对面传来。

    冲在最前面的鬼仙甚至直接撞在了山体之上。

    他们虽然水火不侵,但毕竟身体还是凡胎肉体。

    这些鬼仙又都只有一股子怨气,并没有神志,甚至连绕开山体都不会。

    待到他们拼命击碎山体之后,秦枫与天府圣女已是早没有了踪影。

    隔着山体的缝隙,眼见着鬼仙们在上空逡巡,最后怏怏离去,躲在下方悬崖石壁中的天府圣女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还是你机智,让我们躲在你刚才一剑在峭壁上斩出来的缝隙里……”

    秦枫说道:“若是我们直接朝下落去,肯定会被鬼仙们察觉,少不得又要被他们给缠上了?!?br />
    就在这时,天府圣女忽地脸上微微一红说道:“一会出去的时候,你先挪出去吧!”

    秦枫被天府圣女一提醒,才意识到此时两人为了躲避鬼仙的追击,乃是躲在峭壁上只容一人能塞进去的裂缝里。

    几乎是脸贴着脸挤在一起,身子挨着身子。

    天府圣女比秦枫略矮上一些,发育良好,还颇为有料的胸口,正抵在秦枫的小腹上方。

    若不是秦枫对天府圣女毫无兴趣,坐怀不乱,这飞来艳福,必是不浅的。

    秦枫见天府圣女脸红,也不点破,干脆说道:“倚你的话说,我们能不能活着从此地出去,都是未知之数……”

    “别的事情,还是不要太计较的好!”

    秦枫说这句话的意思,是希望天府圣女断了念想,自己对她根本没有兴趣。

    他可不是圣地上上下下都对她迷恋到愿意赴汤蹈火,巴不得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寻常弟子。

    但是这话到了天府圣女的耳中却是变了味道。

    秦枫见天府圣女耳朵红到了脖子根,还低声啐了一句“登徒子”,便知道她是彻底误会自己的意思了。

    圣女是以为秦枫说,两人能不能逃出去都是二说,便是有肌肤之亲,也就算了吧!

    只是此时,难免越抹越黑,秦枫也就不再说话解释,待到天空中众多鬼仙尽数散去,方才以手肘撑着岩壁,缓缓探身出去了。

    但当他探身出去时,目光却是一下子变了。

    看到秦枫立在峭壁上不再挪动,天府圣女不禁追了出去,关切道:“你看到什么了?”

    秦枫抬起手来,竟是指了指被他用“一叶斩青天”剑技切断山体后暴露出来的位置道。

    “你看那里!”

    天府圣女循着秦枫的手指望去,只见那一片被掩藏在山峰之中的谷地,有很多宏伟的宫阙,屹立到现在,还依然不朽。

    甚至有些还崭新得像有人住在其中一般。

    “要么里面内蕴无数极其深奥的道纹,保持这些殿宇光洁如新……”

    秦枫看着这一方似是突然冒出的殿宇群落说道:“要么就是这里出了可怖至极的变故?!?br />
    秦枫没有明说。

    意思却很明显。

    若是后者,说不定就是这里诞生了比鬼仙还要恐怖的存在。

    不过能够出现数量如此众多的鬼仙,就算是有什么怪物,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情况。

    忽地天府圣女开口说道:“那是我们天府圣女的故地废土……”

    她指着远处最高的一座令箭形状,直耸天际的殿堂说道:“我听圣地里的老人们说过……”

    天府圣女抬手来,摸出一枚剑符对着秦枫说道:“故地的正殿是剑符形状,取天府为首,号令诸天之意……”

    “你看我手里这枚剑符,是不是与这远处的殿宇看起来一模一样?”

    秦枫经天府圣女已提醒,再留心去看时,果然发现那远处的殿宇真的神似她手掌里剑符的模样。

    秦枫也不禁诧异道:“想不到这正殿居然深埋在了地层之下!”

    “好好的天府圣地正殿,怎么就跑到地底下去了呢?”

    天府圣女解释说道:“天门禁地里因为风水突变的缘故,各式各样的天灾不断,出现地震而沉陷进地底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天门禁地每十年开启一次,圣地不知道花了多少人力物力,白白死伤了多少翘楚精英,都不曾找到这一间正殿?!?br />
    天府圣女的语气说不出是喜悦还是担忧道:“原来是沉入到了地下,难怪我们死活都找不到这一处所在?!?br />
    秦枫听得天府圣女并不是特别欢喜的话,不禁问道:“这究竟是机缘还是劫难?”

    听得秦枫发问,天府圣女摇了摇头。

    “也许是机缘,也许是大劫?!?br />
    秦枫看了看下方深不可见底的深渊,沉吟说道:“下方前途未卜,也不知道是吉是凶?!?br />
    “反倒是那一处故地,既有可能是机缘,若是不去探一探,倒不是我的风格了?!?br />
    天府圣女此时与秦枫并肩站着,忽地就笑靥如花。

    “你怎不怕我骗你?”

    “也不担心我一会进得那处殿宇,将你困在里面自己脱身?”

    秦枫却是面无表情,淡淡说道:“我要去探宝,是我自己的主意?!?br />
    “你会不会对我动歪心思,我都是要去的?!?br />
    未等天府圣女说话,秦枫又说道:“反正若是你没有我相助,活着离开此地的几率,必是要打上极大的折扣?!?br />
    “圣女是聪明人,一般情况下不会做蠢事?!?br />
    听得秦枫的话,天府圣女只觉得一腔柔情硬是撞在了坚硬的冰墙上,反倒把自己冻了个齿寒。

    未等她低声唠叨什么,秦枫已是纵身一跃,仙力笼罩周身,从悬崖之上徐徐朝着那一片巍峨宫殿飞去。

    天府圣女见秦枫全无护着自己的意思,只得咬了咬嘴唇,撂下一句“不解风情”,赶紧跟着他飞了出去。

    由于之前众多鬼仙已经散去的缘故,这一段还不算远的路程再没有直接遭遇鬼仙的袭击。

    越往正殿方向,鬼仙越少。

    就连深渊下方的诡异吸力都不知为何减弱了许多。

    使得他们这一次反倒异常轻松地落到了那一片巍峨宫殿之中。

    秦枫在先,天府圣女在后,接踵落在地上。

    秦枫只觉得脚下地面细滑,就像是走在上好的玉石上一般舒适。

    他不由向下看了一眼,只见这一片宫殿群,居然真的都是玉石铺地,光洁润泽,纤尘不染。

    纵然过去漫长的岁月了,脚下地面竟依然不沾尘埃。

    连室外的地面都如此考究,可见当年的天府圣地,穷奢极欲到了何等的程度。

    只不过,即便是再浮华的城阙,此时此刻,也是沉寂一片,再不见有丝毫的动静。

    “哒哒哒……”

    空旷的殿宇中,唯有他自己的脚步回荡开来。

    看到秦枫径直朝着天府故地的正殿走去,天府圣女不禁一怔,上前就要拉他。

    “你就这么直接进去?”

    “你疯了?”

    秦枫身影微微一侧,撇开天府圣女的手道:“我是寻宝来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你若怕了,原地等我便是了?!?br />
    在天府圣地的故地,有人对天府圣女说,“你若怕了,原地等我便是了”。

    这实在是有点讽刺打脸。

    天府圣女只得梗着脖子,装出满不在乎的模样道:“怕?谁会怕了!”

    “只是这正殿里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东西,你就这样冒冒失进去,不怕惊扰他们吗?”

    秦枫不禁笑道:“若是这正殿里真有什么,那也是鬼物……”

    “若是如外面的鬼仙那般穷凶极恶……”

    “我既已踏足这里,就已经惊扰到他了?!?br />
    “难不成要掩耳盗铃吗?”

    天府圣女被秦枫这样一说,只得无奈地跟了上去。

    其实秦枫的想法很简单,既然这里是风水突变之前天府圣地最机要的地方。

    那么补魂之法,说不定就在这其中。

    秦枫之所以离开凌风城,隐姓埋名潜入天府圣地,不就是因为要为徐语嫣寻找补魂之法吗?

    想要在天府圣地获得这等秘法,也许极难,甚至有可能秦枫的身份暴露了,都无法得到。

    相比之下,在这天府圣地废土,虽然?;姆?,但却有可能直接得到秘法。

    若是擦肩而过,岂不是太可惜了。

    正思索着,秦枫已是不知不觉走到了那一座剑符造型的正殿脚下。

    高耸入云的宫殿面前,即便是强横如秦枫这般的修炼者,竟也生出了渺小之感。

    他伸出手来,扣住门环,终是一用力,缓缓推门了沉重的殿门。

    长明灯永驻,灯光投映在玉石地面上,如镜面反射,光华如流水倾泻。

    但这不过是远古岁月时的遗响,如今,这高大而广阔的巨宫中,什么也没才,空空荡荡,只才岁月留下来的空寂。

    回响的也只有秦枫与天府圣女自己的脚步声音。

    居然毫无阻滞地穿过了第一座宫殿,秦枫自己都有些意外,不禁回过身对天府圣女问道。

    “这正殿里究竟有什么东西?你知道吗?”

    天府圣女环顾四周,轻咬朱唇,想了想说道:“从正殿的情况来看,当初撤离的时候,应该没有发生混乱和暴乱?!?br />
    “否则宫殿应该会被损毁,至少也会留下打斗的痕迹,或者血迹?!?br />
    秦枫正等着天府圣女说下去,天府圣女却是蓦地看向他的身后,眼神之中流露出惊恐的神色。

    “古月,你……你看你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