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八百一十七章 他笑随他笑
    “士子心中郁气一扫而空”

    万历十二年的京师六月,有人在自己的笔记中这般写到,自从严清罢职,言官因造谣获罪之后,各个会馆、诗社之处,士子文人聚会就显得郁闷了许多。

    但天子给王通定下婚事,正妻居然是个风尘女子,尽管这个宋婵婵是大名鼎鼎的青楼秦馆的东家,这还是让王通成了个笑话。

    “兄从何处来?”

    “方才去秦馆了?”

    “此时却秦馆,却不是开演的时候,去做什么?”

    “去问你家宋妈妈哪里去了,他家小厮说道,宋妈妈要嫁人了,已经不在秦馆之中?!?br />
    接下来就是众人的哄堂大笑,这一番问答,每天都会在各处文人士子聚集的地方发生,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每个人都不感觉厌烦,都觉得好笑无比。

    “天子圣明啊,知道这天下还是依靠我们这些读圣贤书的士人,这等内卫武将,就算因为幸运有些许的功劳,也不过是个卑贱之人,只配娶那等名声败坏的了残花败柳?!?br />
    “这等说却对那宋姑娘太不公平,王通一粗鲁武夫,怎么能配得上这等才女?!?br />
    “也是,也是!”

    这等话说完,却又是大笑。

    ************细究起此次赐婚,除却正妻的安排之外,其他赏赐却是一点未少,明显对得起王通的身份。

    而且锦衣卫都指挥使的府邸可以简单,因为这是拿俸禄办差,但身为定北侯,住处就不能轻忽了,要有一定的规制才行,城北已经专门选了地方,正在大兴土木,京师城东五里处,王通也派人买了庄子,准备翻盖。

    各项准备都是在进行中,王通没有长辈,马三标的母亲就负担起了这个,她是过来人,和马三标的媳妇以及杨思尘家里的两个女人准备王通的婚事。

    派媒人前去,下聘,等等等等,相对于士子的取笑,王通手下的不解,老太太这边倒是看得开,按照她的话说“这么大年纪了,还折腾什么,早些成家抱了孩子才是正事”。

    吕万才和李文远是在旨意下达后两天才来到了王通这边,实际上旨意刚下达,消息就已经被他们两个知道。

    李文远第一时间就要赶来,半路上却被吕万才派来的人拦了回去,等来到这边的时候,给王通的理由很简单。

    “如果我等立刻来见大人,岂不是给人落了口实,圣上赐婚,大人立刻找我等商议什么,圣上赐婚,大人要什么对策,欢天喜地才对,难道要有什么对策,要是来,恐怕是雪上加霜??!”

    吕万才说的很实在,不过在那之后,吕万才和李文远二人就来的勤了,身为好友下属,上司结婚,多帮着跑跑忙忙,这才是本份的事情。

    但一个侯爷的婚礼,又有皇帝的旨意,实际上给大家忙碌的事情不多,宫内和礼部的人要参与不少,所以大家还是各忙各的,公差为主。

    所以这二位经常是来到王通在衙门的值房中,有人奉上茶水点心,几个人闲谈,倒也是轻松自在。

    也不知道多少人花钱打听,想要看看王通颓唐丧气的样子,不过他们看到的王通都是神态从容,一如既往。

    “宋姑娘得了消息之后,惶恐异常,连连说,这怎么使得,这怎么使得,据治安司安置在那里的人回报,前几曰宋姑娘想要寻死,却被人劝了下来,有人说道,你以为你配不上王大人,可也不能害他,你这么一死算是什么?!?br />
    吕万才端起茶抿了口,低声说道,宋婵婵也算是治安司的一个统领,她作为王通的属下,自然知道王通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心中敬畏也不是旁人可比。

    等知道了旨意,宋婵婵的惶恐却是到了极点,自己被当成了敲打王通的工具,天子得罪不起,王通又岂是她能得罪起的,她在风尘之中,有曾经是罪官之女,对这等事情比平常人看的透彻,自然知道卷入这样的漩涡之中代表什么,所以才是这般惶恐,所以一有人提醒,就立刻什么都不敢做。

    “居然要寻死,嫁给本官是这等为难事吗?”

    王通自嘲了一句,吕万才和李文远一愣,随即都是笑了出来,王通也是摇头,开口说道:

    “张红英知道消息之后,还跪在马婶面前哭诉,说什么愿意给马婶养老送终,伺候一辈子,舍不得云云,然后晚上的时候做梦居然笑出声来,让马婶一晚没有睡好,她倒是热切的紧?!?br />
    “大人,平民家的主妇比不了高门中的丫鬟,这张红英看的明白??!”

    吕万才打趣了句,李文远在那里也是呵呵笑了,王通无奈的笑笑,又说道:

    “韩刚病假了三曰,然后领着他那两个弟弟一起过来,说让韩铁和韩石也在我这里当个亲卫,还说什么彩礼不多,请大人莫要在意的话?!?br />
    说到这里,吕万才和李文远两人一起点头,李文远沉声说道:

    “这韩霞倒是个识得大体的姑娘,大人也无需为这些事情在意,女人入门之后,地位高下还是在大人的心意之中。

    家事谈了会,话题还是转到了公事上,万历皇帝让内阁六部查徐家侵占田土一案,内阁六部正在扯皮。

    侵占田土就要有个基准,原来多少,现在多少,田地归属于何人,这才能查,可如今大明的基准就是张居正清丈天下田亩的时候留下的。

    那时候上上下下查的清楚,没什么隐藏,可在那个时候,松江府也属于不查之列,徐家当时拥有的田产是多少已经被官府清册默认,换句话说,现在在公文程序上,徐家没有任何侵占,完全是合法的。

    既然有这个名义,那谈什么侵占,更没有查的必要,何况徐家这等江南大族之首,谁敢得罪。

    万历皇帝才压下来几天,南京那边就有不少人上疏,说是陛下莫要听信谗言,寒了天下人的心。

    南京六部能写的都写了,甚至连魏国公徐家这样的人家,都派人来京师替松江徐府说话,当然,魏国公这个徐和徐阶那个徐八竿子打不上。

    京师中士子们已经有人写文,开始歌颂当年徐阶斗倒歼相严嵩,辅佐先帝开创大治天下的局面,又有人歌颂徐阶急流勇退不贪恋权势,还有人现身说法,说徐家在江南如何的体恤贫苦,扶持后进。

    莫说是京师,江南各处也有文章传来,都是差不多的调调,从江南去到京师,快马传递旨意还要十天上下,这文章过来的这么快,不问可知,自然有人在后面推动。

    莫说是士子们,就连朝中大佬也放出风声来,说这等清贵门第如果也要查,大明的斯文岂不是扫地。

    再说了,在朝中坐到侍郎这位置的,甚至一些要害位置的郎中员外郎什么的,家里谁不是挂千顷牌子(有千顷以上的田地),没这个家业田产,你都不好意思出去当官,回乡要被父老戳脊梁骨。

    查这个徐家,让众人总觉得不舒服,查完了这个,下一步是查谁,难不成要查我等,谁没有致仕还乡那一天。

    上面大佬们的意思这般明白,下面查的自然也知道如何去做,拖沓推诿扯皮,能用的手段都是用上,结果交到上面去,被不痛不痒的训斥几句。

    大佬们将扯皮的东西交到万历皇帝那边,问题的关键就在此处,万历皇帝也是不痛不痒的训斥几句,然后命令他们继续查。

    如果不想查,那就没必要这么没效率的进行,如果想查,在京师中纠缠有个鸟用,派人过去才是正事。

    也就是万历皇帝这般做派,大家也是糊涂,更有人猜,这么做到底是有什么用意,可怎么猜也都是糊涂,不知道天子要做甚。

    “开始时候以为此事和我有关,现在看或许有别的用意,顾不上了,先成亲,先把妻妾娶进门来再说!”

    眼下京师的焦点就是这徐家的事情,王通大咧咧的挥挥手,吕万才展开折扇摇了摇,笑着说道:

    “虽说大人这年纪也到了成家立业的时候,不过妻妾娶进门,这话听着还是别扭?!?br />
    说完,屋中几人都是笑,等笑声停歇,李文远沉声说道:

    “大人,宫内那边不要怠慢了,天子赐婚,大人这边从头到尾都有人盯着,此时不可有一点轻忽??!”

    王通点点头,开口说道:

    “这个明白,一切如常,一切如常?!?br />
    正说话间,外面一名十几岁的年轻锦衣卫小旗通报了声,然后进来行礼禀报说道:

    “都堂,任同知正在训斥巡捕司的刘千户,还说要撤了刘千户的职司?!?br />
    王通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摆手让这小旗下去,等人下去,却开口问道:

    “你们知道这小旗是谁吗?”

    二人自然说不知道,王通笑着说道:

    “他可就是前任都堂骆思恭的儿子,骆养姓,眼下也是我身边的亲随?!?br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