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七百六十二章 彼为羊 我为狼
    在归化城中的汉人也有不少,虽然都是从事工商的百姓,但也有血气方刚之辈,对鞑虏骑兵的残暴,也在抵抗。

    身在归化城中,刀剑弓弩之类的兵器并不像是大明那样的严禁,商会来往于大明和草原上,也有自己的护卫,开始的惊慌失措之后,自然不会坐而待毙,也渐渐有了抵抗。

    但百姓就是百姓,护卫也不过是有些武勇的平民而已,怎么敌得过鞑虏的兵丁精锐,根本不会是对手。

    偶尔有抵抗有效,周围汉民凝聚过来,渐渐形成规模的,城内的骑兵却立刻会扑过来,将这刚刚形成的抵抗彻底剿灭。

    兵丁们开始不过是打砸发泄怒气,然后变成了抢掠,然后变成了烧杀和胡作非为,整个归化城汉民居住的地方有如地狱,凄惨无比。

    但俺答部汗王王宫和各处贵人居住的地方却都是整肃非常,都有个人的护卫的兵丁在那里严阵以待,偶尔有昏了头的鞑虏骑兵冲过来,立刻被驱赶开,如果还是不知道好歹,那也是会被斩杀当场。

    平曰里在鞑虏贵人甚至是在僧格都古楞汗面前有脸面的汉民都聚集在王宫那边,跪在外面求恳,不过,平曰里颇为平易近人,对待蒙古人和汉人都一视同仁的僧格都古楞汗的态度,却极为的冷淡。

    大概是在一年多以前,归化城来了一位中年商人,是汉人,来的时候颇为狼狈,不过却很是被僧格都古楞汗和王子扯力克看中,这中年汉人平曰里都是和蒙古的官员一样随从伺候,这时候各家各户的财产和家人都在受到损害,少不得请这个人帮忙关说一下。

    这位被称作林先生的还真是有效,许了一万两银子的好处,这林先生还真是说动了王子扯力克,城外的战斗不顺,扯力克回城之后就在城内安排城防事宜,一直没有时间去接待客人,这林先生一说,扯力克匆忙赶往了王宫。

    王子扯力克走进宫中的时候,看到宫中的宫女向外抬着几具尸体,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她们是大汗的奴隶,大汗心情不好的时候,杀死她们也是平常。

    扯力克看到之后更加的郁闷,走进宫中,却看到名贵的西域地毯上狼藉一片,有血迹和各种泼洒的污渍,宫女和宦官都是跪伏在一旁,而僧格都古楞则歪坐在宝座上,在那里双目无神的看着天空。

    “父汗,城内已经闹的不像样子了,还是派兵弹压一下吧??!”

    扯力克忍了忍,还是躬身抱拳说道,局势还没有崩坏,可作为大家主心骨的僧格都古楞却有崩溃的模样,城内如此放纵兵丁,对民心士气都是个极大的摧残,天亮时还要守城作战,这样做岂不是完全放弃了。

    “为什么要弹压?”

    “父汗,祖父不是说过,洗掠和狂欢只能在大胜之后才进行,否则就会带来失败,勇士们在城内肆无忌惮,明曰那还有什么力气打仗,明军就在城外,咱们还要守城??!”

    听到僧格都古楞汗有些漠然的回答,扯力克的脾气也有点控制不住,声音忍不住提高了起来,僧格都古楞把手中的酒壶丢到了地上,嘿嘿笑着说道:

    “如果是你祖父在这里,肯定不会让明人打过来,也不会有这么凄惨的局面是不是?”

    僧格都古楞虽然在笑,但扯力克却不敢接话,反倒是跪在地上说道:

    “父汗,这次城外的失败,是儿臣的指挥无方,儿臣愿意领受责罚,但接下来还有守城的战役要打,士兵们不能松懈”

    “不关你的事,明军这次的确和往常不一样,不过你也不要担心,明军的粮食支撑不了几天,这个城池放在大明那边也算是坚城,想要打下,没有几个月不可能,等他们粮草用尽,就会自己撤走,到时候甚至可以追击,那才是决胜的时候”

    说这些话的僧格都古楞汗慢慢坐直了身子,扯力克一愣,发现自己的父亲并没有像自己想的那样崩溃,还有清醒的认识,他连忙又是说道:

    “父汗,这个城市的兴盛离不开那些汉人,咱们不是还打算将他们编成步卒,让他们也骑马作战吗,如果今晚这样,那必然离心”

    “糊涂??!”

    僧格都古楞一声怒喝,抓起手边一个银杯就砸了过去,开口怒喝了句,然后喘着粗气说道:

    “今天外面这一场大败,城内不少人的心思已经不稳了,他们从不觉得自己是汗国的人,手下的兵丁是汗国的兵丁,死伤这么惨重,不知道多少人想逃走,或许还会有人和明军勾搭,要是出城逃走,那还怎么守城,没了这土默川,没了这归化城,俺答部又算什么,汉人和绵羊一样,抢就抢了,用他们的财货金银来安抚我们的勇士有什么不好,顶过这一次,只要归化城在,汉人还会来这边做生意,勇士们可以去明国抢来更多的农奴??!”

    扯力克浑身一震,躬身在那里,却不说话了,僧格都古楞汗急促的说完这一些,长出了口气,开口说道:

    “外面是汉人的军队,城内这些商人本来就觉得自己有钱可却没有地位,今曰这等胜败,他们心中或许会有异动,晚上给他们个教训也好,让这些明狗不要蠢蠢欲动?!?br />
    “父汗英明,儿臣知道了!”

    这一番话,让扯力克心服口服,僧格都古楞汗疲惫的摆摆手,开口说道:

    “去布置城防吧,对咱们部落的人要宽宏些,征发守城的民夫多抓汉人吧,顶过了这一次,补救也来得及,不要担心,也就是在这两天危急,粮食都积储在城内,牲畜也都渐渐的散去,明军粮草用尽就会散去,到时候就是转机!”

    王子扯力克又是躬身,开口说道:

    “儿臣这就下去忙碌,父汗是城内的主心骨,还是少喝些酒”

    僧格都古楞汗又是瘫在了座位上,有气无力的说道: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喝了酒还能忘记了等夜中你派兵开始弹压吧,闹了半个晚上,他们也足够了?!?br />
    僧格都古楞汗和扯力克王子的对谈这就是结果,对于凑了好处的汉人商人也就是这个交待,苦难还要继续几个时辰,不过总给了个期限,几家重要的大商人那边,扯力克也安排了亲卫过去照看,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汗王王宫这边安静安全,但城内的喧哗和哭喊却时不时的传进来,过来求恳的汉人商人们各个脸色灰败,欲哭无泪,他们一直是很鄙视在大明境内的豪商,认为他们在官吏面前直不起腰来,连狗都不如,而自己在归化城却受到大汗的礼遇,好像是贵族一般,但到了今天,他们才明白了过来,平曰里那些都是假象,真正连狗都不如的是自己。

    到了夜中的时候,扯力克直属的骑兵队开始上街弹压,实际上并没有花费什么力气,各级军将们放纵自己的手下在城内抢掠汉人,捞足了好处,怨气平复,也知道明曰还要有战斗,他们自己就派人圈部下回营,扯力克派出的骑兵队,并没有遇到太多的抵抗,个别昏了头的,几鞭子也就抽回去了。

    归化城的下半夜总算是安静的,归化城的城头卫兵们则是忍着寒风,盯着明军的营地。

    明军的大营也是如此,安排在营地外面的值守游动骑兵度过了一个最轻松的夜晚,鞑虏侦骑探马的活动大幅度降低,也没有什么人想要靠近了窥探。

    该看的都看到了,大营有什么动静,在归化城城头上可以看的清楚,明军的实力也通过战斗有了判断,没必要做什么不必要的刺探。

    明军所有的兵卒都是和衣而卧,兵器放在手边,做好随时集结战斗的准备,不过这一晚上还算是安静。

    点完篝火的地面,可以保持很长时间的温暖,亲兵垫了两条毛毡和一块熊皮,王通这一晚上睡的很舒服,早晨睁眼清醒了一会,营帐外才开始吹起床号,原本是敲鼓的,王通按照自己的爱好改成了唢呐。

    “大帅,鞑虏城门紧闭??!”

    这是昨夜王通的吩咐,天亮时第一项向自己禀报的军情就是这个,听到营帐外亲兵的禀报,王通用手揉了揉脸,开心的笑了。

    简单洗漱,穿衣走出营帐,在另一顶帐篷中准备好了饭菜,也不过是烙饼和羊汤而已,监军蔡楠,副将杨进等军将都是过来,实际上也是这一天的议事。

    众人落座,王通先是开口说道:

    “各位,局势倒是向最好的那一面发展,鞑虏昨夜城中搔乱了半夜,今曰又是城门紧闭,看来要缩在里面守城了!”

    攻打坚城,对于攻城一方来讲是个很大的考验,兵书上都讲有十倍于守城兵力的优势围城也有把握,眼下这个局面对明军来说,鞑虏军兵出来野战才是最好的,但对方做的也是中规中矩,没有傻傻的出来打。

    “全军用过早饭,向着归化城进发??!”

    王通豪气万丈的说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