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强敌未必难 雷霆毙贼将
    官道向两边看去,除了那结冰的运河之外,就是田地、矮树和小路,前几曰下的雪化掉了些,地面像是块弄脏了的抹布,一块黄一块白,难看得很。

    王通和谭兵就在一丛矮树的后面,他们身上的宝蓝色棉袍现在变成了土黄色,身上的坐骑盖着一块毛毡,也是土黄色。

    远远望过来,恍惚间也看不见有人,达到这个效果很简单,在沙土地上打个滚就成了。

    太阳快要落山了,马停在他们两人的身后,伸嘴在一个口袋里嚼硬料,王通和谭兵则站在后面静立。

    “状子只要能送进香河县,县令不接就要丢官,他肯定要报备调兵来救援,不过腊月各处城门都关的早,看看能不能赶上了?!?br />
    谭兵看着不远处的官道,低声和王通说道。

    王通点点头,却没有接口,他们在车队东边三里左右的官道边上,几乎可以确定那震天虎肯定会从这边过来,索姓自己当做探马先来看看。

    夕阳的光线极为灿烂,天地间都像是染上了一层颜色,也就在这个时候,官道的东面出现了一支队伍。

    的确可以说是队伍,这队伍的骑兵远不如方才那些盗贼,也就是五十骑左右,不过排列的却很整齐,没有撒马狂奔,小步在前面跑着,无论步骑,都穿着黑布或者褐布的半旧棉袄,还有个很古怪的地方,就是都蒙着脸后面的步卒,外侧都是刀盾手,内侧则是手持长兵的人,虽然说队伍有些散漫,可这是在小跑之中,队形居然能维持得住,即便是隔着远也能大概看出来原来的排列,这就很不容易了。

    除了马蹄声和脚步声,就只有头目低声约束士卒的命令,大概是五百人左右的队伍快速行进在官道上,竟然给人一种压力。

    王通缓缓的吸了一口气,低声说道:

    “这要是盗伙,咱们大明恐怕早就翻天了……你们真狠啊,我不知道做了什么,居然调兵要我的命?!?br />
    边说边退,到了马匹那边,撤掉毛毡,两个人翻身上马,鞭子一抽,马匹急忙的朝着来路狂奔。这边的响动,官道上那支队伍肯定也有人看到,可仅仅是目光停驻,却没有人来理会,只是继续前行。

    王通和谭兵打马狂奔,速度自然比要保持队形的敌人快很多,不多时就把这帮敌人甩在了身后。

    等赶回自己的车队的时候,那边已经紧张的开始忙碌起来,这大平原上,谭弓站在高处,又是顺光,远远就能看得清楚那大队人马。

    看到王通和谭将两个过来,作坊的铁匠和几名庄客吆喝着把挡在那边的大车搬开,放王通和谭兵两骑进来。

    短短三里路,这马匹差不多是用冲刺的速度来奔跑,进了车阵的范围之后,马身上已经全是汗水,庄客们急忙拉去。

    谭将疾步赶上来,和谭兵交谈几句之后,凑到王通跟前低声说道:

    “老爷,现在咱们乘马走野地,快马加鞭可以绕过前面那支兵马,去了天津三卫,到时候就安全了?!?br />
    王通沉着脸回头看了看车阵中的老老小小,这些人中会骑马的不过五十人,自己的亲近人,武馆的少年还有辛苦积攒的钱财这些可都无法带走,如果自己跑掉了安全,这些怎么办。

    对于谭将的提议,王通摇了摇头,涩声说道:

    “我要这么一走了之,今后还有谁愿意忠心于我?!?br />
    顿了顿,王通的发问打断了谭将继续的劝说,开口说道:

    “锦衣亲军这边不同大明其他兵马,谭将你们兄弟几人的弓马之术若在军中能算得什么?”

    对王通这个发问,谭将尽管诧异,可脸上还是露出了自豪的神色,朗声说道:

    “不瞒大人讲,百中无一?!?br />
    王通点了点头,还没等他说话,上面放哨的谭弓已经大喊了起来:

    “来了,把各处顶起来,拿兵器的都小心盯好了?!?br />
    刚才王通去观敌的时候,谭将等人已经在这里做好了布置,放马的庄客们则是分成两队,都是拿着弓箭待命,而家丁和少年们则是拿着长短兵器分成几个小队守在各个的方向。

    孙大海和张世强以及那几名跟着来的锦衣卫,和作坊的铁匠们一起,护住惊慌失措的妇孺们。

    太阳悬在地平线之上,看起来变得很大,那支敌军也已经赶到了车队阵势的正面,差不多也就是百步之外。

    前面的骑兵先停下,步兵们随即开始展开,没有多少功夫,就形成百人一伙的五个方队,这样的动作让车阵中的人感觉到压力更大。

    “不知道是天津三卫的那支兵马,看这架势也是上过战场的?!?br />
    谭将感慨说道。

    *******跑了一路赶过来,这边也是需要喘息和休息的时间,除了正当面的骑兵之外,其余的四个步队都是朝着其他的方向散开。

    对车阵那边形成了包围的架势之后却不着急进攻,反倒是在那里收拢阵型,暂时的修整。

    这大车围成的防御圈子看起来严整,但也就是临时的防御而已,这四百人若是同时发力的话,里面的防御肯定是顾不过来,这样的孤立无援的小据点,打破一个点,整个的防御就完全被打开了。

    正修整的时候,对着贼人骑兵的那面,用作出入口的大车却被搬开,二十几骑马从车阵中冲了出来。

    对面静立的骑队稍微有些搔动,四面进攻,以多打少,他们这只骑兵只不过是为了用来追击和堵截逃跑的人。

    可即便这样,他们的人数也要多于车队中的骑兵,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如此光明正大的冲出来。

    莫非是看着外面人多想跑吗,可看这个架势又不像,难道是找死来了,骑马那些人中有人大声喊了几句,刚停下不久的骑兵们立刻是动作起来,吆喝着打马出阵。

    王通拿着一面大盾遮挡在身前,拿盾牌的那只手还要握着缰绳控马,动作也是颇为的别扭。但他却是在队伍的最前端,谭家的所有人都已经骑马跟着出来,庄客们几个射箭最准的,马三标和孙大海和几个家丁也都是骑马在队伍之中。

    现在车阵之中的指挥是孙鑫和历韬来负责,如果不是李虎头和马婆子也留在里面,恐怕很多人以为他要逃了。

    王通冲在最前,二十几骑呈一个正三角的形状,而对方应对也得法,骑兵分左右两翼包抄了上来。

    百余步的距离,双方这应对王通已经是跑出了几十步,前面一名骑兵呐喊着举起了手中的长矛,朝着王通直刺了过来。

    “嗖”的一声利啸,一根箭尖啸着从王通身侧射出,正中那骑兵的胸膛,那骑兵直接从马上就栽倒了下去。

    王通双腿猛踢马的腹部,让坐骑加速,每个当在他面前的骑兵都被他后面的人射下马来,那些射箭的人甚至连自己都不顾了,只是一心一意的射箭为王通掩护。

    不足百骑的对战,十几个人被射下来之后,所有人都知道不该挡在王通的面前,王通的前方只有那下令的人和他身边的几名护卫。

    王通丢下了盾牌,拿出铜管火媒点燃了火绳,然后拿掉枪口的纸团,用通条夯了几下,枪口向上的举了起来。

    夕阳的光芒从王通的背后照来,对面的人看不清王通手中拿着什么,只当他举起了一根棍子,尽管对方蒙着面,可王通还是清晰的听到了那发号施令之人的大笑,甚至连轻蔑的话语都听的一清二楚:

    “毛都每长齐的小崽子,还学别人冲阵呢,谁上去结果了他,那边许的银子老子多给他二百两?!?br />
    边上的护卫也都跟着哄笑,有一人从马鞍边取下长枪,就驱动马匹,王通已经来到了距离他们二十步远的地方,却猛地勒住了坐骑,众人都是一愣。

    王通放平手臂,瞄准了那个中间发号施令的人,勾动扳机,火绳燃烧的那端点燃了药池的引药,“碰”的一声大响。

    这个距离,短火铳也有足够的准头,轰然响过,硝烟飘散,中间那人手紧紧的抓住前襟,口中啊啊的叫了一声,立刻从马上歪倒了下来。

    “张大人??!”

    不管是王通的马匹还是对方的马匹,都没有适应这火铳的巨大轰鸣,双方都在费力气控制着坐骑,那名出阵的骑兵看到发令的那人倒下,大吼一声,反倒是挺枪向着王通追来,一扯缰绳朝着野地就跑。

    顺手把挂在另一侧的短铳取了出来,通条夯实,又是勒住了马匹,马匹停住,王通回头,那人的长枪距离王通不过十步。

    王通仓促瞄准,扣动了扳机。

    轰然大响之后,追击的那名骑士身子猛地向后一仰,长矛掉在了地上,其他那几处的方队却有些躁动,不知道是该帮助骑兵还是进攻,王通大喘了几口气,双手拢在嘴边,用凄厉的声音大喊道:

    “张大人死了,张大人死了,大家快回营吧??!”

    他这一喊,在车队中的所有人都跟着大喊了起来“张大人死了”“快回营去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