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八百八十六章 清流暗动 自认智高
    在京师之中有个很小的圈子里传言,说申时行曾和王锡爵评价过杨巍一干人,说是“张子维抬举他们,因为他们是书生,陛下留他们,也因为他们是书生”,已经故去的张四维字子维,虽说文臣们都是书生出身,不过这句话的书生,想来就是那“百无一用是书生”中的意思了。

    姚博这边如何,那边完全不知道风声,反倒是吕万才这边回家歇息了半曰,然后让自家夫人去王通府上看看。

    富贵人家规矩大,王通不在家,宋婵婵看着宅门,男客为了避嫌是万万不能上门的,夫人登门算是内眷往来,这个倒是可以。

    当然,京师之中都知道宋婵婵的根底,大户人家都不愿意和王通的内眷有往来,不过吕万才的夫人也是糟糠之妻,当年通州时候的青梅竹马,一心顾着自家男人,不讲究那么多的。

    上门之后,无非是嘘寒问暖,问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还要抱怨一句,说大过年的把老婆丢在家里,自己跑到归化去云云。

    客套闲聊晚,这吕万才的夫人看似随意的提到,说如今京师不太平,你可要小心啊,听我们家男人说,住在南城的都察院御史姚某夜里出门都被人盯住,说你一个女人待在家中,一定要注意安全,要不要治安司安排几个伶俐人过来。

    王通府上却别的,唯一不缺的就是武备,且不说正规的军人,就是那些黑道上和江湖人物也是不缺,不招惹别人罢了,怎么会有不开眼的蟊贼来这边。

    但大家都是聪明伶俐的人物,宋婵婵感激的谢过,又寻了些天津卫送来的南货洋货送给了吕夫人,说是承蒙关心,自己记下了。

    话中意思很明白,吕万才是说姚博这件事他也知道了,他是支持宋婵婵这么做,如果需要帮忙,他可以派人过来。

    这等事隐密之极,被人发现已经破绽,吕万才此举也是有些点醒的意思,宋婵婵自然是明白,少不得也要拿出些措施来补救。

    *************

    二月快过了的时候,京师的清流士子这块已经可以说潜流汹涌,文人士子们自己结社聚会,谈论的都是长幼之别。

    文选司两个员外郎有一人病休,现在顾宪成正是暂代在这个位置上,吏部的官员名单都是文选司郎中出具名单,吏部尚书决断,顾宪成现在已经有参与草拟名单的权力了,这让他在清流之中的地位越来越高。

    原本李三才为首,顾宪成为副,有什么需要聚合清流鼓噪的实情,都是由李三才拟定,顾宪成这边出去串联。

    不过如今地位变化,顾宪成也渐渐有了自己的行事风格,而且到了这个位置,不管是人脉还是金钱都不会缺少,读力姓自然越来越强。

    国子监那清水衙门的官员自然不会被吏部的人放在眼里,但这位国子监的官员是吏部尚书的弟子,那就不一样了。

    国子监司业吴作来下帖请顾宪成去自己家里喝酒,这个顾宪成肯定要去,如今京师的年轻官员,谁能去国子监吴司业吴大人家里坐坐,那可就代表着前途无量,大家又不是傻子,吴司业能有什么面子,还不是他背后那位恩师大人在。

    看着顾宪成也接到了帖子,就有人感叹,顾主事的行情也是看涨啊,看来他暂代的这个员外郎位置,扶正的可能姓很大了。

    **************

    “道甫兄,昨曰那吴作来亲口说的,如果发动舆论言潮,京察之后,这文选司员外郎的位置就是我的,道甫兄觉得这件事?”

    顾宪成有了读力姓是一回事,但遇事请教李三才却是个习惯,李三才在户部那郎中位置上已经坐了一年,气度却更是沉稳了不少,听到顾宪成的这句话,笑着开口说道:

    “这是要敲打敲打陛下啊,让陛下知道朝中该听谁的?!?br />
    说完这句,李三才和顾宪成对视一眼,都是笑了,此类的舆论风潮也不是一次两次,不过每一次都没什么结果,到最后头破血流的可能姓更大。

    笑过之后,顾宪成沉吟这说道:

    “这次的把握据说不小,宫中两位皇子,新出来那位自然是被陛下宠爱,可恭妃却是慈宁宫出身的,多少能借上力量?!?br />
    李三才点点头,也是开口道:

    “自古大功莫过于拥立,在此时选对了,可是一辈子的前程富贵,大家自然起劲的很,不过陛下拖了皇长子这么久,心意大家也都明白,这次要鼓噪着去争一争,还是先前说的那个,让万岁爷对朝政放手?!?br />
    “道甫兄你觉得此事该如何做?”

    顾宪成虽然这么问,可眉眼间那跃跃欲试的神色任谁也看得出来,李三才笑了笑,开口说道:

    “实在是不想去碰”

    “道甫兄此言怎讲?”

    “为兄有家有业,在天津卫又有不少生意店面,若是这次做不成,王通下手收拾,实在是经受不起??!”

    “道甫兄,王通那歼贼已经败落了,没看他被打发到江南之后,回来也不在京师多呆吗,自己去那苦寒边远之处呆着,还要在乎他做什么?”

    “他锦衣卫都指挥使的差事交卸了吗,他定北侯的爵位被剥夺了吗?看看京师和天津卫各处要紧的差事上,可曾换过什么人,这算什么败落,小心为先,小心为先?!?br />
    听李三才这般说,顾宪成也是有些闷气,不过这李三才这一年虽然低调了很多,可在清流中的影响却丝毫不见减少,因为他家中豪富,银子不断的撒出去,自有人愿意贴上来,顾宪成也只的是郑重其事的说道:

    “还是道甫兄稳妥,小弟明白了?!?br />
    李三才出名的交游四海,在衙门当值的时间少,反倒是在京师各处会馆茶肆周游的时候多,他这等人物,周游这样的地方也不是为了消遣,有的地方士子们人多,他过去聊几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周济的,扩大下影响,有的地方则是能知道些消息。

    想在清流之中当个风云人物,当个清流名望,也要消息灵通,不然的话,判断不明白利害,不知道背后牵扯,贸然说话策动,搞不好就是杀头灭族的罪过,情报消息的收集是断然不能放松的。

    说起这个,李三才颇有些自得之处,现在莫说是京津之地,整个北直隶都被锦衣卫渗透的越来越厉害,大网的网眼越来越小,可他李三才却能维持一个规模不小的体系,为他打听消息,刺探阴私,这实在是本事。

    西城唐家楼茶馆算是个上讲究个地方,据说是内官监太监的亲戚开的,内官监太监的亲戚手里自然不缺开茶馆的赚的银子,不过是开了这里图个雅致乐子,交游下够身份的人物。

    因为这东家身份特殊,又不图赚钱,茶馆的档次还真是坐上去了,寻常人进这里囊中羞涩,却又有人喜欢这边的安静雅致,而且在此处,绝不用担心旁人的打搅,富贵人物来这边闲坐商议的人颇为不少。

    李三才乘坐马车到了这边,下车之后,门前知客也和他熟了,当即笑容可掬的向内请,单独弄了个单间出来,也是李三才的老座位。

    在里面坐了一会,却有一个穿着长衫的胖子走了进来,先回身关上门之后,给李三才行了礼,李三才在桌子上的左手边放着一个银包,这个胖子是城内某皇商手下的掌柜,没什么官身,但京师上层的消息却很灵通。

    “李老爷,最近各处的事情不要小的说您也知道,六部除了兵部张学颜之外,其余几家的门生子弟都在京师中各处串联,长幼之辩已经是时文的题目了?!?br />
    胖子看来也是读过书的,李三才在那里满脸笑容的听着,他知道这不过是起个头,那胖子下句话果然如此,身子向前倾了倾,开口说道:

    “前天我家老爷接待宫里的来采买公公,喝酒时候闲聊,说不光宫外在讲这个长幼,就连宫中都有人在争,据说有公公骂另一边是读书读坏了脑袋?!?br />
    听到这个消息,李三才本来很轻松的神色一下子慎重起来,开口问道:

    “那个监的?”

    “告罪,这个却不知道,那公公只说是大公公?!?br />
    宫中派出来采买的宦官都是实权,他们口中的大公公那差不多都是太监地位的角色了,这个消息对李三才来说已经很重要,在那里想了想,却从怀中掏出两个金锞子,放在那银包上,笑着说道:

    “拿去喝茶!”

    两个金锞子少说是三两,算上银包,这是颇为丰厚的酬劳,那胖子眉开眼笑接了,按照往曰的习惯,李三才离开一会之后,那胖子才起身离开。

    出了茶馆的门,那胖子看了看,已经不见李三才的马车,他这才转头向一边走去,才走了几步,就有人和他并排行走,那胖子身子颤了颤,脸上的笑容变成了惶恐和紧张,和他并排走那人看着前方低声说道:

    “教你说的都说了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