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玄幻小说 > 大争酣歌 > 第二章 足踏大地
    随着庞大金曦离炎的涌入,几个主神血脉也扛不住了,纷纷解体。

    得此大补,一点原本就藏在球体内的讯息传入了徐通的意识中。徐通福至心灵。神识裹挟着斧意,他领悟的几式斧法,和十几年来练斧的种种新得,灌输进了球体。

    球体在徐通手中逐渐开始变形。

    随着四大血脉彻底吸收了其它血脉,环流不息,逐渐形成平衡。一股血脉相连的舒畅感涌上心头,成了!不需要中年人解释,徐通自然就知道了。具装中的人造空白灵魂,被徐通的意志所同化,成为了分身一般的存在。具装也成了徐通生命的一部分。

    徐通睁开眼,打量着手中已经变了形的具装。

    鸡蛋粗的长柄,正和一握,手感舒适的就像专门为自己这双手定制的。用惯了堡垒配发的制式兵器,这么舒服的手感简直就是种享受。

    长柄的尽头是一轮红日。

    圆盘状的斧面,和边缘一圈锋锐的利齿,活脱脱一轮太阳。

    斧面上四只动物的浮雕各自占据了一方,分别是兔,马,鸡,鼠。双面浮雕,栩栩如生,仿若四只动物被镶嵌进了斧面。

    丝丝流光闪动,无数符纹闪动着七彩光芒,在斧面川流不息,仿若呼吸。

    徐通脸色瞬间有点垮了。

    用惯了堡垒配发的大斧和机甲配备的巨斧,那些可都是一眼看上去就凶煞逼人的凶器。

    但手中的这是什么?让徐通想到了保育院时,自己表现好的时候,老师奖励的那种叫棒棒糖的糖果?;故歉龀蠛牌卟拾舭籼?。

    “哦?第一次塑形就能如此完整,年轻人可以啊,对斧的理解很深了,有前途。难怪给你安排一等货色,倒是配得上?!?br />
    “第一次?这么说还能继续变形了?”

    “当然,你在成长,武器自然也要随着你成长了。具体的下去后有人教你,现在收起来吧。具装目前对你最大的作用,就是用人造灵魂代替你本身的灵魂,被玄螺世界的天道认可。对了,记得给他起个名字,这将是未来你最亲密的同伴,不要辜负了他。给,换上这件衣服,你就准备下去了?!?br />
    徐通心念一动,大斧化作一个护腕,缠上了右手手腕。只是护腕上四只动物依旧清晰可见,七彩符纹流转,不似凡物。

    “日轮,就叫日轮斧吧。大日琉璃光,天轮道法理?!?br />
    说着脱下身上科幻味十足的堡垒制服,换上了递来的怪异衣服。不过徐通倒不觉得怪异,毕竟奎森的服装和这套差不多,他看多了。

    在中年人的指引下,徐通站到了法阵中央。

    “对了,少年,你炼体功法修炼的如何?”

    中年人突然无缘无故的又冒出来一句。

    “修炼数月,稍有成效?!?br />
    徐通下意识的应答道。

    “好,好好享受吧?!?br />
    中年人脸上露出一丝充满恶趣味的诡笑。抬手一颗硕大的玄晶安放在了法阵节点,随着一股真气激活,法阵上的符文阵列依次被激活,熟悉的传送感传来。

    咦?有点疼。一股席卷全身的撕裂感传来,徐通都没来得及反应,习惯性的就把疼痛感屏蔽掉了。甚至还有闲心研究起来。

    哇,这痛感可不小啊,都和刻骨时相当了。

    中年人看着徐通消失前平淡而有点好奇的表情,心情像吞了一坨翔一样。每每欣赏那些走了关系,急着下界的年轻人被疼的鬼哭狼嚎,可以说是这份工作最大的乐趣??上?,这个少年让他失望了。

    传送,徐通已经很熟悉了。但亲身传送和通过机甲传送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机甲传送,为了?;げ四衩侵赡鄣牧榛?,除了机甲的特殊材料外,更有层层法阵?;?。在传送过程中驾驶员处于一种?;ば缘男菝咦刺?,基本就是眼睛一闭一睁,到地方了。

    但是亲身传送,一切都在感知中。除了徐通轻易屏蔽的疼痛感,更重要的是一种诡异的抻拉感,让人极不舒服。

    那感觉就像是一个隧道,一头是堡垒的传送阵,一头是玄螺世界的某个发出信号的坐标点。但在感知中这个隧道似乎无限长,却又似乎只是一层平面。

    徐通既感觉自己被拉长的像根细细的拉面,又感觉自己被压成了一张纸般的薄片。这种错乱感,意志不坚者,会疯的。

    完全感觉不到时间,好似一瞬,又好似漫漫无期。

    突然,脚踏实地的感觉传来。

    那一瞬间,重力,风,清新甜美的空气,混合成一股生机,被徐通敏锐的五感全面接受。

    一滴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眼眶。

    正常人又怎能理解一个从出生就待在虚空中的少年,对大地的渴望。

    五感感受到的都是表面,紧接着神识升腾,透体而出。

    在机甲里的时候,灵魂被层层阵法?;さ耐?,也相当程度的限制了神识的使用。而现在,当神识再无阻拦的接触这方世界,无数原本模糊的东西,清晰了起来。

    轰隆隆,天空震动。

    一丝与天道的联系清晰起来,那是法理之道。

    天道仿佛也察觉了这个之前一直感应模糊的意志,天生异象。

    徐通的意识逐渐接触到一个庞大的意志。说意志有点不太准确,有点类似之前具装中接触的人造空白灵魂,只有本能,却无意识。天道?虽然在无数典籍中看到过对天道的描述,但那些描述虚无缥缈,没个定论。但是真正接触了,徐通却清晰的知道,这就是天道。不,准确说是天道中的一个细微分支罢了。三千大道法理之道。

    随着接触,徐通心中逐渐完善的对法的理解,逐渐被法理之道接纳。与此同时,一种对于法的本源的认知,也被反馈,被徐通懵懵懂懂的接收了。只不过过于晦涩难懂,被深埋在了徐通心底,像是一颗种子一般。

    不知多久,徐通猛然醒来。说醒也不准确,连接突然断了,一种由仙入凡的巨大落差感,让徐通心中空落落的,瞬间被打回了人间。

    “见了鬼了,仙二,这小子怎么走的法家路子。你怎么引导的?就算不练我们武当的传承,不也该是我们道家的人么?哪怕走的明教圣火之道我也能理解,现在是什么鬼?”

    “大小姐不让我发展他入仙人组,我也不好引导他,就让他自己看书了。这样子,我也很无奈啊?!?br />
    “麻蛋,天道补全,好大的机缘。也罢,对计划影响不大。不过这小子的路可就有点不好走了。明明选的门派路线,走的超脱之路,却又和天道产生纠葛,这下想脱身难了?!?br />
    “自己的路,自己选。?;鱿嘁?,个人机遇谁又说得准呢。正好你要去京都,带他去吧。玩法家,就只能依附权贵了。好了,醒了?!?br />
    徐通睁开眼,眼前除了他认识的那个高手,还有一个仙风道骨的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