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九百三十章 寻衅
    臣子们上奏请求让自己的权力小些,对这个要求皇帝没有不准许的,何乐而不为呢?

    辽镇总兵李成梁的奏疏很快就被准许,而且万历皇帝还非常给这位大将面子,尽管在辽镇专设分守副将,没有掺沙子选用外人,直接用李成梁的亲信孙守廉担任。

    这在外人看来,李成梁自请,万历皇帝从善如流,双方都有了面子和里子,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自然没有人会知道,李家曾有将孙守廉拿下的动议,这动议胎死腹中,当然不会有人想到其中有这么多的曲折。

    李成梁如此知趣,派往辽镇查办的钦差自然查不出什么东西,在那里呆了几天,几场饮宴之后就是回返,回来之后就是查无此事,辽镇尽忠职守。

    在万历十四年三月二十一,辽镇总兵李成梁的义子,平虏游击李平胡率军出边墙,开始请教为祸一方的建州女真部。

    第一战就是告捷,急速行军趁其不备,击溃东虏一部,斩首三十余,虏寇大溃,至于有在边墙那边的行商听说消息,说被斩首的一干人都不是建州部的,反倒是其他部迁居过来的良民,这个就流传不广了。

    对于天津卫的商团来说,孙守廉获封分守副将,而且还是在辽东和朝鲜接壤的地带,这个消息带来的影响在方方面面。

    首先,已经涨了三成到四成的关外各项特产价钱迅速下跌,孙守廉等于是天津卫的人,他既然在辽镇权势涨了,那各项货物肯定是滚滚而来。

    和孙守廉升官的消息一样,辽镇李家承诺,今后天津商团在辽镇的待遇和本地商人一样的消息也迅速的流传开来,这个同样代表着天津商团和辽镇的贸易将大大顺畅,不像是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有人为的阻碍。

    各项关外的货物跌价,几个有辽镇背景的商户都是赔钱,他们一直在囤积,却没想到转眼间就风云突变。

    关外的各项货物跌价,只有大木却不跌反升,辽镇那边通过水路运来的大木用作建筑,用作造船,都是一等一的好材料,商路一被阻碍之后,大木的价格立刻是飞涨,但木场的存货也是不少,为了卖个高价,都是屯了起来。

    按说这次开禁,水路立刻会有大批的木材过来,价钱应该跌下去才是,可实际上,一开禁之后,公私船厂立刻开始向木场采购木头,而且是多多益善。

    辽镇如今向天津商团敞开了大门,那就代表着更多的商机,更多的贸易,为了应对这个,就应该有足够的运力去支持,大家都需要船,需要更多的船,需求高涨,这价钱自然也是上涨了。

    ***********

    天津卫的各个匠坊和天津卫的船厂一样突然变得繁忙,原因是来自归化城商团的订单大大的增多。

    天津卫生产的火器和铠甲的确质量精良,但价钱同样不低,归化城的商团虽然因为草原上的贸易发了财,可购买这些兵甲的时候还是要精打细算,现在却放开了购买。

    购买火器和铠甲,锦衣卫和东厂的人都要审核,而且买方要有担保,务求不出什么乱子,不过这次来买的人,都是在归化城,在山西的大商号,凭证齐全,这担保的买方,不是某某勋贵,就是某某大员,要不然就是地方上某某大户。

    这地方上的大户往往家中出过什么致仕的尚书侍郎之类的,那都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大族高门。

    可以想见,除却兵器和铠甲作坊繁忙之外,打造大车的作坊也是忙碌起来,大车对木料的需求也是旺盛,进一步带动了木料的上涨。

    过来采购的一干豪商还提出了条件,工匠能去归化城最好,可以格外多付银子,如果不能的话,就请在宣府的张家口堡那边交货。

    王通这边差不多同时得到的消息,宣府那边的粮秣价钱都是涨了,因为有商户在那里大肆搜购,屯在靠近塞口的仓库里,似乎有什么长远的打算。

    和这些相比,天津卫,准确说是整个北直隶的军镇境内,开始有各色人等招募勇悍之士说是担任商队的护卫,价钱开的不低,而且还许诺了种种好处。

    宣府和蓟镇,包括京师北边的密云卫几个地方,都出现了大批开小差的兵卒,而且还是以老兵为主,这些人都是因为同一个原因开小差,被丰厚的报酬吸引,被草原上的自在曰子吸引,这不是虚言诓骗。

    各地边兵多有在归化城为豪商护卫者,吃肉喝酒,抢掠放纵,这些美好前景对有些本事不惧厮杀的边兵来说,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在天津卫的三江商行卫队之中,也有大批的人经不住“诱惑”去应募,也有虎威军的一干老卒,甚至在京师锦衣卫中都有不少人过去,这个自然是王通预先的安排,在里面先打好自己的基础。

    实际上这声势闹的太大,东厂、锦衣卫、顺天府,甚至连刑部都有消息,但有关于归化城的事情,那就是和王通相关,而且如今归化城还是御马监在管,这又和宫内相关,实在是敏感的很,大家都知道,但没有人敢主动提起。

    还是万历皇帝在朝会之后私下问王通,王通的回答很简单:

    “这些商人胆大包天,要对科尔沁部动手,但按照臣的分析,胜算最起码在六成以上,臣觉得,让这些商户去跟鞑虏动手,不必花费国帑,不必折损陛下的军兵,何乐而不为呢?”

    对万一输了的质疑,王通的回答也很直接:

    “输了也就输了,若是小败,自然无妨,若是大败,给科尔沁部必然也有杀伤,到时候陛下正好借机灭掉科尔沁部?!?br />
    “这些商人好像是胃口越来越大的猛兽,在草原上抢的多了,草原上没得抢了,草原再怎么说,也是不如内陆,万一他们?”

    有明一代,民间豪强何曾有这么大的动作,这么大的胆子,万历皇帝自然有这样的担心,王通的解释是:

    “陛下无须担心,商户护卫最大者不过千余,最小者不满百人,他们身后各有势力,归属各处,也是矛盾重重,纯属于乌合之众,在草原上尚能一致对外,若是回到大明,他们自己就是互相敌对竞争,在朝廷面前不值一提?!?br />
    “是乌合之众,如何能与鞑虏强敌抗衡?”

    “陛下,鞑虏骑兵比起有火器的商队武装来说,更是乌合之众?!?br />
    王通把话说这么满,他做事又是一贯没有什么失败,万历皇帝却放下了心中的疑惑,不过话说成了这样,也隐约有了这么一层意思,如果闹出什么乱子来,王通要对这件事负责。

    对已经发生的事情,和将要发生的事情,王通自然是信心满满,火器、大车、方阵,一样样东西的出现,这时代已经改变了,太多的人,即便是身在其中的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个改变,王通却是看到感觉到。

    在草原上即将发生的战斗,是火器和冷兵器的战斗,是在内陆和归化城强大繁盛的手工业和商业支持与草原那种半原始的畜牧业的支持之间的较量,或许归化城一方人少些,或许归化城一方战斗经验少些,但这个战斗本身,是不同层次文明的较量,王通的确很有信心和把握。

    *************

    归化城这边还在尽可能完备的准备,实际上他们的准备颇有章法,因为三江商行和其余各家商行的护卫在里面参与的非常多,这些商行的护卫实际上就是正规军,粮草、武器,甚至各家要参与此次行动的护卫都开始加大了训练量。

    同时,各家都向东方派出了自己的商队,商队中货物并不多,但护卫却是比正常的比例规制高出了几倍,说是商队,不如说是先遣队,这些队伍的任务并不是战斗,而是打好前站,尽可能的摸清科尔沁部和其余各部的分布,已经水草之地的位置。

    但在这个先遣队之前,小规模的争斗已经开始了,依附于归化城的各个部落,消息比草原上的其他处灵通,他们也趁机浑水摸鱼,开始向东迁徙,对东部蒙古各部搔扰抢掠。

    因为几次对草原上的大胜,草原上的各个势力收缩的很厉害,对大明的动向反应和判断也不是那么准确和及时。

    科尔沁部和哈喇慎部开始的时候并没有重视,在他们看来,不过是一些胆大妄为的野狗过来偷猎而已。

    万历十四年的六月,两百余名马贼袭击了草原上的一个小部落,这个部落和其他处不太一样,牛羊特别多,自然成了其他人眼中的肥肉。

    但这是一个圈套,两百多名马贼被科尔沁部派来的大部骑兵围住,只跑出去了十几个人,被杀死的马贼拔光了之后放在那里任由鸟兽啃食,作为示威,第三天,却有一只商队过来,给这些尸体换上了衣服,汉人商队的衣服。

    万历十四年七月,归化城众商大会,说土蛮凶残,图财害命,掳掠归化商户,此仇不共戴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