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奇怪的搜查
    伸手不打笑脸人,香山知县在这穷山僻壤的地方清苦的很,除了这伙葡萄牙人时不时的孝敬一二之外,再也没有什么进项,这又是拿人家银子手短了。

    莫名其妙的总督大人派了大兵过来,尽管嘴短手短,可却不敢不照办,他这边摆出一副高傲样子来,一方面心中却担心双方打起来。

    眼见着这位西人百户如此的通晓事理,心中禁不住松了一口气,当下点头说道:

    “恩,照规矩理当如此?!?br />
    站在他身后那名游击正眼都不瞧那知县和什么洋人百户,只是回头大声说道:

    “千总带队,把总做事,各自分片,照着陈大人的将令仔细筛查,可都听清楚了???”

    “属下明白??!”

    听到下面军将响亮的回答,游击点点头,向前一挥手,一营营的士兵向着前面开始行进。

    这位斯威士中校脸上的笑容和蔼无比,每过去一营兵,他就挥舞下手上的头盔,以示打个招呼。

    一队队士兵开进,眼看着大队士兵走完,那个明国的将军和官员也要进入的时候,斯威士中校就准备跟上,或许对方需要个向导之类的。

    没想到,最后过去的两营明军却没有朝着澳门的方向开进,反倒直接围住了在路边的二百名葡萄牙军兵。

    这位斯威士大惊失色,下意识的手就朝着佩剑柄上伸,还没等他动作,那游击身边的亲兵已经是扑了上来,直接放倒在地上,下了他的武器。

    本来那些葡萄牙的士兵昂首挺胸竖起武器站在路边,拿出那种迎接大人物的那种规矩模样,没想到突然间明军士兵的刀枪已经对准了自家的要害部位,正惊慌失措的时候,却看到那边中校大人已经被按到在地。

    大家都很整齐的没有抵抗,按照对方的要求丢下了武器,老老实实的被绑起来,来东方是要发财的,而不是要送命的,何况是和绝对优势的敌人作战。

    唯一在喊的就是那位斯威士中校,他扯着嗓子在那里说道:

    “代表葡萄牙帝国政斧对明国政斧提出最严重的抗议,我要抗议,这是对主权的侵犯,这是对葡萄牙皇室的侮辱……”

    声音喊的大,可身体却一动不敢动,就在那里老老实实的,听到通译的传话,游击不屑的说道:

    “这本就是大明地方,有官军镇守就足够,你们带刀带枪的干什么,老老实实跟着进去吧??!”

    那知县一看到这般情景,哪还敢心怀侥幸,在那里拂袖冷哼说道:

    “弹丸小国,还敢称什么帝国,贻笑大方?!?br />
    叫唤了一会,斯威士和手下的士兵们都是灰头土脸被押着进澳门,倒是那斯威士既然官位最高,给了些体面的待遇,没有捆绑牵引,老老实实的被士兵们看着向前走。

    看着一队队的明军进入,澳门的商会和教堂中都没什么反应,本来这两处有最高的建筑,上面的塔楼可以在敌人入侵的时候敲响大钟,警示全城。

    但他们都知道是大明的军队来搜查海盗,跑已经来不及跑了,为了避免遭受什么打击,两家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

    “不必惊慌,广东官兵来此处搜寻海盗,并不滋扰百姓平民,一切如常,一切如常?!?br />
    澳门地方实在是太小,聚居的区域更是不大,这么多兵丁冲进来,一切怎么可能照常,关门闭户不可能,只能听天由命,好在这些军兵粗鲁归粗鲁,不过军纪还算是严明,并不偷拿抢夺。

    斯威士心惊胆战的跟在后面,澳门这边个海港,而且难得的是明国不怎么管理的海港,南洋的汉人、白人甚至闽浙一带的豪商都来到这边做生意,这其中背景不干不净的人颇为不少。

    作为澳门此处的治安官,斯威士自然知道海盗、倭寇什么的不少,货物的来源也是五花八门,不过他的财富就是来源于这些人,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这支气势汹汹到来的大明军队说的就是清查海盗,那斯威士可就是提心吊胆了,这些不干不净的人所在的地方无非两处,一个是商会,一个是客栈,时间太仓促,不知道能不能跑掉。

    这些人如果能上了船,扬帆出港,那一切都没有问题了,走在街道上的时候,众人看见他垂头丧气的跟在后面,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他是陪同搜查的。

    方才被他赶出去通风报信的那个随从小心翼翼的凑了上来,亲兵们看了前面骑马的游击,见到自家上官百无聊赖的四下张望,也就没有上前阻拦。

    就看到那随从在这斯威士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斯威士的脸顿时变得煞白,呆立了半响,就要跑到那游击和知县跟前去,立刻被游击的亲兵拦住,这斯威士大声的喊道:

    “两位大人,请相信我,我刚来这澳门不到一年,什么事情都不知情,或许被人蒙骗……”

    前面的人根本不理会他,依旧是继续前进,这时候街上已经有人小声的议论,说是海港中的船全被制住,根本不敢出海,而且港口外面被近百艘大明的战船堵住,根本无法进出。

    从明军进入澳门时开始,在前面做向导的就不是本地的洋人,两个劳工模样,一个商人模样,甚至还有两个街边的乞丐,看得那些恭敬的葡萄牙人暗自的心惊。

    斯威士在那里大声辩解了几句,却觉得奇怪,什么教堂,什么商会,明军根本不进去,路过了一个修理武器和盔甲的小工场,则立刻派人冲了进去搜查,不多时还把一帮人从其中驱赶了出来。

    连驻军的那个小小军营也没有理睬,里面留守不过十几个人,明军只是派了些人进去看看,然后继续的行进。

    这么跟着看了一会,斯威士和跟随的洋人们的确看出了些门道,明军把澳门所有工场和手艺人都给集中到了一起。

    什么制造武器和盔甲的工场,还有修理的工场,里面的人都被一扫而空,连里面的东西士兵们都开始搬运。

    葡萄牙在亚洲除了正常的做生意之外,也有几处殖民地,规模都不大,印度的果阿,南洋的满剌加,还有这名份尚未确定的澳门。

    这些殖民地都是港口,除却作为贸易口岸的效用,还有给遍布世界的葡萄牙商船、商队和殖民者做中转站的效用。

    所以这类地方,都有懂得检修制造船只的船匠,也有打造武器盔甲的工匠,军事和航行相关的各种工匠都有些。

    但都被明军从住处和店铺驱赶出来,通过通译大声的喝令,让他们收拾自己的细软和工具,有什么粗重的,兵卒们甚至会主动上去帮忙。

    “尊敬的大人,他们不过是最普通的工匠,并不是海盗或者恶人,请您不要和他们为难?!?br />
    看到这样的局面,随行的葡萄牙官员也有看不下去的,大着胆子在那里建议,那游击骑在马上根本不答话,反倒是那县令义正严词的说道:

    “这偏远之地,海上人歼邪混杂,你们怎知道这武器不是给倭寇修的,你们怎么知道这船不是海盗的船???”

    这一问的确哑然,可有人用菜刀杀了人,总不能去找那些卖刀的麻烦,但眼前大兵拿着兵器冷眼相对,那有什么说理的地方。

    不碰平民,不碰商户,只是对着工匠和工场下手,可也就是驱赶出来,澳门的市面上有些混乱,可也没有失去秩序,倒是不少汉人和洋人走站在那里看热闹。

    一路走向海边,唯一有些不一样的地方,是在一个颇为破败的铁匠铺子之中,几名军兵颇为客气的从里面请出来一位铁匠。

    这位铁匠也不是澳门手艺最好的匠人,也不过就是打造些简易兵器而已,生意也很一般,只不过是个热心人,尽管他是葡萄牙人,不管汉人还是葡萄牙人有困难,他这边都会热心帮忙,风评倒是不错。

    如果对他硬来,没准会激起众怒,却没想到明军这么客气,到让大家感觉到颇为奇怪,莫说是围观的众人,那位铁匠也是满脸的懵懂和糊涂。

    走到海边,斯威士和所有的葡萄牙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港口中的景象,不管是西洋船只还是大明的船只,都在那里落下船帆,一动一动,老实的不能再老实。

    斯威士可是万万不明白,这港口中最起码有三艘船很强,这几艘船都有三十门到四十门的火炮,明国的战舰根本不是对手,这几艘船怎么也老老实实的呆在港口中,明明已经通知到他们走了。

    走到码头上才算看明白,每艘船的船身两侧,都有几艘小船紧紧挨着,小船上堆满了柴草,几名明军士兵拿着火把站在船上。

    每艘船的甲板上,也都能看到手持兵器的明军士兵,港口的更远处,密集的船队把港口堵的严严实实,一艘最大的广船桅杆上,飘着一面大旗,旗帜上写了个斗大的“陈”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