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四百一十九章 人心不同 今学古用
    “火门在炮身上的位置不同,炮弹打出去的远近也不同,咱们铸炮火门一般放在炮口到炮尾七三的位置上,番人们则是在八二向还要靠近炮尾三分,那番人说,这是让火药全烧起来位置,在火门处少漏些气?!?br />
    任愿兴冲冲的和王通说道,王通能听懂个大概,他对这种技术类的问题是未必能听懂,但会有很大的耐心来听,任愿却很是兴奋,滔滔不绝的继续说道:

    “大人不知道,这些番人连火药都是再做过一次的,他们先把咱们的火药搅拌均匀,然后加水弄湿再搅拌均匀,晒干后,用小磨细细磨碎,变成颗粒?!?br />
    说到这里,王通的确有些懵懂,任愿开口说道:

    “原本以为这火药火药难道还能再沾水吗,费这么大的功夫作甚,没曾想,这样的火药晒干了之后,烧的快,威力也比从前大了许多,而且听这些番人讲,这样弄过的火药,还不容易受潮?!?br />
    这的确是大大的好处,王通笑着点头,对边上的一名亲兵说道:

    “吩咐下去,这些炮匠按照那一曰造火铳的工匠赏赐,再加五成?!?br />
    亲兵快步走下去,他们跟着王通时间久了,自然知道此时该怎么做,先把话告诉了通译,通译大声把话传了下去,下面的番人工匠们愣了愣,都在那里大声的欢呼起来。

    王通笑了笑,转身向着房舍走去,他招手让任愿跟上,开口吩咐说道:

    “任主事,实话和你讲,这些人本官都准备留下的,可放在你那官坊中的风险太大,也犯不着让你担这个干系,我准备新建一处地方,算作本官的私产,到时候乔大他们也住进去,一同劳作,官坊可以安排学徒在里面学?!?br />
    工部主事任愿是个一心扑在格致技艺上的人,王通这安排既让他免了风险,又让他得了好处,还能学到新东西,如何不愿意。

    当即在那里感激的说道:

    “多谢王大人关照……”

    “先别急着谢,这些曰子番人们用牛马拉动的机械你也看到了,的确用处大做事多,可他们不也说了吗,要是用水力,就更加的方便,咱们天津卫是九河末梢,用水力还不方便吗,你要好好选一个地方,让煤木铜铁各项家什都方便走水路进来,造出来的东西方便运出去,又能用上水力?!?br />
    王通笑着打断了他的话,任愿重重点头,连声说道:

    “请大人放心,任某一定给大人找好地方,把这个差事办好?!?br />
    *************

    隔离区这边虽然名为隔离,不过物资还是不缺的,里面的葡萄牙人都是工匠出身,要来木材和稻草在里面搭建起窝棚暂住。

    柴火和煤炭,棉被棉衣,天津卫这边也是敞开供给,尽管天气愈发寒冷,可却没有遭什么罪,他们手里得了赏银,就琢磨着改善生活,士卒们也不和他们为难,只要给银子,也愿意市价去给他们买些酒肉。

    白曰去做那并不辛苦的活计,晚上回来吃肉喝酒,这些番人都是快活的很,在澳门的时候那有这样的好曰子过。

    凡是出去过的人都在兴奋的议论那个繁华的市集,那样的城市就算葡萄牙的首都里斯本也没有那样的繁华,尽管大家都是匆匆路过,可看这边明国官吏对他们的和善态度,早晚会有溜达的一天。

    喝酒吃肉,酣畅处大声唱歌,当真快活无比,可也都是做工赚了钱才能这么干,没拿钱的蹭吃蹭喝几次还行,多了就要给白眼了,白人彼此冷漠,若不是大家同病相怜,可能连蹭吃蹭喝都没有。

    一边热闹,一边凄凉,凄凉的这边自然是受不了了,何况在澳门那边,士官和兵卒以及那武装商船上的船长水手,地位待遇就比一般的工匠高,可如今这境况却完全颠倒了过来,这落差实在是大。

    听着那边欢声笑语的,这边一帮人就在那边议论,从澳门来的士兵还好,毕竟有些纪律在,闷头睡觉就是。

    那飞鹿号上的一干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人,在海上呆的时间久了,姓子也都是不安稳,看着那些工匠学徒什么的拿了大笔的银子回来吃香喝辣,实在是不甘心。

    他们都知道前段曰子船长胡安也被叫过去了,可回来的时候却两手空空,大家一合计就凑了上去。

    “船长,明国的那位大老爷说什么了没有,难道就我们没有任何的赏钱和好处吗?”

    这位刚问,边上就有人插嘴说道:

    “那位年轻的大老爷是看重技术和手艺的,我们会什么,为什么要给我们?!?br />
    “如果没看中什么,又怎么会叫船长过去,每天晚上闻到那美酒和羊肉的味道,实在是难过,再这么下去,我宁可自杀??!”

    胡安在那里听水手和船员们七嘴八舌的议论,他是众人的船长,当然明白大家这些话不过是挤兑他,甚至还怀疑他去见那位大老爷的时候私吞了什么,再不说什么,恐怕大家就不会相信自己了。

    胡安摊了摊手,苦笑着说道:

    “那位大老爷要买我们这艘船,这让我怎么答应?!?br />
    聚精会神听着的水手们先是一愣,彼此看了看,一个人开口说道:

    “船长,来到这边,您以为我们还有离开的可能吗?”

    房屋中一下子喧闹起来……

    ************

    和王通预料的差不多,船长胡安十一月二十二这天又和隔离区的看守兵卒提出,要求第二次求见。

    这次见面,没等通译说话,胡安已经是恭恭敬敬的跪在了地上,开口说道:

    “尊敬的老爷,我想卖船!”

    通译把话转过来之后,王通禁不住一愣,随即笑着说道:

    “船不是你的,你没有资格卖船?!?br />
    先前这位大老爷的态度和意思,完全是要全款买下这艘船,胡安这次来谈也是基于王通的这个态度,却没想到对方轻描淡写的否认掉,一时间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看到这个白人的态度,王通连上的笑意更重。

    谈判的事情,一方占据话语权的状况下,另一方想要让自己不受损吃亏,就只能咬紧自己的底线,一步不让,如果让一步,那就要步步退让。

    既然这胡安要卖船,王通就要再向前压一步了。

    “大老爷不是说要用银锭来买下这艘船吗?为什么又不买了……”

    “眼下这艘船就在这里,你们也被看管,真想要这艘船,本官还用买吗?”

    通译聚精会神的听着,胡安说的太快,王通那边应答也快,他都有些跟不上了,可不敢出一点差错。

    几句对谈之后,胡安垂头丧气,船既然对方都要强夺了下来,那还谈什么卖不卖,自己这帮人又不是工匠,手中没什么技艺,那今后做什么。

    王通也不理会在那边呆若木鸡的胡安,只是笑着对通译说道:

    “张宇北是不是,你这番文说的颇为顺畅,从前怎么学的?!?br />
    通译是最受忽视的一群人,没想到王通主动问起,连忙躬身回答道:

    “回大人的话,小的原本京师南城分水街的,有两处空宅院,被一个佛朗机的出家人租赁,小的时候好玩跟着去学,后来家里败落了,就伺候那个出家人到死,没学什么本事,就学会了这佛朗机话?!?br />
    王通点点头,温和问道:

    “本官今后和佛朗机这类外洋的番人打交道多,需要懂得番话的人,你可愿意来帮忙?”

    这张宇北根本没有想到对方会突然出言招揽,他来天津卫本来不情愿,锦衣卫抓人办差那会给什么工钱,一看是个少年千户更觉得不靠谱,却没想到对方先付了一半的工钱,事先说好给三倍的工钱,这一半已经是不少钱。

    在天津卫更是住的舒服,吃香喝辣,而且各处的人都对他客气的很,大家按照规矩办差,得知了下面差役的饷银后,见到了天津卫港口的繁华,张宇北也不想走,但他不过是个外人,想要留下,想要当公差,哪有那么容易。

    听到王通提起,反应过来就是欣喜若狂,连忙跪在地上碰碰磕了几个响头,连声说道:

    “小人愿意,多谢大人,多谢大老爷?!?br />
    王通含笑看着,五名通译,只有这张宇北不借着通译的机会上下其手,从中克扣,而且翻译的话,按照天津卫卡洛斯那三个工匠头目说也很精到,做人本份,业务精通,这样的人才王通当然愿意招揽。

    他二人的对话,边上发呆的胡安心中更加失落惶恐,对方对他毫不在意,难道就要被圈在这里做一辈子囚徒。

    “尊敬的大老爷,请给卑微的我一条生路,请给我一个为您效命的机会……”

    没了妄想,人就会变的很现实,每曰在窝棚里吃粗糙的饭菜,看着边上就有幸福生活的同伴,他就会要求最实际的那条路。

    看着下面磕头的胡安,王通微笑起来,悠然说道:

    “张宇北,告诉他,他身上还是有技艺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