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六百七十七章 且等你靠山来
    两个孩子看着眉眼间和韩刚颇有几分相似处,不过却没有韩刚这般的魁梧高大,瘦小的很。

    说起来胆气倒是不弱,满院子魁梧兵丁,他两个人居然敢拿着东西出来打,但孩子毕竟是孩子,被王通的手下夺去家什后,也是慌了,在那里哇哇大哭起来。

    王通手下人军纪严格,又是行军法,自然有分寸的很,要不然也不会被一个撒泼的妇人逼得尴尬,看着小孩苦恼,众人只做未见,反倒是上去按住拼命挣扎的韩刚。

    韩刚吼出那嗓子之后,两个孩子一激灵,看到院子里没人拦着他们,拔腿就跑向了外面,跑到门口的时候,出来两个人拦住,王通笑着摆摆手,把人放出去了。

    地上的韩刚没想到这两个孩子这么容易被放出去,禁不住一愣,也就不再挣扎,军法队的人也不敢怠慢,直接拿出了皮索麻绳来,给这韩刚捆了个结实。

    “大人,现在行刑?”

    王通笑着摆摆手,开口说道:

    “把这个人架起来,本官有话要问他?!?br />
    几名兵丁用力,把这个韩刚架了起来,王通站在他面前,笑着问道:

    “你怎么觉得这整训是折腾你,谁和你说是有人想法子炮制你?。??”

    “怎么不是,要不然单独挑到我们这个百户来,欺负人登鼻子上脸了,你以为爷爷怕吗?”

    王通听到这话,弓步冲拳,重重的给了这韩刚肚子一拳,韩刚被人架着,也只能硬挨了,可疼痛的很,整个人好像是个一样弓了起来,长大了嘴说不出话,好不容易恢复过来,在那里拼命挣扎大喊道:

    “这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放了爷爷,咱们再打过”

    话说了一半,又是一拳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肚子上,王通声音变冷,森然说道:

    “本官身为指挥同知,你不知尊重,还自称爷爷,方才打的不服气吗,难道不是本官打倒的你吗?”

    两拳打完,韩刚总算是老实了不少,直起身的时候,却嘟嘟囔囔说个不停,嚷嚷说道:

    “莫要以为你官大,我背后也有人的,要不你就先放了我,我不和你们计较,要不然等下给你难看?!?br />
    “大人,这等不知道好歹的东西,还是打个一百板子几十鞭子就老实了??!”

    看着这人如此的猖狂,就连院子中军法队的亲卫都是大怒,各个开口请求王通,王通却摆摆手,笑着说道:

    “不急,等他靠山来,本官要见识见识,到底是何方神圣?!?br />
    边上有人吩咐说道,去给大人办把椅子来,有人直接就朝着屋中走去,刚要动作却被王通叫住,说道:

    “里面有内眷,不要去惊扰,坐在院子中就是?!?br />
    男女授受不亲,尽管是公务,可要是看到女眷,对有些身份的人家来说是很麻烦的事情,方才那两个孩子跑出来的时候,王通却发现里面可能还是有人,尽管不知道男女,可还是不要招惹。

    韩刚刚才又要大喝,看到这样却沉默了会,再开口的时候脾气却小了很多,可语气依旧不善,开口骂道:

    “我家不是锦衣卫的传承怎么了,我一个人打你们十个二十个,处处刁难我,给我下绊子,我得罪谁了,要不是我有靠山早就被倒大霉了,你们是土生土长怎么样,我有靠山,你们谁也得罪不起??!”

    “这次整训怎么成了刁难你呢?”

    “不叫别人,就来叫我,还不是刁难,我还用整训”

    “闭嘴??!若是方才那几名军兵拿着长兵,你以为你还能坚持如何,你要是本事大,怎么被捆在这里??!”

    听到这韩刚这么喊,王通大概明白了一点事情,不过这韩刚对自己看的抬高,王通却是听不下去,有本事不假,若是一味的自高自大却是坏处,出声训斥了句,被王通一拳打倒在地上,韩刚找不出一点的理由反驳,立刻是灰头土脸的闭上了嘴。

    “你方才那枪术是在浙江学的?还是在蓟镇学的?”

    正沉默间,谭将却走过来询问说道,韩刚愣了愣,半天才粗声回答道:

    “蓟镇”

    谭将点了点头,转身对王通说道:

    “方才这人的进退攻守都颇有法度,戚大人那边最重步卒枪术,不是这两处练不出来,看他的打斗,应该是在沙场上厮杀过的,所以小的才这样问?!?br />
    这个倒是和王通的判断差不多,方才短暂但激烈的格斗让王通有些出汗,不过心情却格外的放松,开口笑着问道:”蓟镇那边的战技比起俞老大人教的如何?”

    “这个没什么比较,俞大人和戚大人本就将自己所学所得彼此交流,用的应当是一套东西,不过俞大人教导老爷的时候,应该是加上不少自己的体悟?!?br />
    王通点了点头,被捆结实的韩刚却听的发愣,戚继光、俞大猷,在这个时代的武人身上都是传说一般的人物,可眼前这名少年同知居然说是俞大猷的亲传,怎么不让他吃惊,韩刚心里还有点沾沾自喜,怪不得被人打倒,原来是俞龙戚虎中的俞大猷的亲传。

    有人去外面马鞍上拿了葫芦交给王通,喝了几口水,王通笑着对谭将说道:

    “这小子平曰里被人坑害不少,这次整训他十有**有时被人当刀用了?!?br />
    经过方才的对答,大家都看的出来,谭将也是笑着点点头,韩刚嘴也不如方才那么硬了,只是在哪里低着头。

    王通把葫芦递给谭将,又是说道:

    “被坑了那么多次,还能在这里太平做总旗,又置办了这个宅院,看来靠山还是很得力的,本官倒是有趣,到底是什么人?”

    “王王大人,看你也是了得,你不如把我放了,等下大家都好说话??!”

    韩刚总算是服软了,嘟囔着说道,谭将和王通的一干亲卫对王通在京师是什么样的身份和势力,自然是清楚的很,听到这韩刚说话,众人忍俊不堪,也不知道是谁先忍不住,一干人哄堂大笑。

    笑的这韩刚摸不着头脑,到最后也是发了脾气,索姓不言语,倒是有些走着看的意思了。

    这韩刚的两个弟弟去的时间还真是长,王通等人快要中午的时候来到,左等右等也是不来,最后亲卫们出去买了饭菜,用食盒提了回来,就在韩刚的院子中将就了一顿饭。

    吃完午饭,王通都以为这韩刚是虚张声势,可这韩刚脸上却信心满满的样子,却让王通心中更多了几分好奇。

    又过了差不多大半个时辰,果真有人来了,王通的一干亲卫都是呆在院子里,这也是王通的吩咐,免得一干人在外面,让这韩刚的靠山不敢进来。

    听到院子外面急促的脚步声响,又听到有儿童的声音惶急的说道:

    “二爷爷,也不知道他们走没走??!”

    很快脚步声就到了门前,王通正坐在卸下来的马鞍上,院子大门是敞开的,却看到一名小宦官露了个头,马上又是缩了回去。

    王通一愣,笑着回头对韩刚说道:

    “你小子的靠山居然是宫里的人,怪不得你这么有把握!”

    此时的韩刚却也不出声了,他就算脑子再怎么缺根弦也能看出来王通根本不在乎什么宫内的人。

    外面有轿子落地的声音,然后就是那两个小孩子出现在门口,看到韩刚被捆着站在那里,急忙的喊道:

    “二爷爷,大哥还被坏人绑着,你快去救他??!”

    “什么人这么混帐,居然敢欺负到老韩家头上??!”

    能听到尖声的怒喝,一名穿着红袍蟒衣的老宦官出现在门口,能穿着红袍蟒衣,这在宫中不是太监也是距离太监的位置不远了,在内廷中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这宦官满脸怒容,那边韩刚看到,不顾身边几个人的按住,在那里挣扎着大喊道:

    “二爷爷,这伙人欺负我,刚才还打了我,二爷爷给我做主?。?!”

    这话语分明是个跟长辈求助的小孩子,这宦官看着眼生,王通也不在意,再大还能大过张诚那边?再大还不是在万历皇帝跟前自称“奴婢”。

    那满脸怒容的老宦官看到王通后却是一怔,随即撩起袍子急匆匆走进,朝着王通这边就冲了过来,王通掸了掸裤子上的灰尘,笑着站起,倒是要看看这老宦官到底要干什么。

    外面韩刚那两个弟弟也要向里冲,跟着来的小宦官们却是机灵,急忙的伸手把人拽住,老宦官满脸怒容越走越近,王通脸上的笑容却是不变。

    两人就要碰上,王通刚要说话,那老宦官却是直接走到了王通背后,被捆着的韩刚那边,老宦官到了韩刚跟前,挽起袖子,朝着韩刚的脸上狠狠几个耳光,这一打,院子里外所有人都是愣住了。

    就听到那老宦官恶狠狠的骂道:

    “你这个惹祸的畜生,咱们韩家迟早要被你给牵扯到??!”

    说完,又是正反几个耳光抽上,啪啪脆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