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玄幻小说 > 恶魔贤者 > 第134章 差点挂断的电话
    警察局的三楼,斯特芬妮坐在位置上,不看唐纳德一眼。

    她有小情绪了。

    自己整天去港口守着,结果一回来也不打个招呼就跑到其它地方,这实在是有些过分。

    只是不理归不理,她的耳朵还是竖着,听唐纳德讲述出海时的情况。

    “哎呀,当时那条奥斯威海蝰蛇,十几米高,一尾巴就甩在了甲板上,当场击飞了好几个异徒,那场面,啧啧啧......你们知道有多危险么,幸好我当时想到了一件事情,让我爆发出了极强的战斗力?!?br />
    唐纳德瞥了眼旁边还低着头的斯特芬妮,故意改了故事的内容。

    “你想到了什么?不会是当年你的导师对你的一些教导或者以前与某某怪物的战斗吧,这可是骑士小说里的老套路了,听着怪没劲的?!?br />
    苏珊娜平常为数不多的爱好当中就有喜欢看各种骑士故事,这个时代类似的文学作品可不少。

    “当然不是,我想到的是这个,艾格烘培坊冬季新品,缤纷水果派,不吃一次这个,我又怎么能死在海上呢?”

    从椅子底下拿出袋子,将里面五颜六色的缤纷水果派分发出去,这是唐纳德在路上买的,想着只买自己一人份的似乎不太好,干脆给每个人都买了一份。

    “斯特芬妮,你的这一份里我可是特地让他们多加了草莓,怎么样,尝一口试试,看看能不能化掉你心里的那些小疙瘩?!?br />
    将特制的水果派放到斯特芬妮的面前,笑着说道。

    “哼......”

    斯特芬妮轻哼一声,还是乖乖的打开了缤纷水果派的外包装,嘴角不经意的带出向上的弧度。

    “现在能跟我说说最近德明翰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吗?我在奥斯威海上待了将近一周的时间,消息可是滞后不少?!?br />
    好处给了,唐纳德自然要收些利息回来。

    “第一艘鲸油动力的飞空艇,还有大半个月就要进行试运行了,到时候的场面肯定比上次王雀岛上的海上列车试运行大,听说不仅是德明翰市长出席,还有商会联盟的人也会出席?!?br />
    第一个说话的是彭斯,嘴里塞了一块黄桃,一小半露在外边。

    “政府得到飞空艇产业的控制权了?”

    “当然不是,这一次的试运行就是一次政府与商会联盟的空中谈判,之前塔特家族出事,原本商会联盟要大伤元气,结果不仅转危为安,还顺带着反坑了政府一把,将海上列车试运行那天政府突然宣布飞空艇控制权造成的劣势一举扳回来不少,如今又是个均势的局面,我看......有的谈咯?!?br />
    飞空艇产业这块蛋糕实在是太大,政府和商业联盟都不会轻言放弃,哪怕最后必然有一方要失利,也会让另一方付出足够大代价。

    “嗯......这事儿反正跟我们没关系,有没有跟异徒有关的?比如出现了什么特殊事件之类的?!?br />
    唐纳德在将话题刻意的往暴风高尼兹的事情上引。

    “有啊,陆地区出事了,昨天晚上我们连夜被通知前往执行特殊任务,有异徒在陆地区内爆发大战,据目击者说看见大量的天青色丝线在屋顶上穿梭,这可是一个人的绝技,你猜......算了,你好像今年才来的德明翰,估计不知道,我直接告诉你吧,交战中的一方很有可能是当年雷雨四天王之一,暴风高尼兹?!?br />
    那一场战斗声势如此浩大,光是最初的枪声就惊动了附近的居民,异调局自然也在第一时间收到了讯息。

    “在陆地区跟暴风高尼兹动手,另一边的人是我们这边吗?”

    那可是一位支配级的巫师,跟这样的存在正面对抗,唐纳德能够想到的德明翰的势力也就只有异调局。

    “不,我们到地方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整个战斗过程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起先是枪声,所以报的是警察局,后面发现有异徒再通知的异调局?!?br />
    “谁赢了?”

    唐纳德隐约有种预感,想要从苏珊娜的口中求证。

    “谁赢了不知道,暴风高尼兹应当是死了,在街道两边的房屋中有人看见一个老人在风暴中消亡,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暴风高尼兹自杀了......别问我为什么他要自杀,我也不知道?!?br />
    一个支配级的巫师居然主动了结自己的生命,这种事在外人看来简直匪夷所思。

    有什么能把一个支配级的存在逼死?

    唐纳德想不通。

    实际上他更在意另外一件事情,如果说之前与自己有过几面之缘的高尼兹就是那位暴风高尼兹。

    那他旁边的那两个人,南希和怀尔德又是什么身份。

    雷雨曾经的干部?

    他们两人是跟着高尼兹一同死在了那场战斗中还是逃生了?

    别误会,唐纳德对于这两人的死活并不在意,他对于高尼兹的死亡也没有太多的遗憾,更别提悲伤。

    说到底他与对方之间不过是给了钱的请教罢了。

    唐纳德的感情没有那么丰富,事实上他现在担心的是万一这两人还活着,再跟自己扯上关系。

    相比于关心他们现在的状况,唐纳德其实更希望这两人就此消失。

    各种意义上的消失都可以。

    毕竟不管怎么说,他曾经都与暴风高尼兹有过几次会面,这种事说小可小,说大也大,要是被某些人拿捏住,被人当成是高尼兹的同党,那可是麻烦事儿。

    带着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唐纳德整天的状态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斯特芬妮还特地过来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只是用刚从船上下来,身体还没有适应过来给搪塞了回去。

    “与其这么等着,不如想办法确认一下,做个了断?!?br />
    临近下班时间,唐纳德望着桌面上的茶杯中刚泡好的咖啡升起的水雾,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

    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警察局到附近街道上的公用电话亭,拨通了那个已经许久不使用的号码。

    嘟~嘟~嘟......

    等了大概有5秒,无人应答,唐纳德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

    “这么看来,应该是死干净了?!?br />
    手指捏着电话线,看着趴在自己鞋面上抬头望自己的芬格自语道。

    这让唐纳德松了口气。

    电话从耳边拿开准备挂掉。

    “唐纳德·格兰特......你总算联系我了?!?br />
    电话中传来一个女人的沙哑声调,唐纳德有些陌生,之前的几次见面,南希几乎都没怎么说话。

    她在等他联系她?

    她为什么要等他联系她?

    垂在身侧的手倏然握紧,视线从芬格身上移开,看着面前的数字按键,冰冷的光在眼中流转。

    “我刚才听异调局的朋友说了陆地区发生的事情,我想问......”

    “高尼兹就是高尼兹?!?br />
    奇怪的一句话,里边的意思唐纳德却听懂了。

    “哦......”

    沉吟了一句,唐纳德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接下去。

    “我要见你?!?br />
    对方的话通过话筒传入唐纳德的耳朵。

    “见我......做什么?!?br />
    或许唐纳德自己没有感觉到,他的语气有些干涩,他的目光无意识的停留在电话亭中。

    “高尼兹让我找你,9点,上次见面的地方,不要带别人?!?br />
    “我并不......”

    咔哒~

    电话挂断了。

    “这可实在是有些不礼貌啊?!?br />
    耳边的话筒中传出忙音,随手将电话挂回去,唐纳德缓步返回警察局,下班时间快到了......

    “唐纳德......唐纳德?”

    斯特芬妮的呼唤让唐纳德从沉思中醒来。

    “嗯?”

    “下班了,待会儿一起去聚餐吧?庆祝你安全从海上回来?!?br />
    穿着一件深色绒外套的斯特芬妮并没有戴围巾。

    因为较低的温度而有些泛白的脖子近在眼前,唐纳德隐约能闻到些香水味。

    “今晚不行,嗯......我的意思是我还得有事情处理,之前我从岛上得到了些许东西拿去请朋友鉴定了,待会儿我得去取?!?br />
    脱口而出的拒绝,唐纳德注意到队伍里的另外几人目光都若有若无的落在他身上,随即给斯特芬妮使了个眼色。

    “好吧,你早上连我们都不打招呼就去你朋友那,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那就改日再说?!?br />
    作为同伴,即便斯特芬妮现在也是满心的疑惑,但她还是毫不犹豫的帮助唐纳德打圆场。

    等到队伍离开警察局,斯特芬妮跟着唐纳德走了段路,另外几人也不奇怪,在她们眼中斯特芬妮与唐纳德的关系不一般,这是早就知道的,只是彭斯的情绪始终都有些低落而已。

    “我有事需要处理,有个人我必须去见一面,待会儿你带着莉萝,跟我分两边走......还是算了,不保险,我会去陆地区,你们在跨海大桥靠着塔林区的一边等我?!?br />
    街道边,三人站的很近,唐纳德本想让两人跟着,随即又觉得万一对方本身无恶意,却因为自己带其他人去而怀疑自己的动机。

    到时候可能就是个弄巧成拙的局面。

    对方在如今风口浪尖的情况下让自己去见面,想要杀人的可能性在唐纳德看来还是有些低的。

    毕竟他与高尼兹还有南希,不能算是有仇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