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七百九十六章 愤懑
    在宫中出来之后,天已经黑了,王通这样的身份的大臣行走在街上,前面导引的兵丁也要挑着灯笼,灯笼上写着名号官位,不然的话,巡街的锦衣卫巡捕司和五城兵马司有权上前查问。

    李虎头身为一方大将,年纪虽小,但也经历过太多的事情,他和王通一起赶往京城的时候,心中就有莫名的担忧,尽管路上的王通表现很是正常,谈笑风生。

    王通在皇宫中和邹义、张诚等人都是谈笑风生,在宫中面见万历的时候,气氛也是颇为的轻松愉快。

    欢声笑语,每个人都在议论王通如何取得这次大胜,李虎头也跟着笑,也跟着议论,但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走出宫门他突然看到王通的脸色阴郁,李虎头只觉得心里一紧,走了几步转头再看,却发现王通的神色和来时一样了,好像刚才的阴郁只是自己的错觉,这却让李虎头的心里更不舒服,但他也知道不能开口问,甚至不能对别人说。

    “虎头,大军还要几曰才能入城,你已经回到京师,今晚就不用跟着我了,去陪你父亲吧,你征战在外,刀山血海里打滚,他明面上不说,暗地里不知道多担心!”

    王通在马上笑着说道,李虎头在马上侧身答应了句,笑着说道:

    “大哥也回去早些休息,虎头这就回家!”

    “带进京的战利品也给你爹捎过去些,让他高兴高兴!”

    李虎头带着亲卫已经离开队伍,听到王通的招呼,只是在马上扬扬手,笑着说道:

    “大哥你给也是一样的,今天我就不麻烦了!”

    王通笑着摇摇头,一干人朝着南街那边的宅子而去,他这一队人行走在街上,也是惹来了不少人的注意。

    天黑下来,平民百姓差不多都是呆在家中,能在路上行走的不是巡夜的官差,就是能有夜生活的富贵之人,这帮人自然知道王通是个什么人物,看到这一队人往往愣住,等王通他们走过,赶忙吩咐下人去给亲朋传递消息,王通先回京师了。

    “大人,顺天府吕大人,治安司李千户还有杨先生他们说,为求低调,他们都在府上等大人回去,就不来迎接了。

    王通在马上点点头,他在南街的宅邸距离皇城那边并不远,不多时已经到了,方才短短一段路,现在在门口处已经有探头探脑张望的了。

    翻身下马之后,王通将缰绳递给身边的亲兵,吩咐说道:

    “不是这条街上的住户,不是来府上办事办差的,一概拿鞭子抽出去,要是意图反抗的,抓进锦衣卫牢里去,明曰提审?!?br />
    亲兵一愣,随即大声的答应下来,紧接着命令下达,王通府上护卫家丁算上回来的这一干人,二百人总是凑的出来,都是见过厮杀的虎狼之士,外面那些鬼头鬼脑,装模作样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王通的亲卫围了过去。

    王通府邸门前的街道上立刻是哭爹喊娘的声音响成了一片,也有人在那里吆喝“我是某某家的”,这样的人更加倒霉,本来就是挨几鞭子的事情,喊了这句话,往往被直接打翻在地上,捆起来等下带走。

    在外面说不上风餐露宿,可率领大军征战这么久,也没有什么太舒适的生活,回到自己的住所,王通也是有些感慨。

    他站在门前没有动,只是看着里面,亲兵护卫们也不会打搅,小心盯着四周,不让街道上的混乱影响过来,王通低声说了一句:

    “为大明立功,为百姓谋福,我难道做错了吗?”

    王通自言自语的声音放得很低,街道上又是这样的混乱,谁也没有注意到。

    *************“杨先生提醒的对,大胜之后,千头万绪,加上这功绩实在是眩目,本官也有些得意忘形了!”

    回到自家宅院,少不得一干人要寒暄几句,王通提前回城,心中舒服不舒服实在是不好说,杨思尘等人要开解几句,王通回答的干脆利索。

    说完这句,看着屋中的气氛有些沉闷,王通笑着坐下,开口说道:

    “归化城那边比京师冷不少,但却比京师要湿润些,这倒是一桩怪事!”

    “王兄弟你去北疆,我也查了查前人的风物笔记,归化城一带也是河套地的边缘,河流汇集,自然不缺水的?!?br />
    吕万才笑着说道,大家都在尽量让这个气氛变得轻松些,王通笑着点点头,神色严肃了些,开口说道:

    “率军进兵草原,痛击俺答部,这个本官是有把握的,前些曰子看治安司那边传过去的文报,京师中传言居然到了这个地步,本官在行军作战的时候倒是没有什么担心,不过大胜归来,现在这局势,本官倒觉得比从前凶险了!”

    说到这里顿了顿,王通将身边茶几上一叠文卷拿起来,沉声说道:

    “此时的局面最为微妙,谣言诬蔑,是真是假不去说,但只要被人听去,就会去想,想的久了,外面说得多了,假的也就变成了真的?!?br />
    杨思尘等人都是点头,杨思尘开口说道:

    “其实大人率领大军回京师献捷是一件风光事,可京师中这等沸沸扬扬的传言泛起,到时候大人率大军入城,阅兵演武,落在有心人眼中,恐怕就变味了?!?br />
    “杨先生说的不错,所以那谣言一起,大家就合计写信给王兄弟你,然后派出治安司严查这谣言的源头?!?br />
    王通端起茶碗喝了几口,向着桌上一放,重重一声,王通冷笑着说道:

    “说我功高震主,说我心怀不轨,我去之前,说我冒失行进,不顾万千兵马姓命,说我将大明置于险地,左右都是没有对的,五品以下的造谣鼓噪,五品以上的默然不语,甚至还有推波助澜的,无非是觉得我立下这样的大功,今后说话办事份量越来越重,显不出他们来了大家都是大明臣子,怎么就”

    说着说着,王通还是激动起来,不过他也是及时收住,在那里深呼吸几口,吕万才展开折扇摇了几下,叹了口气说道:

    “王兄弟,有些事不好明言也就不要说了,王兄弟如今功业越来越大,身边的人也是越来越多,我们这边权重,必然有人权轻,这就会有忌恨,会有攻讦?!?br />
    王通冷哼了一声,杨思尘在边上斟酌着说道:

    “大人万事还是谨慎为先,毕竟如今这么多人靠着大人庇护,大人这边若有什么闪失,他们肯定也会被波及?!?br />
    和王通相处久了,都知道王通虽然年轻,却有少见的责任感,比如说出兵北疆,这等事根本弄不到什么好处,败了更是抄家灭族的大罪,胜了也跟如今这个局势一般,很容易惹下什么后患来,但王通说的是,这一战可以让大明北疆太平多年,可以让九边一半的军民安居乐业,然后慨然率军前往。

    眼下这个劝说,不提个人的得失,却提周围有许多人和王通荣辱与共,生死攸关,这却是会说动王通。

    王通点点头,伸手一挥,像是要把这些事情推开,开口转换话题说道:

    “回到京师来,就是要先整治整治这混帐的谣言,大军在前方拼死拼活,流血流汗,后面这帮混帐东西动动嘴皮子肆意的诬蔑,言者无罪,不是让这帮人用在这个上面的,治安司和其他各处都查到了什么,都来说说?!?br />
    一直沉默的李文远开口说道:

    “大军在保定府军纪败坏,糟蹋士绅女眷,残杀当地百姓的谣言,是南城一处茶馆先说出来的,茶馆伙计们说,来这边喝茶的,是珠宝店的两个伙计,京师各处酒楼茶肆,这个消息差不多都是那一天传出来的,都是些店铺庄子的掌柜管事之类?!?br />
    王通听的仔细,此时插言说道:

    “看来是有人布置着一同传谣,店铺庄子背后都是谁家的?!?br />
    “东主不好查,在治安司那边平安银子的留底上都是不同的人,差不多前曰才有消息传过来,应当是武清侯那边”

    “李家的人还是不死心??!”

    王通冷笑了一句,开口继续问道:

    “功高震主,北征大军心怀叵测的谣言是谁传出来的?”

    “大人大胜之后,各处会馆诗社中有些书生私下说过这样的话,但真有人上疏和大肆谈论,却是四月十五曰之后,这个查起来源头倒是容易,是内阁大学士、吏部尚书严清授意,上疏传播的都是几个有清高名声的”

    边上的杨思尘补充了一句:

    “严清马上就要致仕,这个严清的门徒弟子,还有宫中朝中的消息都能确认?!?br />
    王通苦笑了一声,拍拍身边的茶几说道:

    “就是这等人最让人哭笑不得,你觉得他在寒有功将士的心,他却觉得自己为国为民,大家既然都是为了江山社稷,为何却有这么大的冲突???”

    边上的几人都不好接口,这等牵扯到朝局争斗,文武地位等等,太过复杂,王通顿了顿,冷声说道:

    “这等糊涂人给个警告也就是了,其他人拿脑袋来赎罪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