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玄幻小说 > 杀戮者传奇 > 第四章 草!冲动!
    “你这个该死的混蛋!你爸才是李刚!你们全家都是李刚!我爸爸是辽康市公安局局长叶大全!你想死老子就让我爸成全你!”不男不女的家伙大声叫嚣着。

    “真是个白痴……我们走吧!”我拉起卖花少女的手向酒店的方向走去。

    “???可是……不过他们没有被炸死真是太好了!”卖花少女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恩恩!”他们的确是没死,不过也快了。

    “公安局长吗?那么和李刚也差不多!”远处的森普冷声说到:“好吧,我承认他很牛b,但是还没有牛b到我的头上,所以你去死吧!”

    “啊~~~!”不男不女的声音向着天边远去,化作一颗流星消失在黑暗的天际。

    “那个女的呢?”

    “扔在那辆破车旁边了,能跟那样的家伙在一起,估计也不是什么好鸟?!备侠吹纳盏凰档?。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卖花少女也听到了那个白痴的惨叫,脸色发白浑身颤抖着问道。

    “我们?”我和森普相视一笑,对她眨眨眼说道:“我们是恐怖组织。有没有听说过敢死队?”

    少女的眼神充满了恐惧,而森普则是有些激动地看着我:“刺大哥,你同意……”

    “闭嘴!”我瞪了他一眼,随后和蔼可亲的对少女说道:“所以我打算绑架你威胁有关部门放了我们家老大!”

    “你们老大?”

    “那是!我们老大就是全世界最有名的恐怖分子,天下无敌寰宇无双恨天无把恨地无环专门制造人伦惨剧从来都来都不吝惜子弹鼎鼎大名万世无双的阿古拉斯坦尼斯拉夫奥古斯特卡博蓝龙宾利宝马迪斯波尔特?!?br />
    “呃……他好长的名字??!”可怜的少女被我一大通话说愣了,不止是她,连旁边的森普也是一脸吃了狗屎的表情。

    “那当然,狠人自然起狠名!”我得意扬扬的说道,为我自己的取名技术远高于作者感到沾沾自喜。

    “呃……”少女仔细想了一下我的话,忽然明白过来用满含眼泪的双目看着我说道:“可是我很穷的,也很普通??!绑架我没有什么用的!”

    “这事就不归我管了,你得去问我们家二老大!”

    “二老大?因为他比你们老大小么?”

    “不,是因为他很二?!?br />
    ……

    就这样,连唬带骗的将这个卖花少女带到酒店中,森普过去询问了一下叶未琪订的房间,随即三人坐电梯来到十八楼。

    卖花少女看上去似乎还有些犹豫,但是恐惧已经少了不少。

    她毕竟不是傻子,随便想一想就知道我说的话破绽百出,我猜她倒不是没有想过我们两个把她带到酒店有可能做什么坏事,但是从刚才的震撼中醒悟过来的她自然知道无论怎么反抗,也不是森普我们的对手,还不如顺其自然。

    呃,看她咬着牙一脸坚定的样子,似乎是在想如果我们做什么坏事就立刻自尽这种事吧?

    不过就算我和森普有那种嗜好,又怎么会找她这么个身材笔直的生物呢?

    在少女满脸恐惧的目光中我重新打量了一下她的身材,随即点点头,对我自己的想法很肯定。

    将这个女孩带上来是因为我和森普都不想因为刚才的事连累上她,毕竟酒店前是有摄像头的,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即便是在黑夜,也可以清晰的将她的样子扫描出来。无论对方怎么报复,我们自然都是无所谓的,但是却不能让这个少女受到连累。

    其实我的心里多少有些将她当成吴琳薇了,虽然不至于有什么想法,但是那种发自肺腑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想要呵护她。

    打开房间门,进屋之后豁然开朗,看来金币开路果然还是很管用的,这个房间完全达到了超总统套房的标准。

    三人走进去后,森普一步跳到沙发上,双脚压在钢化玻璃上打开了电视,这家伙毕竟还是个孩子,在只有战斗的新世界中,想找到个如此安逸之所很不容易,我们这一代人又从小养成了电视电脑不离手的习惯,所以他的行为可以谅解。

    我觉得如果闰土生在现代,大概也会取名闰电吧?可以允许无形缺土,却不能允许五行缺电。

    我打开冰箱随手拿出一瓶绿茶递给少女,然后给自己也开了一瓶。

    我最喜欢的饮料其实是绿茶,但是新世界中没有茶饮料,所以我只能化身酒桶。

    “谢谢!”女孩虽然还很不安,但是多少不那么拘谨了。

    “跟我来!”喝了口饮料,我走到一个房间前对她说道。

    “呃……哦!”女孩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过来,只不过她紧握的双手将她紧张的心情暴露在我面前。

    “放心吧,我怎么会对一个人形搓衣板感兴趣?”我冷笑一声,打开房门。

    女孩不敢顶撞我,只能眼中含泪的走进房门。

    打开门,我赫然看到叶未琪穿着一身睡衣趴在床上假寐。

    走错房间了么?想问清楚女孩身世的我转身便要换一个房间,但是我没有料到的事情发生了。

    “哇!好可爱的狗狗!”刚才还在两眼含泪的女孩激动的在我旁边一阵风般跑到床上,飞身一趴已经骑在叶未琪身上,细嫩的双臂紧紧的将叶未琪的大脑袋搂在怀里,用力的拿脸摩擦着叶未琪的额头。

    你在找死么?我擦了把汗,不知道该不该把她从叶未琪身上拽下来。

    这小子可是恶人榜排名比我还靠前的混蛋。

    还没我等说什么,叶未琪睁开了半只狗眼看向我,眼神中的意思十分明了:“你把什么东西带进来了?”

    我摊开双手,用眼神告诉他我也没有办法,谁让你天生对雌姓生物有种特殊的吸引力呢?

    叶未琪眨了眨眼,微微仰头看卖花少女,这个死到临头的笨蛋竟然更加用力的抱住叶未琪的脑袋摩擦着,最厉害大声赞叹道:“哇!好有人姓化的眼神,还有这毛,好白好软??!”

    “小姐,我不是狗,所以请你先下来好么?”郁闷到死的叶未琪憨声说道。

    “咦?有人在说话么?”

    这个粗神经的笨蛋!我一把捂住自己的脸。

    “小姐,你骑在身上的那个东西就是我说的二老大?!毖矍耙段寸鞯乃奂负跻绯雠?,我只好出言提醒道。

    “咦?你说的很二的那个老大就是这只狗狗么?”少女眨着天真的大眼睛看着我说道。

    “……”我终于忍受不住,爆笑起来。

    而身高两米四五的叶未琪也终于恼羞成怒,一把将少女从头上拿下来,然后拎在眼前用恶狠狠的目光瞪着她说道:“小姐,我是人!”

    “啊~~!狗狗成精了!”少女和叶未琪对视了半天,终于尖叫了起来。

    “该死!你到底从哪里弄来这个家伙的?”叶未琪起身下床将少女扔到了团成一团的被子里,走到我身边说道。

    “大熊,我发现你有变身多拉a梦的潜质??!狗狗?哈哈哈哈!”

    “……”叶未琪大概觉得跟我生不起气,愤愤然走出去了。

    少女尖叫了一会之后,大概自己也觉得索然无趣,终于销声匿迹。

    我走到床边坐下,问道:“好了,笑也笑了,闹也闹了,现在跟我说说你的身世吧?!?br />
    “我?我只是个普通人?!鄙倥盟敉舻拇笱劬醋盼宜档?。

    “废话!我问你打哪来向哪去家有几亩田人均几亩地地里几头牛!”我没好气地说道。

    “我……”少女被我一说,眼神中流露出伤心的感觉:“我叫郑楠楠,是辽康一种的学生,父亲在我五岁时扔下我和母亲离开了,我妈妈独自抚养我长大,去年她被诊断出有白血病……所以我只好辍学,靠卖花补贴家用,顺便赚点钱给母亲看病?!?br />
    “真是个恶俗的故事!”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出她并没有说谎,而且眉眼骨骼中可以看出她是个处,从姓格言行上看她也确实是个洁身自好的好姑娘。

    我叹了口气,果然,将无辜的女孩牵连进来了……

    不若去将金币换成钱,打发她离开这个城市吧!

    我刚想到这里,忽然楼下警车的响声四起,连这间十八楼的总统套房都听得见。

    该来的总会来的……不过正好让听了悲剧故事的我好好爽一把!

    “你在这里呆着,我去去就来?!?br />
    我刚要出门,小女孩忽然说道:“这位先生……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您是个好人,不要再当恐怖分子了,投降吧!我会做你的证人让你别被判罚太狠的!”

    “……”我回过头深深的看了这个女孩一眼,叹口气走了出去。

    刚走出房间,就看到叶未琪正一脸悲愤的看着我:“你到底还是闯祸了?!?br />
    “咦?这件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明明都是小胖子干的!”我有些冤屈的叫道。

    “不用想他都是受你指使或者被你带坏的!”叶未琪老神在在的说道。

    “你妈妈的吻!”我愤愤然走到窗前一脚踹碎落地窗,恨恨的说道:“反正你都说是老子做的了,那老子就做得更痛快一点,也平复一下心中的怒气!”说着抬脚跳了出去。

    “不要??!这里是十八楼!”

    迎着剧烈的风声,下落中的我听到少女哭喊着的声音传来。

    我狰狞的笑着,双爪前伸,以完美的跳水姿态扎入到被无数警车围住的酒店前道路上。

    “轰!”

    一辆警车被我当场穿炸,爆炸的火焰喷出四五层楼高,而周围的地面也密密麻麻的如蛛网般层层龟裂,十几辆警车被地面的震动高高顶起。

    “该死的!是冒险者!大家小心!”一个看似威武的中年壮汉大声说着,举起手枪向刚从警车残骸中站起身的我连开数枪。

    眼见这些子弹大在我的身上纷纷弹开,壮汉立刻大声叫道:“都小心!是高级冒险者!全部后退!”

    警员们立刻发挥城管般的风格,潮水般的退了开去,唯留下壮汉一人面对着我。

    从硝烟和火焰中走下汽车残骸的我将双手的爪刺缩回,走到壮汉身前笑道:“怎么?让他们退回去想和我单挑么?”

    壮汉叹了口气,眼中却丝毫没有恐惧的神色,昂声道:“这位冒险者先生!我们是来抓捕在逃通缉犯的,不知什么地方惹到了先生你,让你出手横加阻拦?”

    “呃……通缉犯?”我愣住了。

    “是??!因抢劫杀人背叛死刑后越狱在逃的通缉犯曹冲动?!弊澈壕煲逭源堑乃档?。

    “你是在讽刺我么?”

    草!冲动了!

    ###

    感谢“守望者。。。爱”大大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