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郑家豪奴
    不管是江南江北,百姓们喜欢看热闹的心思始终是有的,一听有人喊这个,“呼啦”一声一大群人聚集了过来。

    王通的护卫们立刻是组成了个圈子,将人挡开,沙东宁却是喝道:

    “人多太杂,你们立刻动手赶人!”

    有动手这个命令,护卫们立刻是开始打人,看着王通这一干护卫都是豪奴做派,拳脚又是厉害,想看热闹的心思终究是比不过吃痛,人也就散开了。

    后面喊“做主”那人已经被擒住,连嘴里都被一根棍子塞住,动不得说不得,王通皱了皱眉,大踏步走进了酒馆之中,开口说道:

    “人先带过来?!?br />
    不用沙东宁这边说话,酒馆的掌柜已经知趣的请客人们离开,并且不算大家的酒菜钱,王通坐下,伙计动作麻利的温好黄酒上了小菜,然后也都是躲了出去。

    对这酒馆知道进退的做法,王通倒是心下赞叹,到底是江南地方,伶俐眼色胜出北地不少。

    “请公爷做主!”

    就是先前在府外打望那人,倒是在王通的意料之中,只是这人一被带进来就是不住的磕头求告,不多时额头已经见血,王通迟疑了下,转头问沙东宁说道:

    “这个就是你们安排的?”

    被王通这么一问,沙东宁也是愣住,反应过来才小声说道:

    “公爷,若是属下安排定要禀报的,怎么会做这等糊涂差事?!?br />
    杨思尘那边曾有信笺过来,史七等人也是类似的意思,说王通来到松江之后,行的都是雷霆手段,镇慑立威已经足够了,也要收拢人心,当然,王通所做的事情大都是对地方上有好处,不过这些事情都需要时间,也看不出什么效果,不如做些事来收拢人心。

    这些事里,最能得人心的莫过于为民做主,当街有人磕头喊冤,然后王通主持公道,这个好似戏文的段子定然会让闲人百姓叫好。

    今曰这事,实在是太像了,也难怪王通有此一问,不过也就是随口说罢了,如果真是沙东宁安排的,那就会让人质疑他的办事能力有问题。

    “说说,什么冤情你不去报官,却来找本公?!?br />
    王通开门见山的询问地上跪着的那人,那人听王通这么说,知道对方已经有要管的意思了,连忙磕了几个头,开口说道:

    “公爷,县尊管不了啊,小的过去反倒是给县尊招祸,在松江府地界,就算是在南直隶,恐怕也只有公爷能管了这事?!?br />
    这人虽说没有功名,毕竟读过书,说起来倒是有条理的很,王通点点头,开口道:

    “说吧!”

    那人颇为扭捏,开始还很吞吐,等看到王通一干人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后才说的快了些,事情本身倒是稀奇,也难怪这男人扭捏,却是他的儿子被人抢了,这男人知道儿子被谁家抢了,却不敢大闹,这本身就是一桩奇怪处。

    另外,对方抢他儿子不是为了拐卖人口,却是看重他儿子的姿色,这就是另外一桩古怪处了。

    明代男风颇盛,这是邪祟处,过来告状这位童生的儿子从小柔弱,长得倒像是个女孩子一般,而且还是那种美貌的女子,在县内很有点名声,这童生虽说没有功名,不过家族颇大,在本地势力不小,又有几个做官的亲朋故旧,倒也没有人敢打什么怀心思,而且这童生也看得紧。

    奈何松江开埠,很多强势人物或者是这一干人物的代理人在这里,那就不是一个松江土豪能庇护的住了,结果某天这位童生儿子被人半抢半骗的拐走了,这童生自然是着急,上门去要直接被打了会来。

    想要让家人出面,家人无能为力不说,还担心这件事丢了家族的脸面,让他不得声张,自家骨血那能不着急,可这件事也不敢声张,若是闹腾起来,丢自家的人,孩子今后也是麻烦。

    到底是读过书的,弯弯绕绕的心眼多,这童生倒是找到了王通这边,知道辽国公或许能帮忙,但他这等身份是求见都没得求见的。

    “恶心?!?br />
    听到这个人的讲述,王通连喝酒的心情都败了几分,直接开口问道:

    “谁抓了你儿子你知道吗?你儿子还在县里吗?”

    “回公爷的话,小人的孩子还在县里,小人的家仆正在那边盯着,是”

    “是谁家???”

    对他的吞吞吐吐,王通已经有点怒气了,忍不住微微抬高了声音,那童生身子打了个激灵,小声说道:

    “是城北的郑在宾郑官人家“

    说的小心翼翼,说完之后又是叩首在地,王通却是纳闷,松江府上下的豪强大族他都是心里有数,甚至连那些有名号的牛鬼蛇神都是清楚,可这郑官人听都没听说过。

    王通回头看了眼沙东宁,沙东宁也是顿了下才反应过来,凑在王通耳边低声的说道:

    “公爷,是郑国舅的一个族弟,郑国舅那边主持过一段时间松江开埠,他回到京师,这地方就给这郑在宾来管了?!?br />
    当初松江开埠,上上下下都以为容易无比,郑国泰就是过来捞功名好处的,也是有些灰溜溜的回京,不过他在这里也有宅子产业,就留下了个族人看着。

    如今郑家是大明第一勋贵,那是?;屎蟮哪讣?,将来太子登基也要继续富贵的,谁都是要巴结几分,不敢得罪,在这松江地方自然是横行。不过,郑家留在这边的人和王通主持的松江开埠井水不犯河水,利益上也没什么交集,所以王通这边也没怎么关注。

    没想到今曰听到,沙东宁禀报给王通之后,神色有几分慎重,那童生也是盯着王通的神色,这可是?;屎蠹业南氯?,如果王通也打了退堂鼓,那这件事恐怕真是要麻烦了。

    “哦,你确定你儿子就在那宅子里吗?”

    王通开口只是问了一举,这童生愣了下,随即大声答应道:

    “就在府邸里,小人敢用姓命担保?!?br />
    “带本公过去看看吧!”

    王通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那童生又是怔住,眼泪却留了下来,碰碰磕了几个头这才站起带路,王通既然发话,沙东宁一干护卫都是遵从,沙东宁却还嘱咐了手下,让他回去再调些人来,求个完全。

    等王通刚踏出门槛,却想起来了什么,转头说道:

    “这家店的掌柜伙计都是不错,人也灵醒,生意做的也利索,让三江商行拿一千两银子入两成股,好好做吧!”

    店里掌柜伙计本来是跟出来相送,听到这话先是失色,然后才是大喜,连忙磕头道谢,他们开始还以为王通要强占这家店,可这拿一千两银子入二成股,那就是送钱帮忙了,这家小店就算加价三成,也卖不了七百两。

    ***************

    走到半路,三江商行在城内的人就过来禀报,郑家的确抓了孩子,而且还在宅子里。

    来了松江几月,县城内王通却没有全走过,还真是没有想到在城北还有这么一处大宅院,两条街都被占去,白墙黑瓦,朱漆高门,气派非凡,临街的大门前没什么行人,只有几辆车马???,另外还有些挺胸叠肚的护院在那里巡视,倒真是很有些豪门的气象。

    看到王通一干身穿便装的人走来,还在打量宅院,当即就有人呵斥道: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走远些走远些!”

    王通摇头笑了,脚步却是不停,那边门房护院的看着不对,彼此招呼却是围了过来,一人伸手就要推搡,开口说道:

    “冲撞了此地,你们不想活了吗?”

    他手还没伸过来,就被沙东宁一把抓住,反转直接丢开,一看他们还敢动手,那边一阵乱叫,有人已经是抽出了刀,王通继续向前走,笑着说道:

    “我是王通,有话和你们宅子里的人说?!?br />
    “这可是郑国舅的宅子,王通算”

    为首那人话说了一半,就直接哑然,王通是谁,松江那有不知道的,看这个气派,肯定也不是假冒。

    “都瞎了眼睛,快把家什丢了,给辽国公磕头见礼?!?br />
    这人反应的不慢,一身冷汗出来后,回头吼叫,不用他吼叫,这些护院家丁的都已经吓坏了,他们抽刀,沙东宁等护卫的动作更快,百战精锐的杀伐气那里是他们能当得起的。

    兵器丢了一地,这边也跪了一地,还没等他们第二个头磕下去,王通已经走进门口了,门房急忙爬起来说道:

    “国公且稍待,小的去通报?!?br />
    一个郑家的族人,那有让王通稍待的道理,王通自顾自的走了进去,在正堂上坐下,也没过多久,就看到一个白胖的中年人匆匆赶到,看到坐在堂上的王通,脸上却是闪过一丝不快,可还是上堂见礼问候。

    见礼之后,也没管王通,这郑在宾自己起身坐下,和王通相对,这已经是极为失礼,在王通面前可没有他坐下的道理,但这郑在宾却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王通开门见山的说道:

    “你这里抓了个本地童生的孩子,放了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