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七百三十五章 虏骑剿马贼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归化城的俺答部贵人们已经习惯了用大明的精美器物,甚至在模仿着大明的生活习惯。

    商路断绝,归化城这边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必须的物资都有很多的积储,但对于俺答部的贵人们来说,那些不是必须的东西才是最需要的。

    归化城内城外,俺答部辖下共有近二十万汉人,农工商各行皆有,在前面那六家大商号的队伍被劫之后,腊月出头的时候,归化城就来了买手,先是采买各项物品,然后承诺,各家商号运货出关,俺答部会派骑兵护送,担保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这次来,先前那几家联合出去的商人们都缩了,那一次被劫,都是损失惨重,而且明知道俺答部的骑兵将货物抢回,可却没有要回来。

    但财帛动人心,归化城来的买手出了足够高的价钱,晋和商行等几个大商行却动了心思,开始筹备货物,准备出塞。

    腊月间邻近年关,各家商行货栈都是备足了货物,加上归化城那边给的价钱高,晋和商行就算是从其他家收购也有得赚,货物很快就是备齐。

    这次声势比上次还是巨大,一应车队在腊月中的时候在杀虎口出了大明,去往北边,归化城那边也有过春节的习惯,节曰对蒙古人来说就意味着狂欢,没有各种烈酒和相应奢侈品的配合,那就逊色了很多。

    买手一直在催促,商行也都是加快了动作,这次鞑虏真的派出了一个千人队护送,而且晋和商行平素里和大同右卫以及大同镇这边的关系也不错,这个商队居然由明军骑兵护送了半天的路程。

    这个距离和大明边墙已经足够的远,实际上护送商队的明军骑兵已经看到了对面的鞑虏骑队,双方没有接触,但商队也就是半个时辰的路没有兵丁护送,这一路肯定会安全的很,如果在草原上有连千骑都不在乎的马贼,那就不是马贼了。

    相对于这边,临近腊月,正是各项货物紧缺,而且可以卖个好价钱的时候,在大同镇东边的阳和口,也有商队出关,企图碰碰运气。

    不过这商队却没有什么运气,距离归化城还有两百余里的地方遭遇了马贼,货物被洗掠一空,但没有伤及人命。

    商队并不是新手,甚至连归化城的人都知道,这个商队或许是大同镇某位军将或者官员的产业,来归化城的次数也不少,货物被抢,一层层的苦诉上来,总有俺答部的贵人注意到了,草原上的马贼活动刚被打压下去,许多马贼被杀,但先前活动的最猖獗的那一伙好像没有什么动静。

    看这支商队被劫的形式,倒像是那伙马贼的所谓,原来一直是在归化城和大同右卫之间的的区域活动,却没想到居然去了东边,而且距离归化城这么近,那就容不得他们了,当即调拨了一个千人队前往搜索。

    **************鞑虏的各部兵卒对抓到马贼的兴趣都是很大,别的不说,大汗许下的赏格是,谁剿灭的马贼,缴获的财物和牲畜都归谁所有,不必上缴,据说归化城和大明的商行还给出了赏格,这份赏格也是丰厚无比。

    这笔帐要算起来很容易,只要是灭了这伙马贼,先不说在俺答部中会扬名升官,缴获到的财物都可以几辈子吃用不尽。

    而且马贼再怎么凶悍,也仅仅是马贼而已,难不成还能比得上纵横草原的俺答部精锐,只要是抓到了,就是给大家送肉上门了。

    尽管人人热衷,但被认为是好差事的事情也只有和大汗有关系的人才能轮上,在归化城中三娘子的面子最大,这个清剿的任务,由三娘子卫队的一个千夫长拿到,众人都是艳羡不已,却不敢说什么了。

    春节还有不到二十天,归化城内城外的俺答部众以及习惯了过节,但出城剿贼的一干骑兵却兴奋的很。

    “大家快去快回,咱们知道消息到出来差不多过去了五天,追上算咱们的运气,追不上咱们抓紧回来,喝酒吃肉??!”

    临行前,千夫长是这么和手下说的,一干人心情轻松的踏上了追踪之路,那个商队也有一名伙计跟随带路,毕竟遭劫的地方只是半路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标之类的。

    归化城的南边和西边是有山麓的,但在东边这块,却是广阔的草原,不过在冬天,一片白色,倒也看不出什么绿意来。

    走了三天之后,那个伙计将鞑虏骑兵领到了一处窝子,草原上的“窝子”一般都是指丘陵环绕之地,那边都有个淡水的湖泊。

    这样的地方是冬曰间草原小部落的聚居地,可以防风雪,又有可以取用的水源,和认知一样,走到这边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小部落在那里屯驻。

    风餐露宿走了三曰,俺答部派出的这一个千人队也需要修整,少不得靠了过去,按照草原上的习惯,如果这个部落没什么力量的话,趁势洗了他也有可能。

    不过先头的探子过去看,发现部落外面也有上千匹马,其他牲畜的数量也有不少,这样的规模,里面的青壮男丁规??峙乱膊换嵘儆谖灏?,肥肉固然是一块肥肉,但贸然吃下,恐怕自己也要折损严重。

    如今三娘子对手下这些力量很是珍惜,贸然折损,恐怕罪过不小,既然打定了不动手的主意,那自然一切都要按照规矩来了。

    比如说先派人过去打个招呼,然后看看对方有没有款待的意思,如果没有,那就远远避开,在草原上,报出了俺答部僧格都古楞汗的名号,还没什么人敢不款待。

    这个小部落也有瞭望放哨的人,看到这边的人过来,也早早做出了戒备,等这边过来打招呼,答复也是很快给了出来。

    款待可以,但是不能进入部落,会在外面升起篝火,支起锅灶烧饭款待,其他的就不要想了。

    草原上是个无法无天的地方,大小部落生怕被对方火并吞并,彼此提防的很,能给出这样的回复,其实已经是相当不错,这样做,更可能不是好客,而是顾忌到了僧格都古楞汗和俺答部的赫赫威名。

    窝子边缘的地方架起了大锅,干草作为燃料,干净的冰雪化成水熬开,羊被宰杀剥皮,然后丢入锅中,不多时香味弥漫。

    行军追踪,自然不会有什么太好的饭食吃,现在有热乎乎的羊肉和汤水,鞑虏千人队的骑兵都是放松下来,纷纷在这片空地上下了马,水草窝子这边,总归水草比别处繁盛,蒙古马就是有这个好处,可以自己刨开冰雪寻草吃,放开它们,也是让他们修整。

    羊肉煮好,俺答部的骑兵们自带着盐货,那个千人队长手中甚至还有胡椒,自然吃的香甜无比。

    “去问问那边,有没有酒,我们可以给钱或者给盐!”

    有时候在草原上,这盐巴的用处更大,任何一个蒙古部落总有马奶酒的,既然都开始款待起来了,羊都杀了,也不会可惜这个马奶酒,有人过去说了几句,那边就把一袋袋的酒拿了出来。

    有酒有肉,众人都是舒服的很,就是不知道带路的那个伙计跑哪里去了,没准钻了谁家的帐篷,也没有人去理会。

    “再追一天,咱们就回去,回去又跟火一样的汉人好酒,比这个酸涩的不强太多了??!”

    “明国那边好东西多啊,酒比咱们的好喝一万倍,女人也比咱们的白嫩,归化城内那些,啧啧”

    “可惜有合议,要不然咱们也冲进大明,要什么有什么??!”

    “不是说去年东边走的那个万户被大明杀了一万多骑,南边的兵马也变强了,不好打吧??!”

    “还不是那吉特那个废物,不在大汗的麾下,却跟科尔沁的那些软蛋在一起,原本的狼也会变成了羊,要是大明有这样的本事,为什么大同这些明军,从来不敢北上?据说啊,这次大汗让南边的明军撤回去,如果不撤,咱们来年就动手南下?!白詈笏祷暗恼飧鋈司褪悄歉銮Х虺?,他身在高位,明显地位不同,知道的内幕也就更多,他这么一说,下面的人都是兴奋起来。

    “刚才在这个部落看到有些汉子都很像样,不如劝他们跟我们回去,到时候主人那边也会高兴”

    “说起来有点奇怪,从前总归有小孩子出来看热闹,还有女人帮着收拾,怎么这个小部落没有?!?br />
    话说到这里,酒意上头,放松之极的众人悚然而惊,他们向着四处张望,却发现这个小部落的人都不见了踪影。

    不是没有发现,部落中,草窝子的丘陵上,这个部落的“牧民”都是骑马列队,手中拿着大刀长矛,张弓搭箭,冷然望着这个千人队。

    “杀??!不要放跑了一个??!”

    马三标手中的大刀一挥,咆哮发令。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