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九百五十四章 物尽其用 所图长远
    哱家的确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处置,按照大明的惯例,王通即便是宽宏大量,也要哱拜自尽,哱家家产被抄没,全家为民。

    可如今官职虽然去了,却给了哱家的第三代以希望,还能继续从军求富贵,要知道将门出身的孩子,比起其他人来,在身体和思想上更适应军队,升迁的机会要多很多,至于在归化城开设商行,在天津卫开设分号,这个虽然折腾,可却能让哱家的富裕生活继续保持,虽然哱拜是过过苦曰子的,但让他再去风餐露宿也肯定是不愿意,更不要说他家里那些从小锦衣玉食的人了。

    归化城是什么样子,哱拜、哱承恩都是明白的很,在西北地方,恐怕也只有陕西几个最富裕的府城才能赶得上,让自家去那边,生活上没什么苦处不说,会不会更好也不可知。

    而且不要哱家的财物,让他们保留五百私兵,哱家在宁夏镇城这么多年,把持盐池,又有边贸,也是积攒了泼天一般的家业,自家在宁夏的这些水浇地和庄子就算卖出去,拿了去到归化城没准还有更好的置办。

    哱家人也知道,归化城那边做生意除了靠本钱,还要靠手中的刀把子,许他们带五百私兵过去,也就是有了五百护卫,以哱家对西边草原上的熟悉,不管是抢还是做生意,肯定不会吃亏,发大财更有可能。

    哱拜、哱承恩也算在宁夏镇经历了这么多年,遇到了不知道多少事情,见惯了草原上的部落兴起覆灭,也见惯了宁夏镇的土豪生死离合,今曰这些事轮到自己,还以为有怎么样凄惨的下场,没想到居然得到了这样的处置。

    大喜大悲,人的情绪都有些控制不住,自然泪流满面的磕头谢恩。

    王通受了他们的礼节,站起身说道:

    “回家之后就辞官吧,把武器什么的都交出来,等你们全家出边墙的时候再交出来?!?br />
    下面磕头答应,王通沉吟下又是说道:

    “让哱云那边向本地边军移交防务,你们家的私兵就地停驻,供给由你们自家花钱,跟哱云说明白这个形势,他如果异动,外面的兵马立刻会打破边墙攻进来杀贼?!?br />
    王通说的淡然,下面的哱家父子却不敢怠慢,连忙又是答应了,哱云在宁夏后卫一带掌握着哱家绝大多数的私兵,听到这个消息难免会起异心,到时候若是乱动,还真是麻烦,所谓麻烦就是杀人,归化城商团武装在外面是完全优势的武装,根本不怕他们的折腾。

    ***************

    刘东旸畏罪自尽,家产抄没,家人发往归化城为奴,哱拜、哱承恩识人不明,自请辞官,已经上表京师。

    正月初八这天上午还没什么异常,宁夏镇城内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定北侯、锦衣卫都指挥使王通在城东门召见,到了中午这样的消息就传遍了宁夏镇城,众人都是诧异不已,不过也是明白,局势彻底稳定下来了。

    总兵张唯忠和巡抚党馨第一时间就想要派出手下亲卫去抄家,哱家实在是太肥了,不啃上一口实在是不甘心。

    但听到了王通的处置之后,他们也只得悻悻的回去,也只能是不甘心,别的什么也不敢做,因为现在城中大部分的力量都在王通手中控制了。

    “锦衣卫去五十人跟随,这些总兵的亲卫手不干净不要去管,但不要做什么伤天害理的勾当?!?br />
    王通回到了锦衣卫千户衙门之后,立刻吩咐陈大河率领一支队伍前往刘东旸的堡子,在宁夏镇的军将除却本部兵马,大多还和驻地的土豪合流,不能让他们异动闹出乱子,不过这也是简单事,总兵的亲卫打不过哱家私兵,对付这种地方上军将的堡子还是绰绰有余。

    “你安排人先去哱家一次,问哱家父子拿个凭证,让城外的归化商团去往盐池取盐,告诉他们此地无事,三江商行留五百护卫听命,其余人都回去吧!”

    刘吉林连忙答应去办,王通号令归化商团的武装,谁也不敢违抗,商团武装自然是自备粮饷给养,但王通做事向来有来往,让他们过来,自然有好处,池盐就是给他们的报酬。

    池盐是现在质量最好的盐,归化城控制区域之内也有盐池,但产量远不能自给,还要从山西和其他各处输入,宁夏盐池的生意不少就是归化城那边的,用大车和马匹装满池盐回返,这一趟的费用就出来了,搞不好还能赚钱。

    对城傍骑兵来说,盐对他们一样很重要,但他们都是骑马前来,就算是随行马匹驮盐,也没有多大的份量,王通这边给他们的却是一个凭证,靠着这个凭证,可以在盐池低价买多少盐,这实际上就是给城傍骑兵身后的部落得利了,这些人为商团武装东征西讨,又这么响应王通的命令,自然不能让他们空手回去。

    哱家父子的辞官文书已经按照程序发出,总兵和巡抚那边都已经收到了正式的公文,哱拜写给哱云的信也派人送出,这信件由王通的人看过,并且各衙门的人跟随前往,哱家目前在城内的亲卫将刘东旸的一干护卫缴械捆绑后,自己也是丢下了武器走出府邸等待处置。

    史七领着人在府内搜了一圈,然后收走了府外的武器,让这些护卫继续回去当差,既然哱家没有藏私,那这边也给他们面子。

    刘吉林办差回来,从前他来到宁夏镇城,莫说是嚣张跋扈的哱家,巡抚和总兵甚至连守备所的那个千户都不曾正眼看过他,现如今,各方面谁不对他恭敬客气,刘吉林也是兴奋异常,对王通更是钦佩不已。

    大家束手无策这么久,王通来了才几天,不过是打了几次,死了一个人,居然就这么轻描淡写就解决了,果然能者自有过人之处。

    不过王通来到宁夏镇城之后,刘吉林的事情比从前忙碌了很多,刘吉林私下里也是惭愧,都堂不来,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多事情没有做。

    回到衙门,却有人过来叫他,说是侯爷吩咐,刘千户一回来就要过去。

    **************

    “哱家两千余家丁亲卫,他们自留五百带到归化城去,还有二千左右的人没有去处,你要管起来,等下就去出具个章程,维持他们的待遇,留用,哱家的人也会帮你?!?br />
    刘吉林来到,王通开门见山的吩咐,哱家的私兵在宁夏城这边也称得上是精锐,突然解散这么多,搞不好就要闹出乱子,就算不闹乱子或者能镇压下去,让这样一支力量就这么散掉实在是可惜。

    所以王通打算让刘吉林来抓住这一支力量,刘吉林连忙答应,不过这件事不小,他慎重的询问道:

    “都堂,卑职这边还有二百余空额,其余老弱淘汰总能空出五百人的位子,但再多的恐怕是不够,其余的人如果作为属下的私兵,会被人弹劾?!?br />
    “挑选五百人直属这个就足够,但前提是你要能弹压控制的住,你现在嫡系的人不过是几十,引了五百进来,别被人反客为主?!?br />
    王通告诫了一句,又是继续说,明显他有了全盘的考虑:

    “我的打算是,让你招募外面的那五百护卫入锦衣卫,然后将这二千余哱家私兵打散,一部分用作看守盐池,一部分用作新开设的三江商行护卫,这样的情况下,你以大管小,也就从容了很多。

    “还是都堂考虑的周到?!?br />
    刘吉林心悦诚服的说道,王通摆摆手,对这样的奉承毫不在意:

    “但哱家私兵你必须要尽快的抓在手中,让他们能够彻底的为你所用,这个你能做到吗?”

    刘吉林沉吟了下,肃然施礼说道:

    “请都堂放心,粮饷足实,用虎威军训练之法,担保他们死心塌地忠心耿耿,不过训练的军将还要都堂这边关照,要不然此处只有四人是天津卫出身,实在是管不过来?!?br />
    “有这个把握就好,城外的五百商团护卫中,老兵最少有一百五十人,其他人也是习惯了虎威军的军制,他们都是可以拿来做教头的,你知道为什么让你掌握这么大的一支力量吗?”

    王通突然问了一个问题,五百商团护卫,近两千的哱家私兵填充进来,锦衣卫千户刘吉林手下的力量已经不次于哱家当时,只不过他没有军职,无法调动边军罢了,刘吉林琢磨了下,躬身说道:

    “是为了护住盐池,保归化城用盐无忧?!?br />
    “这是一桩,其他的呢?”

    “为了对草原上各部的动态详细掌握”“不是,草原上各部再有十年以上,不投靠大明的就只会被赶到沙漠或者更北边去,这支力量,是让你盯着宁夏总兵和巡抚的?!?br />
    王通说的极为直接,刘吉林听的身子一颤,却没什么惊惧慌张,又是躬身拜下,开口说道:

    “属下愚钝,请都堂示下,属下当奋勇向前,不惜姓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