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良民 > 第052章 路见不平
    “律师函?”

    关秋差点没笑出声来。这东西吓唬吓唬那些不懂的人也就罢了,跑来吓唬他,怕不是没睡醒呢吧!

    律师函说白了就是出份声明,说:小心了,你再这样我就去法院告你了啊。

    问题是告他的话要请律师,杨太严那个小地痞有钱请律师?以梁金龙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性格,太阳打西边出来也不会免费帮忙。

    然后去法院告要有证据,你说我殴打就殴打啦,谁看见啦?找个人出来给我看看?

    现在又没个监控,路上行人大半连电话都没有,到哪里找证据?

    什么,你说左邻右舍那些商户看到了?快别逗了,那些做小本生意的人每天忙着赚钱养家糊口来不及呢,谁有那闲工夫出来指证他?

    所以律师函什么的,不存在的,那都是哄三岁小孩的玩意,擦屁股都嫌硬。

    ……

    电话这头的梁金龙等他消化完这个“震惊的消息”后,等了大概十秒钟,想让关秋先开口求饶,然后他再拿捏一番后顺势就坡下驴,勉勉强强同意和解。

    接下来自然是赔偿了,什么医药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什么的。到时候给那个杨太严三五百意思意思,剩下的都是他的手续费。

    想到早上那个表弟吕博峰的话,又是一阵嗤笑。

    吃完原告吃被告,这不是基本操作嘛,还分钱给他,脑子被枪打啦?

    就在梁金龙幻想着的时候,电话那头的关秋如愿开口了,“行,我知道了?!?br />
    回过神的梁金龙,楞了楞。这是什么口气???什么叫知道了?然后呢?

    不等他开口,电话已经被挂断。

    梁金龙不敢置信的看着手机,感觉比吃了只死苍蝇还难受,“凸(艹皿艹)……”

    这个人脑子是不是傻的?我堂堂一个律所的所长给他打电话,他……他居然不等他发声就给挂了,还有没有天理了?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把不把他这个安淋镇赫赫有名的“梁大状”放在眼里了?

    梁金龙“啪嚓”一声把话筒撩到座机上,气得两撇小胡子直颤,“你个小王八蛋,我看你能抻到什么时候?!?br />
    ……

    梁金龙没把关秋放在眼里,关秋同样也没把他放在心里,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赚钱重要。

    到小街菜场小街转悠了圈,然后顺着路一直朝北走,转了个弯向西走了大概500米左右,过了座白石桥后,很快来到安淋镇以及王庄镇最大的“人才交流中心”,也是除菜场外,整个安淋镇最混乱的一片区域。

    沿着水泥路两边,矗立着一栋栋杂乱无章的自建小洋房,一楼大多被外来人员租下来开黑中介,小卖铺,早餐店,水果店等等,二楼则是房东自住。

    在这些小洋房后面则是成片的出租民房,跟菜场那边形成一个大的外来务工人员居住群落。

    就像候鸟迁徙一样,哪里有水源食物,哪里就是停留的驿站。顺着“人才中心”这条路往西走大概2公里左右,那边有很多电子厂,橡胶厂,机械厂,一年365天招工。

    关秋顺着坑洼的水泥路往前走,看着路两边熟悉的景象,很多记忆涌上心头。

    重生后之所以一直没到这里来,就是因为这边有太多的回忆。他当年在这里开网吧,开中介,开黑面包,中途遇到了无数人和事,这些人每一个都可以写成一本书。

    “兜兜转转,没想到最后又回到这里来了?!惫厍镉行┫胄?。

    路过一家中介所门口时,里面正在发生争执,十几名年轻男女围着办公桌吵吵嚷嚷。

    “你招工启事上写的永丰机械,现在却把我们送到龙兴塑胶,我们不去?!?br />
    “对,我们不去!龙兴塑胶工资太低了,我朋友在那边一个月无休,算上100个小时的加班才拿1000块?!?br />
    “就是??!而且人家龙兴中介费只要200,你家收500,也太黑了?!?br />
    中介所老板开始说话了,“这也是人家厂里临时通知,说招聘取消了,这不能怪我啊。你们不想去龙兴我帮你们换一家……”

    看到这样的情况,关秋丝毫没觉得大惊小怪,都是套路而已。而且他还知道,这些人百分百一分钱要不回来。

    03年这时候,鹿城所有中介所,无论是正规或者不正规的,都是黑了心的蛆。

    区别是前者虽然黑,但只要交足了钱,好歹把求职者送到指定工厂去;而后者根本毫无底线,坑蒙拐骗把中介费弄到手后立马翻脸不认人,最后能进什么厂,完全看运气。

    至于说一开始就多花点钱找正规中介所,也没什么用。

    首先你不知道哪家正规哪家不正规,每家看上去都差不多,说的也是天花乱坠;

    其次嘛,这时候正是鹿城外来务工人员爆发的当口,傻子太多,骗子明显不够用,三五个聪明人改变不了大环境。

    而且这种事报警也没什么用,因为太普遍了,警察都懒得管。即使过来了,也就是警告中介老板一番,而不会强制执行。等警察走了,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生在这样的环境里,时间长了人也就麻木了,见怪不怪!

    换成前世的关秋,遇到这样的情况连多看一眼都不会,甚至会在心里想,就当是花钱买个教训的。

    可是现在不同了,看到屋里那些求职者因为气愤憋屈而涨红的脸庞,他突然觉得自己应该管一管……

    就当是还老天爷让他重生的人情了。

    “来,前面的让一下……”关秋拨开前面挡路的人,走到最里面的办公桌前。

    办公桌伤放着台小饮水机,还有两个文件夹,后面坐着一男一女,男的二十五六,圆脸短发,嘴角处长一颗大痣,坐那转着圆珠笔不说话;女的稍微年轻些,打扮的花枝招展,跟个鸡似得,肥厚的红嘴唇正在那吧嗒吧嗒喷吐沫星子呢。

    关秋搜索了下记忆,没找到这两人的资料。估摸着是前世他来安淋镇之前就走了。

    “来,大家往后退一点?!惫厍镒硭盗司?。

    屋里的求职者还以为他是中介所老板找来的帮手呢,其中一个年轻人梗着脖子说:“你谁啊,我们凭什么听你的?”

    “呵呵,我是来帮你们要钱的?!?br />
    “啊……”听到他的话,那个年轻人不说话了,尴尬的往后退了点。

    关秋转过身冲着大痣男笑呵呵道:“出来打工的也不容易,不行就把中介费退人家吧,求财不求气嘛?!?br />
    坐那的大痣男斜乜了他一眼,嗤笑道:“你谁啊,我凭什么听你的?”

    关秋笑了笑,“我啊,路过的?!?br />
    “呵呵~”大痣男再次嗤笑了声,“路过的就好好走你的路去,别跟我这癞蛤蟆插鸡毛掸子,冒充大尾巴狼?!?br />
    关秋再次问道:“你真不退?”

    大痣男被关秋口气弄火了,拍了下办公桌,站起来瞪着他恶狠狠道:“你吓唬我呢,不退又能怎么样?”

    关秋抄起办公桌上的文件夹抽了过去。

    “啪——”

    大痣男被抽得跌坐在了办公椅上。

    “啊……”旁边穿得跟鸡似得女人,吓得尖叫了一声,然后大喊着准备扑过来厮打。

    “闭嘴!”关秋爆喝了一声,拿起桌上的计算机作势要砸过去,吓得女人立马又缩回办公桌里面。

    被抽了一嘴巴的大痣男,刚挣扎着从椅子上爬起来,关秋走到里面一脚又把他踹到墙角。

    站在后面的女人看自己男人被打了,冲过来拽关秋胳膊,还想抓头发。

    关秋可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甩起一巴掌抽在她脸上,把她打得扑倒在地。

    “嘤嘤嘤……救命啊……打人啦……”

    “让你闭嘴没听到是吧!”关秋说着走到办公桌旁边,拽起半壶纯净水就要砸过去,吓得女的立刻捂住了脑袋,生生把嗓子眼的哭声给咽了回去。

    关秋顺手把水桶扔到大痣男脚边,似笑非笑道:“你挺狂的嘛,关二哥让你退钱都敢不退,店是不是不想开了?”

    “关…关二哥……”缩在墙根的大痣男楞了一下,猛然间想到他是谁了。

    月初菜场有个小偷被人用拖把杆****,大半个安淋镇的人都听说了,而“施虐者”就是一个叫“关二哥”的人。

    隔了没几天,在菜场那一片混的大痞子张大胜也去找这个关二哥麻烦,众目睽睽之下被扇了一耳光,这件事谁不知道?

    他怎么也没想到,面前面目清秀的年轻人,竟然就是那个凶名在外的“关二哥”。

    大痣男吓得立刻从地上爬起来,点头哈腰说:“关……二哥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

    _____________

    ps:关二哥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