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三百二十九章 重罚 造船
    第三轮火炮的发射打消了所有人心中的侥幸,不过效果也还是如此,这么小口径的火炮对海船的伤害实际上不大。

    可好像是闷雷的轰鸣声,飘散在海面上的硝烟味道,还有那个被打死的倒霉鬼,在海船下那些运货小舢板上的惨叫和惊呼,这些效果就足够了。

    火炮在大家的心中都好像是神器一般,平时连见到都觉得稀罕,现在就在对面不要钱一样的打过来,谁不是心胆俱裂,动都不敢动。

    从那两艘海船上放下六条小艇,每个小艇上十名士卒,划着向前靠了过去。

    对这些举动,其他船上的人跟本没有觉察到,各个抱着头趴在那里,有点胆子的则是朝着有遮挡的地方蠕动。

    海上这般,陆上更像是赶羊的模样,黑压压的几百骑压了过来,谁敢反抗,腰间挂着刀剑的人慌不迭的解下兵器丢在地上。

    可不敢去动手,万一被这马队踏成了肉泥怎么办,不过仔细观察,真正骑在马上纵横来去的也就是二百多骑,其他的人到了跟前之后就急忙下马,稍微整队之后就冲了过来。

    能在这唐家河口附近渔村住下的都是头目,船上的头面人物,来接引的商户代表,或许有几个护卫,可这些护卫在此时是什么也当不得。

    “丢下武器?。?!”

    士卒们大声喊着,出村被惊呆的人群中有几个反应过来的,躲在人群后面缩了缩,拔腿就跑。

    这山乡野地的,只要跑进沟里藏着,兴许这些骑兵就找不到了,结果人跑出去,围过来的步卒根本没人去追。

    众人正蠢蠢欲动的时候,骑兵中有人猛地打马,加快马速追了出去,在马上翻手已经拿了长弓,张弓搭箭,姿势稍微一沉,一箭呼啸飞出,准确的钉在人的后心,眼看着跑的那位仆倒在地上。

    跑了四个,从骑兵中出来四个,那真是各显其能,除了第一个射箭,还有一个在马上用长矛戳刺,有个用大刀砍头的,还有一个居然用的是绳套,那绳子丢出去准确的套在人的脖子上。

    套住了脖颈,到时候停住马向后一拽,跑的那人直接腾空而起,落在地上的时候,怕是直接勒死了。

    每弄死一个,骑兵队里就是一声喝彩,这场面看着不像是剿办,倒像是个会猎的模样,这边兴高采烈的,可被被猎的那些人个个都是胆战心惊,谁还敢动弹。

    这边彻底堵住了之后,士卒们开始逼着所有人都跪下,看着来回运货的那些舢板拼命的划动,海面上炮声隆隆的厉害,小舢板进了大海更是找死,大家都是朝着另一边划,进了运河万事大吉。

    不多时这边也跟着乱了起来,前面的舢板向后跑,后面的却仓促间调不过来头,河面上拥挤不堪,不少小船都翻在了河中,谁还顾着货物,大家匆忙从河中爬起来,朝着陆上跑,奈何身上是水也跑不快,二来骑兵沿河抓人,人难道跑得过马……

    两艘平底的漕船并排从另一边挤压过来,这两艘漕船把唐家河河道差不多塞住,在船头站着十几个汉子,手里拿着长棍,看着对面有人就劈头盖脸的打。

    ************

    “你们胆子还真大啊,这边距离天津卫起码三个时辰就能到,你们以为本官是瞎子吗?”

    抓鸡赶羊,骑兵和炮船前后围堵,实在是容易的很,不多时在唐家村子那边就跪满了人,连海船上的那些都被揪住弄上岸来。

    王通看着地上诚惶诚恐的人,忍不住讥讽了一句,这些跑在海上的汉子也都是见惯了厮杀生死的人,奈何方才海上陆上的小小杀戮的确是震撼人心,由不得大家不害怕。

    王通问了一句,下面的人却各个低头,王通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开口说道:

    “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

    这句话刺的更重,可现在说什么都由他,谁也不敢接口,扫视了一圈,王通冷笑着问道:

    “各位商户,本官是个讲理的人,事已至此,你们觉得怎么办??!”

    天津锦衣卫千户王通恶名在外,不过大家却也知道,这位爷从不仗势欺人,只要你能说出个道理来,王千户还是要考虑考虑的。

    下面沉默一阵,有个胆子大的颤声说道:

    “大老爷,咱们这次没交税银,愿意认罚,二成税,二成罚银,小的们愿意交三成罚银”

    这话一说出来,众人愣了愣,随即全是附和的声音,都死人了,破财免灾,这次就认倒霉了吧。

    “所有来货全部罚没,每船每人银两仅留路费,出货罚银八成,一律按照到岸货价算!”

    王通冷冷说完,转身就走,后面安静一片,随即有人站起来就要追上恳求,可人一起身,立刻被士兵们用矛杆抽打的跪了下去。

    等王通上马的时候,后面已经有人放声大哭了起来,王通这么一说,不管怎么算,这次来可都是倾家荡产了,只恨自己听了别人的引诱,为了避开那二成的抽税,结果什么都被人拿去了,偏生对方还做的理直气壮。

    唐家河口附近那渔村的几十户人家也被赶了出来,他们分开一圈,跪在那里,王通打马到了跟前,马三标正扯着嗓子在那里喊话:

    “你们这些王八蛋勾结海盗倭寇,这是杀头灭族的大罪……别扯着嗓子嚎了,看你还是个爷们……罚做五年苦役,这都算是轻的……”

    先是说要死罪,然后再说苦役,看了方才那几个人被杀的惨状,听到苦役已经是庆幸无比,谁还敢有什么异议。

    王通骑马过来,伸手止住马三标的喊话,在马上冷声说道:

    “谁在海边打鱼弄船的,本官有问题问,答对了免了罪责,免了苦役?!?br />
    这话一出口,十几个反应快的渔民争先恐后的举手应答,王通开口问道:

    “本官问你们,这海河入??谏嫌蜗掠胃鞔?,和这唐家河一样的地方有几处?”

    渔民们彼此看看,很快就给出了答案,一个看着年纪大些的人说道:

    “大老爷,也就这一处,这还是前年地震后破了几个口子,水进了唐家河,这样船才能走,南边要有怕是在山东地界,北边小的没去过,不过听老辈人讲过,能靠大船的都在永平府那边?!?br />
    王通拨马回转,马三标打马快走了几步跟上,开口说道:

    “大人,这些渔民怎么处置,放了?”

    “都带回去,先安排在海河那边打鱼,正好给劳力们弄点荤腥吃?!?br />
    太阳偏西,这唐家河附近全是嚎哭大骂的声音,王通带着马四处看看,路过那些面色灰败的商户时候,正在那里点检货物的一名帐房快步走过来,询问说道:

    “老爷,出货罚银八成的话,这边有三家就算货物和银钱全都算上,怕是都不够了,怎么处置?”

    “船扣下来,船工水手留下来做工,什么时候赚够了什么时候走!”

    听到王通的命令,那帐房也禁不住哆嗦了下,看着他有些害怕的样子,王通笑着说道:

    “不给个教训,他们记不住这个,他们多赚一分,我们少赚一分,今天不杀人已经算是慈悲了,快去吧!”

    帐房慌忙行礼,匆忙的回去了,这边的话一说,就能听到哭声更大了。

    从海那边的方向有一艘舢板停下,几名兵卒模样的人陪着三个人走了过来,这三人中两人是工匠模样,还有一人居然穿着六品文官的服色,但模样十分不雅,袍服下摆塞在腰带里面,正和工匠激烈的讨论什么。

    王通看到这几个人走来,笑着下马,迎上前去说道:

    “任主事在船上可还呆的习惯?”

    工部主事任愿有些为难的摆摆手,客气的说道:

    “多谢王大人的记挂,不过是几个时辰的行船,却吐了三回,真真无用?!?br />
    这才看到他的脸色并不是太好,可精神很兴奋的状态,任愿双手拍了下继续说道:

    “五门炮不过千斤,开炮后退,用绳索相连,可船舷还是被拽裂了几处,今曰幸运,若是再开几炮,恐怕就断了,也不知佛朗机那边如何做,唉,不出门知万事,做工的,不出门什么都不知??!”

    “那三个番人不知道吗?”

    “不瞒大人,那三名番人比咱们官坊的匠户,胜在个仔细和勤勉,也懂得几个小窍门,现在都抓的紧了,他们那些学的,也就算不得甚么,船上的事情,他们只描绘个大概,说什么甲板有炮,船舱也有炮,可细处也说不明白?!?br />
    两个人交谈几句,王通也是叹了口气,看着海面上的两艘炮船说道:

    “要是有那样的船,还用这么假模假式的过来,直接堵上来开炮就是?!?br />
    任愿在那里迟疑了下,抱拳说道:

    “王大人,大人开关抽税,若没有自家的船只怕是有种种不方便,西洋番人战舰的确船坚炮利,不如仿制几艘……”

    看着王通沉默,任愿没有继续,过了会,王通的神色变得坚定,肃声说道:

    “是要自己造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