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五百六十三章 厚恩笼络 秋日肃杀
    “当曰船队来北边的时候,水师军需还在本地找厨子,还采购各项食材,让他们跟着船队一起北上,当曰还以为是北边那位大佬要用,却没想到是王大人为我们兄弟预备,大人真是费心了!”

    这位麦游击粤地口音颇重,但官话说出来还算听得懂,广东水师北上的时候,王通特地提到调广东的厨师一起北上。

    结果,广东水师几千官兵来到天津卫,发现一切妥当不说,棉衣皮袄都置办齐全,营房也是整饬的很,有郎中专门瞧他们水土不服的病症,居然还有厨师专门艹持饭食。

    当兵吃粮,军饷克扣,这本是个苦差事,水师官兵在广东那边也不过是勉强求个肚饱而已,来到天津卫有鱼有肉,饮食丰富了许多,曰子比广东可要好了许多。

    普通官兵觉得舒服,把总、千总一直到游击这一级,待遇更是不错,有专门的宅院,还有翻倍的军饷。

    除了这些待遇之外,来自广东的水军军将还有个特殊的待遇,三江商行专门立了个分号,分号是专营从广东和天津卫两地贸易往来,这些军将在其中都有干股分红。

    这等厚待,在天津卫的广东水师上下一方面感叹此行不虚,另一方面,心思多的也是琢磨,这位年轻的王大人对军中素来轻视的水师这般厚待,到底是为了什么。

    麦游击就是那心思多的人,他能坐到这个位置,自然是水师提督陈璘的亲信,尽心办事,也要弄清这位小王大人的用意。

    双方经常商议海上的防务,麦游击一边感谢,一边试探王通的用意,对对方的话中的试探之意,王通只做听不见。

    客气几句之后,王通笑着开口说道:

    “麦游击也是看到,王某这边有船无人,从各处拉来的人都是些草莽角色,仓促间不得用,那些船也不能空在那边,王某这边有个打算,能不能天津卫这边的人放在贵军那边训练,贵军的人在天津卫这边的战船上先顶着?!疤酵跬ǖ幕?,麦游击愣了愣,不过随即笑着说道:

    “这个好说,在天津卫受王大人这般厚待,此等小事算不得什么,就请王大人这边的人和麦某这边知会交待下?!巴跬ㄐψ判还?,广东水师是大明一直保持完整建制的水师,水师官兵不管如何,都是久经海上,技艺熟练。

    这样的一群人来到天津卫,又是缺乏熟练水手,海上没有得力的战船防护的天津卫,王通自然不会只让他们协防。

    先用高薪厚待让他们觉得天津卫这个地方不错,其他的事情慢慢来做,倒也是不急。

    ***********进了十月,京师已经渐渐冷了,体弱的人已经要穿上棉衣皮袍,每曰被贴身护卫,李文远和吕万才都已经适应了。

    吕万才家眷在京师,又是顺天府的通判,府邸规模不小,有几名青壮汉子跟随实在是不太方便,李文远一个人住在家中,多了几个人也没什么不习惯。

    为了避免太惹人注意,李文远索姓给跟着自己的四个护卫弄上了锦衣卫的号服,每曰间让人看到,还以为是南街两个锦衣卫百户的兵卒。

    七月安排的护卫,一直到了十月都还算安宁,城内治安司盯的很紧,不少从前不去注意的事情也被揪了出来,但也不过是些作歼犯科的小案子。

    吕万才那边还好,手下人手多,护卫就是护卫,李文远这边已经把护卫当成了手下兵卒一般用,经常跑个差事什么的。

    十月十七这天点卯完毕,李文远照例领着人几条街道走一圈,巡视查访。

    以南街为中心向外,属于李文远辖区的这几条街是越来越冷清了,南街这处有美味馆开设,天子偶尔会出入其中,这本来是个吸引人的噱头,加上这边又有什么虎威武馆,也被认为是一方宝地。

    正因为如此,京师豪门大户都在南街附近置办产业,除了美味馆和振兴楼两处是宫内和治安司的产业,到今曰,其他各处买卖背后都是京师的豪门。

    可设店铺在此处,自然不指望这些生意能赚什么钱,能和皇家拉上关系,怎么也是好的。美味馆左近的店面都被一等一的豪门买下,次一等的人就退而求其次,把店铺后面和周围的住户买下。

    王通一离开京师,万历皇帝去美味馆的次数屈指可数,买下了南街周围买卖的富贵人家也不指望这买卖宅院生钱,也就放在这里,店铺勉强依靠宦官和禁卫的客流维持着,宅院这边则锁上门不理会。

    好在如今南街对于李文远所辖的锦衣卫两个百户来说,也仅仅是个名义上的辖地了,他们的用度由治安司拨付银两,他们的活动范围也是在京师全城,每曰间点卯和巡视,类似于一个仪式。

    李文远几个人走不几步,却看到前面有个人挑了个挑子,口中吆喝着:

    “糖人,糖饼??!”

    扁担两头染红,挑子筐上却盖着黑布,这是卖饴糖的小贩,看到李文远等人迎面走来,连忙侧身让路,放下挑子等李文远等人过去,躬身低头,恭敬的很。

    走过这个挑子,有一名护卫笑着说道:

    “这贩子肯定是个新手,南街这边连个住户都没,那有什么买糖的孩子照顾他生意?!?br />
    护卫们跟着李文远也有几个月,在南街上来来回回的走,到处跟着办差,对南街这边也是熟了。

    一人说,众人跟着哄笑,李文远也笑着摇摇头,拐过一街角,却又有一备着竹筐,带着小帽的人在那里吆喝:

    “笋~~~鲜得来~~~~”

    到了这个时节,最后一拨时令南货到来,所谓冬笋就是此时贩卖,笋本就鲜香,加了佐料,拿回家做菜做汤都是相宜,到了这个时候,街头巷尾背着竹筐,叫卖竹笋的,是京师的一景。

    几名护卫又是打趣哄笑,李文远却没有出声,向前走不几步,那卖笋的又是转悠了回来,李文远停住脚步,周围几名护卫也是停下,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各个四下张望。

    那买冬笋的靠近,也不敢冲撞穿着官服的人,小心翼翼的朝着一边闪躲,李文远突然开口问道:

    “你以为一个人能对付我们五个吗?”

    那小贩的一愣,低下的头猛地抬起,跟着李文远的几名护卫也立刻反应过来,这几名护卫观察四周未必有李文远这等做了多年的老锦衣卫警醒,可动作却是训练有素,两人退到李文远身旁,两人抽刀已经扑了上去。

    卖笋小贩的动作也不慢,身子向前一蹿,肩膀一偏,已经把背上的竹筐扯了下来,手臂一抡,直接把竹筐向着那两名护卫丢了过去。

    里面放着的还真是干笋,散开满天都是,那两名护卫下意识的抽刀回挡,脚步慢了一拍,那小贩已经冲出去几步,手中已经拿了一把寒光闪闪的短刀,这小贩并不回头,反倒是扯着嗓子大喊道:

    “发水了??!发水了??!”

    若喊“着火”,附近人听到肯定聚来,若喊“走水”,听明白的人也会喊人救火,喊这发水了,听到的人十有**都会觉得有人发疯,没必要理会,何况南街这边还这么冷清。

    李文远这边本来已经拿了刀鞘在手上,准备丢出去,却被那竹筐和笋干遮挡了视线,听到这人大喊,却是一愣。

    楞过之后,李文远随即反应了过来,开口说道:

    “两人在前,两人在后,跟我一起向西边的路口冲??!”

    刚下了这个命令,冷清的街道上听到脚步声响,居然有十几人聚了过来,却都是小摊贩模样,其中一个就是方才挑着挑子卖饴糖的小贩,只是那两个筐不见,手中的扁担前面却有个寒光闪闪的尖刺,赫然是短矛的家什。

    “别让他跑回南街,那边禁卫和兵卒太多!”

    那卖笋的小贩大吼道,十几个手持长短兵器的汉子围了上来,这些人穿着虽然是百姓打扮,可杀气森森,且举止配合上颇有章法,更麻烦的是,李文远一干人拿着的是短兵器,对方手中安上矛尖的扁担,可都是长兵,更不要说对方人多势众。

    但李文远冲的方向却让这些围堵的人意外,南街在北边,人烟繁华的地方却是南边,就算东边还能碰到办差的锦衣卫,去西边作甚。

    西边走,那里反倒是这片区域最冷清的地方,他们要跑到那里,等于是钻进死胡同了。

    而且先前预计的是李文远会朝着南边和北边冲,却没想到去西边,一时间措手不及,跑在前面那两名护卫武艺精熟,人又勇悍,猝不及防之下,正当面的那人被两刀砍翻,一帮人冲了过去。

    李文远腿脚不好,跑起来速度不快,后面追兵很快就是跟上,这片区域本就不大,跑进这边没几步,前面就是李文远的宅院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