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平安牌子保平安
    秦馆这大厅中正闹得不可开交,不少人没听到外面的这声吆喝,在二楼还有很多客人趴着窗棂津津有味的看。

    别处院子的老鸨都是低声下气,客人们揩油什么的也都无所谓,可这宋姑娘人年轻又长得漂亮,平曰里笑脸迎人不假,却基本不碰客人。

    来秦馆颇有些打这个宋姑娘主意的,但因为这宋姑娘背后是吏部尚书张瀚,辣手的很,大家又都顾忌三分。

    现在看到这宋姑娘被这方忠平羞辱,不少客人居然觉得比看那“十八天女”的歌舞还要精彩。

    正门处也有两个堵住门的勋贵子弟,正抱着胳膊笑嘻嘻的看着大厅中的闹剧,心想要是这宋妈妈拦不住方忠平,那自己等下也去拖一个回家睡了。

    脑子中正胡思乱想的时候,身后有人拍拍他们肩膀,说了声“借过”,被拍到那人不耐烦的转过头,吼道:

    “借什么过,没看到……”

    话还没说完,脸上已经挨了重重一拳,整个人都被打的向里面跌去,另一个人看着同伴向前跌去,转过身来就要发怒,可脸色还没变过来,小腹就被人重重踹了一脚,直接做了个滚地葫芦,打着滚咕噜了进去。

    王通阴沉着脸大步走进了秦馆,身后跟着李文远和孙大海,本来正在振兴楼和东城的一名富商相谈,这富商在京师城外有一个铁匠铺子,除了打造农具器物之外,也私造些刀剑贩卖。

    结果有人拿着他家打造的刀剑行凶被抓了送到顺天府,京师周遭,买卖这等刀剑利器都要在官府报备的,这件事被追查起来,当事人恐怕要被判大罪,结果这富商却和顺天府捕快班头王四有些亲戚关系,直接找吕万才爬不答应,这才找上了王通。

    有顺天府通判吕万才的关系在,这个案子轻易就能抹平,那富商为了表示感谢,特意在振兴楼摆下酒席,王通对这个铁匠铺子很感兴趣,正想询问对方是否愿意出让,没想到还没开口,就有差役急忙的来报信。

    安平侯家的方忠平在那里闹事,自己不出面,不管是顺天府的差役还是自己手下的锦衣卫,恐怕都压不住,只好把自己的意思匆忙一说,骑马赶了过来。

    平安牌子的推行要靠强力,维护住也要靠强力,如果买了这牌子还不能护佑生意平安,那这牌子的政策就成了**裸的搜刮,肯定会激起反弹,甚至会招来言官清流们的注意,自己可就走不成钢丝了。

    本来大厅中人声喧哗,女子哭叫,还有人起哄大笑,正是热闹的了不得,那两个人被打进来,倒在地上才发出惨叫,屋中立刻安静下来,所有目光都看向正门处。

    一个穿着对襟深蓝长衫的高大少年大步走了进来,当然,也只有距离近的才能看出来是个少年。

    秦馆这等地方做的就是熟客生意,熟客大都经历过不久前因为平安牌子引起的纠纷,大家也都认识这个横蛮霸道的少年王通。

    王通站在这灯火通明的大厅中环视了一圈,除了那些跟着方忠平来的权贵子弟还懵懂之外,其余的人都缩了缩,颇为的忐忑。

    “此间无事,各位请自便,莫要耽误了酒席玩乐?!巴跬ㄒ槐叩凰档?,一边随意的向两边抱抱拳,大厅中的大部分客人听了王通的言语,就好像是听到命令一样,各自缩了回去。

    “你他娘的是个什么东西??!来这边装什么大个的??!”

    向前走了一步,有个边上的勋贵子弟大吼一声,直接扑了上来,李文远向这边上踏了一步,正好拦在那勋贵子弟面前,没见他怎么动作,那勋贵子弟痛叫一声,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众人这才看过去,李文远手中的绣春刀没有出鞘,但看他那个拿的姿势,却明显是当做短棍来用。

    这个被打倒,另一边扑过来的那勋贵子弟脚步还没停下,孙大海嘴里骂了一声,随手搬起个凳子砸了过去,孙大海街头打架那是惯家熟手,这凳子丢的准,一下子把人砸翻在地。

    大厅中那些勋贵子弟都有点傻眼,进来这三个人看打扮也不是什么贵家子,可行事却这般的横蛮,丝毫不在乎他们的身份,而且四周这安静的反应也透着诡异,众人都不敢出声了。

    那边的方忠平还扯着女孩的胳膊,不过动作也是停住,恶狠狠的盯着走来的王通,大声骂道:

    “哪里来的混账,不知道本公子是什么人吗?”

    王通大步走过去,嘴里冷冷的说道:

    “如何不知道,在石马巷的时候方公子不是报了好几次家门吗?”

    一提起石马巷,这方忠平的神色立刻变了,看着王通打量了几眼,猛地朝后退了一步,大声的喊道:

    “本公子认得你,你就是领着陈思宝那……”

    说话间王通已经走到了他跟前,反手一个耳光狠狠的抽了下去,与其说是抽下,倒不如说是扬起手臂砸下,“啪”的一声脆响,整个人已经被打翻在地上,他抓着那女孩慌张甩开他向后跑去。

    这方仲平被打倒在地,挣扎几下才爬起来,王通抓住他的发髻,用力向着地面掼去,好在这秦馆的大厅都用木板铺地,可这一撞,依旧是脑门青紫。

    “嘭嘭”几声,被动的磕头之后,那方忠平嘴角流血,发髻散乱,满脸都是青肿,看着王通的神情中已经充满了恐惧。

    嘴唇颤抖着不知道想要说什么,王通却没给他说话的机会,抓着他头上的发髻又把这方忠平拽了起来,向着正门处走了几步,指着进门那横梁挂着的平安牌子说道:

    “方公子,可见到那牌子了?”

    说话间抓着方忠平头顶的手一用力,这安平侯的三公子的确被打怕了,看着那牌子连连说道:

    “看到了……”

    “牌子上写的是平安二字,凡是有这个牌子的店家,顺天府的差役和锦衣卫的兄弟们,就要保这家店的平安,不能让人在这边闹事破坏,可明白了吗?”

    王通一边拽着这方忠平的头发向前走,一边冷声的说道,方忠平抱着脑袋,踉踉跄跄的跟着向前走,嘴里没口子的答应。

    到了门外,王通松开了手,那方忠平后退两步,指着王通怒喝道:

    “不过是个锦衣卫的番子,居然就敢这么对本公子,等我爹一个条子递到刘守有那边……”

    话音未落,又是惨叫一声,被王通一脚从台阶上踹了下去,王通盯着他冷笑着说道:

    “来这边玩,没人理你,再闹一次,再多扯一句,就让你知道刚才挨的是最轻的?!?br />
    方忠平从下面爬起来的时候,已经不敢说一句话了,越是京师的权贵越知道人外有人的道理,自己报了几次安平侯的名号,对方下手却越来越重,而且还毫不忌讳的当面折辱,想想石马巷打完之后,自己被禁足的种种事情,酒意全无的方忠平也是心惊胆战。

    里面那些跟着方忠平一起来的勋贵子弟们也知道撞上了铁板,现在大厅里面的笑话成了他们,一楼二楼很多人顺着窗户和屏风的缝隙在偷偷的看,看着这些方才无法无天肆无忌惮的公子哥这般吃瘪,也让人感觉有趣。

    王通再走进的时候,看着呆在那里不知所措的贵家子们,冷声说道:

    “留下花费和打坏东西的赔偿,要玩的继续玩,要走的快点走??!”

    事情到了这般,谁还敢继续留下,那一干子弟手忙脚乱的掏出银钱,扶起被打倒的同伴匆匆忙忙的向外走去。

    闹事的人离开,可秦馆大厅依旧是安静,王通站在那边,不管是秦馆的女人还是客人,没有一个人敢大声说话,甚至大声喘气。

    这个高大的少年实在是太过肃杀霸道,尽管是来平事的,可看着就像是闹事的一般。

    还是那宋姑娘的反应快些,一边派人把被打伤的那仆人扶起找郎中诊治,一边安排秦馆的下人们收拾乱成一团的大厅。

    不少人的眼光从王通身上又看到正门处挂着的那牌子,都有敬畏的神色,不出两天,今晚王通的所作所为和这平安牌子的效力就要传遍京师了。

    王通在振兴楼还有事情要谈,自然不愿意在这边耽搁,他远远的和那宋姑娘抱了抱拳,扭头就要离开。

    “王大人稍等!”

    刚转身,却听见那宋姑娘出声招呼,转过身,那宋姑娘小跑到了跟前,凑近了些,王通刚要皱起眉头闪躲,就听到这宋姑娘低声说道:

    “王大人,张阁老的父亲九月二十六那天死了?!?br />
    说完这句,扭头又去招呼客人,王通有些糊涂的走出了门,张居正的父亲死了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这宋姑娘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很是郑重,很有点报偿自己相助的意思。

    骑马踏上回程,走在半路,王通在马上突然大叫了一声,倒是吓了孙大海和李文远一跳。

    大事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