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四百六十六章 灯下黑 见海王
    说曹艹曹艹到,估计就是如此了。

    听到外面的通报,王通愣了下,随即笑着说道:

    “沈枉登门拜访,看来这桩事和他们关系不大,不过来这边撇清的意思少,怕是有事相求?!?br />
    双方还不至于到不死不休的地步,王通方才也不过是随口一提,没想到还真是巧了,边上的孙大海附和说道:

    “鲁海商行那边一直还算是恭谨,税赋从不拖欠,而且一切都是坐在明处,平时的作为倒像是怕被我们抓到把柄一样?!?br />
    “天津卫这港口对他们来说就好像是个金蛋一样,没这港,大明和倭国、朝鲜甚至是南洋的贸易就要缩水几成,他们家吃海上饭的,不知道要少赚多少银子,可这天津卫港口没了本官,立刻就要消散……不是他,不是他!”

    王通自言自语说了几句,又是吩咐说道:

    “就去振兴楼那边预订个席面,沈枉来,还真有些话要谈?!?br />
    边上人连忙应了,天津卫虎威营是万历皇帝直接掌控的力量,如果除掉了自己,等于是断掉了万历皇帝一条臂膀。

    想到这里,王通禁不住打了个寒战,难道牵扯到天家之事,正这时,却听外面又有人通报说道:

    “大人,南瑞绸缎行的方师傅求见!”

    这就是那位回去查样子的师傅,这时过来求见,显然是查出些什么了。

    那方师傅进了屋子就跪下,不过却没有开口禀报,犹犹豫豫的看着周围的人,王通摆摆手说道:

    “有什么就说什么,这边都是自己人,不必担心的?!?br />
    听到王通这般说,这方师傅磕了个头低声说道:

    “老爷,小的看了之后发现不是南边的料子,实在是没把握说,所以回去看了看样子,这个丝比江南那边的粗些,颜色暗些,这样的丝货应该是山西潞安府出的?!?br />
    王通一愣,他记得这丝绸都是来自江南,四川一带,忍不住出声问道:

    “山西也出丝绸?”

    “回老爷的话,山西潞安府也是产丝绸的地方,听小的师傅讲,四十年前的时候京师用丝绸,有六成到八成都是山西的潞安绸,后来就被南货挤出去了,现如今,潞安那边出来的绸缎一般都是卖到北边去,鞑子不知道好坏,都以为是好东西……”

    潞安产不产丝绸不重要,可听这个方师傅讲的,居然还真的扯到了草原上。

    如果要这么解释,那还真说的通,自己在草原上砍了鞑子几千个脑袋,灭掉了整整一个部落,对方和自己血海深仇,派来死士杀自己。

    可这个解释连王通自己都不信,王通沉思了下,开口吩咐说道:

    “给方师傅拿二百两银子,给祥福庆的那位老师傅拿二百两,其余来办事的人每人五十两,告诉他们记得在这边看到的事,不要去外面讲?!?br />
    这些工匠尽管在他们店铺中都拿着头一份的工钱,可一次得到二百两,这也要几年甚至十年才能赚到,那方师傅当即千恩万谢的退下去了,王通被刺杀的事情他们也知道轻重,自然不回去讲。

    “谭将,你领人去看看那几个刺客的首级,咱们从草原上回来,兵备道也来验看过首级的,让他们去看看这刺客到底是汉人还是鞑子?!?br />
    谭将连忙答应了一声就去办理,众人眼神都看向王通,王通沉着脸开口说道:

    “你们觉得草原上的鞑子会派人来天津卫杀本官报仇吗?”

    众人面面相觑,都觉得此事匪夷所思,王通继续说道:

    “先不说咱们把人杀了个干净,就算有逃走的,他们知道咱们是谁,就算知道咱们是谁,他们那里找这样的死士,鞑子来了天津卫,怕是当天就被人揪出来送官了?!啊盎岵换崾趋沧庸笕嘶ㄒ庸陀兜??”

    倒是杨思尘开口说了句,王通冷笑了声摇摇头,开口说道:

    “鞑子的贵人要是有这个心思,京师那边多少人物,九边多少大将,杀谁不比杀本官强,何必费这么大的周章……”

    说了两句,王通突然陷入了沉思,验看贼人身上穿着的衣衫,验看首级,众人都有些跟不上王通的思路。

    可验看之后进行的分析却又头头是道,众人尽管有些糊涂,可都觉得王通已经成竹在胸,都等着王通说话。

    屋子中安静了会,王通双手拍了下,缓缓说道:

    “为什么光想着北边,布料是北直隶的土布,兵器是私坊造的,唯一说明身份的这小衣却是山西那边的绸缎,总想着这绸缎卖到北边去,他们山西自己人用不懂为何不能是山西那边派人过来?!?br />
    “山西,大人和山西那边有没有什么纠缠?”

    这次说话的却是蔡楠,王通摇头冷笑,开口说道:

    “还记得咱们当街炮打的那家货栈吗?”

    王通派去收平安牌子的兵卒被晋和货栈的伙计殴打,锦衣卫直接把炮架到了对方门口,一炮轰下去,威慑全城,可晋和货栈随即就破败了,人走屋空,这桩事众人差不多已经淡忘,王通提起,众人才有印象。

    “查,在天津卫所有的山西店铺,住在客栈里的山西人都要详细盘查!”

    城内城外缉查的人却是张世强这边,张世强立刻站起领命,王通沉声说道:

    “随时可以调兵帮忙,让历韬、虎头和孙鑫帮你艹持,今晚就开始盘查……现在恐怕已经是晚了?!?br />
    **************“小人本来在高丽那边,听到大人这边遇险,急忙过来看看,看见大人安然无恙这才松了口气?!?br />
    沈枉身穿淡绿色的长衫,在酒楼上含笑说道,高丽那边海上行船,到天津卫最起码要十天以上,沈枉肯定没说真话,王通也不计较,这酒楼内外最起码有三十个是沈枉的手下,当然,王通自己的人更多。

    选在这靠近海河边的振兴楼,也是为了让沈枉放心,毕竟在这里,只要从楼中脱身,就可以从海河上船离开。

    “来,小人敬大人一杯酒,大人此次逢凶化吉,将来必有后福?!?br />
    沈枉倒是客气的很,说起来双方也就是第二次见面,不过沈枉却表现的颇为热络,丝毫看不出他家手下曾经拒绝了王通造船雇人的建议。

    王通笑着碰了碰,干了杯中酒,那边沈枉长出了一口气,摇摇头咧嘴说道:

    “还是咱们大明的酒烈,喝着舒坦,倭人的酒淡的和水一样,他们的土烧也比醋强不了多少?!?br />
    王通把酒杯放下,盯着对面好像在享受美酒美食的沈枉说道:

    “沈先生,不必弄这虚文,你既然来了,那几名死士就不是你派的,本官心里有数,咱们都是管人管事的,话也摊开说,有些事你不帮,天津卫不是做不了,只不过做的晚些,你现在参与进来,今后这金山银海的还有一杯羹分你,若你总是关门闭户的,曰后恐怕就难相见喽?!?br />
    两人所在的桌边,没有安排伺候的人,周围的几张桌子都是空的,送上来的酒菜都是由双方的护卫验看过才能端上。

    听到王通这话,沈枉神色不动,自顾自的给自己斟满了酒,抿了一小口,靠在椅背上笑着说道:

    “听大人这么讲,小人倒真是想着那死士是小人这边派的了?!?br />
    这人还真是从容自若,这话却未免胆子太大了些,王通眉头一挑,沈枉在那里夹起块虾片放入口中,又用酒送下,摆摆手说道:

    “大人莫要发怒,几十万两银子丢在保险行中生息,小的还不至于那么分不清轻重,既然大人这般说了,小人这边自然要做个表示,这边可以留几十条船供大人使用,用外面的船多少银子,小人这里给个七成的价钱就是,驾船的水手,造船的工匠,这个是小人的命根子,谈这个,曰后和大人难相见不说,怕是先被下面的弟兄们割了脑袋去,大人见谅,大人见谅?!?br />
    王通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话,他突然的言语压迫本就是试探,能有这样的结果倒是在意料之外,能有几十艘船,最起码可以解决运货去辽镇的问题,也是大大的好处,不过这沈枉这般做,看来要求的事情不小。

    果然,沈枉说完这个话,看王通没有作声,又是笑着说道:

    “大人既然不说话,小的就当是大人应允了,这次来,却是有桩事要求恳大人,天津卫一带现在碱业大兴,商行卖的碱成色好,价钱低,就连小人的船队也送了些去往各处,获利不少,看到这碱,小人这边却也有桩东西要买卖,也来和大人求个免税……”

    ****************“什么都不能去靠别人,一切都只能靠咱们自己……古掌柜,记得去打探京师和北直隶各处糖的价钱,尽快报过来?!?br />
    回到府邸之后,王通说了几句让众人摸不到头脑的话,又吩咐古掌柜一个很突然的差事,众人都是有些纳闷,白曰到底谈了些什么。

    “大人,灯下黑啊,灯下黑啊,就在咱们眼前……”

    张世强说的激动,声音都有些颤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