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科幻小说 > 灵气逼人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千疮百孔的计划
    “真的?”

    许诺惊喜道,“原来小哥也看出来了,来来来,把你的推测说出来听听,看看我们是不是不谋而合?!?br />
    “……我看出来,天人组织一定有一个天大的阴谋?!?br />
    楚歌道,“一个非常邪恶,恐怖,极端,激进的大阴谋,会害死好多人,所以我们一定要阻止它!”

    说完这句话,他就很认真地看着许诺。

    许诺也很认真地看着他。

    他继续很认真地看着许诺。

    “……好吧,我的错?!?br />
    许诺叹了口气,“原本以为你经过两个多月的修炼,狂吞这么多基因药剂之后,除了武力值大幅提升之外,智慧应该也水涨船高,看来是我想太多。

    “既然你什么都没想到,那就专心致志听我说,我也是脑海中有一些纷乱的线索,急需要梳理一下,你帮我查漏补缺,行不行?”

    楚歌有些脸红。

    转念一想,许诺是自家妹妹嘛,反正从小智商就比自己高很多,在她面前就别装了。

    “行!”楚歌老老实实道。

    “首先是动机?!?br />
    许诺继续浏览着A4纸上的大量信息,眼眸深处有一道道红线纵横交错,仿佛要将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线索全都串联到一起,她喃喃道,“当我第一次听到‘天人组织’这个名字,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时,我的心里就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动机。

    “任何犯罪,都要有动机,再怎么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总想得到一些什么,除非是精神错乱的变态杀手——很显然,天人组织的犯罪手法非常缜密,调动了大量人手和资源,可以说‘不惜血本’,绝不是一群没有章法的疯子,所以,他们究竟要得到什么呢?”

    “马队长刚才不是说了吗,他们想要煽动觉醒者和普通人之间的仇恨啊?!?br />
    楚歌道,“包括那个‘引导师’在地底和我讲了个‘乌玛的故事’,隐隐透露出来,也是这个意思,他就像那种邪恶的狂信徒,拥有无比黑暗的信仰,为了理念,杀死几万人又算什么?”

    “不对,你说的动机,安在一个‘恐怖集团’头上,就非常合理了,所以我临走前专门问马队长,天人组织究竟是一个什么性质的势力,是犯罪组织,还是恐怖集团,马队长说是前者?!?br />
    许诺把几页写满了天人组织重要成员资料的A4纸摆到楚歌面前,“包括这些组织成员的资料,是我瞄了几眼电脑记录下来的,你可以清楚看到,其中大部分人在加入天人组织之前,就是臭名昭著的危险罪犯,他们冷酷无情,残忍嗜杀,见利忘义,根本没有理想,哪怕是邪恶的理想,这样的乌合之众拼凑到一起,有可能组成一个拥有黑色信仰的恐怖集团吗?”

    楚歌愣住,想了很久,还是不明白:“啥意思,犯罪组织和恐怖集团,有区别吗?”

    “当然有,虽然同样邪恶,但恐怖集团拥有自己的黑色信仰,有大把信徒供养他们,甚至有大金主在私底下提供经济支持和武力?;?,他们是不缺钱的,所以,恐怖集团可以不计成本发动一些看似毫无意义的破坏和杀戮,只为了扩大自己的名声,散播恐怖,挑起矛盾——我们常??吹?,某些破坏事件发生后,有恐怖集团跳出来宣称自己‘对某某事件负责’,无非就是给信徒和幕后金主看的?!?br />
    许诺飞快道,“但是犯罪组织不同,犯罪组织没有信仰,或者说他们唯一信仰的就是利益,为了利益,任何理想和信念都可以出卖,但没有利益,叫他们多杀一个人,他们也懒得动手。

    “天人组织是当今世界首屈一指的‘觉醒者犯罪组织’,这是它的定位,所以,它进行的每一次行动,必然有着非常精细而冷酷的‘成本、收益计算分析’,我们都看到了它在灵山市这次行动,投入了多大的成本,问题是,收益呢,收益在哪里?

    “不不不,挑拨觉醒者和普通人的矛盾,这不是它的收益,扩大组织的声望,也不是它所追求的东西,反而会惹来更大的麻烦,甚至,在这次行动中,它欺骗了几十名刚刚觉醒的青少年充当‘祭品’,这件事要是走漏了风声,对组织的下一步发展极为不利,这也是它付出的成本之一。

    “换成真正的恐怖集团,这么做是合情合理的,‘恐怖’既是‘动机’,也是‘收益’,但对于天人组织这样的大型犯罪集团来说,它并不是为了制造恐怖而制造恐怖,必然还有着更加直接的,显而易见的,能让所有团伙成员都满意的收益。

    “这,就是最核心的疑点!”

    楚歌消化了半分钟,才明白许诺的意思。

    “但是,那个引导师真的是个疯子?!?br />
    楚歌道,“虽然不知道‘乌玛的故事’是真是假,但他讲故事时候的神情,看着是很真实,很疯狂的?!?br />
    “小哥,你还是没搞明白,某个组织成员的理念,和组织本身的宗旨,完全是两码事,而某人是否拥有理念,和他的所作所为,也没有丝毫关系?!?br />
    许诺道,“引导师或许是那种变态的狂人,真心实意信仰着‘觉醒者至上’的理念,然后呢,然后他跳出来对组织里其他成员说,‘嗨,兄弟们,为了贯彻至高无上的理念,让我们投入大量成本,牺牲大量人员,付出被地球联盟钉死的代价,在灵山市搞一场毫无意义的大破坏吧’,这种话一说出来,别的组织成员第一个钉死他了。

    “再说,大家都是成年人,谁都明白理念的大树要靠物质来浇灌,即便引导师觉得自己的理念再光辉正确,没有足够的好处,谁相信他,谁愿意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跟着他走?

    “所以,必然有某种天大的好处,诱惑引导师和他背后的天人组织,发动这么大规模的人力物力,策划了这次错综复杂的罪案!”

    “等等,有问题?!背杈偈?。

    “哦,小哥你发现了什么?”许诺吃惊。

    “你刚才说,‘大家都是成年人’,这句话有问题,引导师是成年人,我也是成年人,但你还没过十八岁生日,还是一个未成年少女?!?br />
    楚歌皱眉道,“我发现你现在的思维锋利得吓人,说话语气也越来越成熟了,怎么回事,你最近遇到什么事情了吗,啊,你该不会谈恋爱了吧?”

    “……”

    许诺深吸一口气,用圆珠笔重重敲击着车顶,“大敌当前,事态紧急,而且我们都想为我哥报仇,能不能抓住重点?”

    “好好好?!?br />
    楚歌举手投降,“我同意,天人组织的目的不是单纯搞一场大破坏这么简单,他们必然还追求着更加实际的利益,所以呢?”

    “所以,顺着这个思路一路分析整件事,我们就会发现许多可疑之处,啧啧啧啧,整个犯罪计划,简直是千疮百孔?!?br />
    许诺伸出纤纤素手,一个个扳着手指头,“第一,非常协会抓捕他们的时候,逃离巢穴是很合理的,但有必要把装着‘聚灵阵设计和组装图纸’的电脑都留下吗,至少从物理上删除所有资料啊,我不相信一个肆虐全球的大型觉醒者犯罪集团,连‘销毁证据’这么点儿小事都办不到。

    “第二,同样道理,那些金属加工厂和废旧汽车回收厂里的聚灵阵连接件,真的没办法统统带走?连那么大几座聚灵阵都带走了,就几个小小的连接件带不走?

    “第三,整个破坏计划,实在太复杂,看似环环相扣,实际上容错率很低,稍有不慎就前功尽弃。

    “比方说,天人组织需要几十个‘祭品’,所以先催眠这几十个祭品去杀人?拜托,这些祭品分明是十几二十岁的小孩子,天人组织就这么确定,他们能成功实施‘裁决’,而警方不会第一时间发现?

    “只要其中有一宗‘裁决’失败,或者祭品的心态失衡,把悄无声息的谋杀变成了大张旗鼓的屠杀,警方和非常协会抓住这个祭品,再顺藤摸瓜的话,那就完蛋了!

    “还有你,小哥,你当然是一个意外因素,但是在一起真正完美的罪案中,犯罪者会不考虑到各种意外因素的出现?连我都能想到一百种办法,不让你干扰聚灵阵的正常运转,天人组织会想不到?

    “我有整整一个晚上,可以对你实施深度催眠,确保你的意志彻底崩溃。

    “我还可以把你的手脚都捆起来,或者给你注射超高剂量的麻醉剂,让你昏昏欲睡,动弹不得。

    “我甚至可以直接把你杀掉,再编一套鬼话去欺骗许军,反正他已经被催眠,未必会起疑心。

    “这么多简单直接的办法不用,引导师却像是一下子降低了智商,轻而易举就把你带到聚灵阵,随随便便就把你丢在阵眼上,然后,所有组织的骨干成员都一走了之?太不可思议了吧,他们的心怎么就这么大?

    “结果,果然是你这一环出了纰漏,好端端的犯罪计划变成了你一个人表演的舞台,这实在太不合理了,我简直要怀疑你是否还觉醒了某种潜在的被动超能力,能自动降低周围所有人的智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