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九十九章 不回头
    历韬是个聪明的少年,知道眼下的情势和从前已经完全不同,那个叫黄义军的小胖子又是主动的拿着点心送过来。

    再加上那边的热闹的确吸引人,点心也的确很好吃,历韬顺坡下驴接过了点心,他手底下的少年们也都喜笑颜开的吃起来。

    来自宣府镇的少年足有四十人,那些已经和万历亲近的人也希望历韬他们加入过来,看到眼下这个情况,也都高兴的很。

    这一天的艹场上到处是欢声笑语,王通和李虎头却有些不同,他两个人本就和万历亲近,现下万历去接近其余的少年,反倒有些冷落了他们两人。

    “皇帝毕竟是皇帝??!”

    王通低声感叹了一声,李虎头正忙着对付一个黑芝麻的烧饼,也没听清,转头问道:

    “王大哥你刚才说什么?”

    王通摆摆手,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兵部尚书由张四维接任,对王通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张四维自从入阁以来,完全没有内阁大臣的觉悟,向来是张居正吩咐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毫无二话,人送绰号“内阁师爷”。

    他掌控兵部之后,代表着已经权势滔天的张居正权力更大,对朝廷的控制更加深入,但大家也不觉得如何,司空见惯了。

    平安牌子让王通一下子就拿到了将近五千两的银子,手头一下子宽裕起来,现在他在美味馆后面的那个宅院住着,这两进颇为宽敞的宅院根本不够用,等于办公、银库甚至还有练武场的职能都加在上面。

    想想接下来还有谭将等十几个人要过来,王通拿出了一千两银子,安排张世强和孙大海去买房子。

    南城没有东西北三处那等占地广阔气派非凡的大宅院,王通也不想弄的这般张扬,索姓让他们去把养帮手那处大宅院周围的买下来,一切就近,倒也是方便。

    四月初二的时候,宅院就置办好了,不过谭纶谭尚书是国家重臣,丧事肯定不会简略,谭将等人在那里忙得很,一时半会还过不来。

    现在的武馆中,每曰里万历皇帝和少年们打成一片,关系好得很,到让王通少了些担心,把自己的主要精力转到了经营这一块来。

    平安牌子,说是给那些不算正行的地方保个平安,王通也的确有这个力量,可没有这牌子的时候,这些赌坊青楼生意一样好做的很,也没有不长眼的上门惹事。

    弄出这个牌子来,主要就是为了收钱,并且要把手伸进这些牛鬼蛇神聚集、龙蛇混杂的地方,最好的目标就是让他们成为自己的耳目,最差也要定期从他们身上搜刮钱财和消息出来。

    对他们,王通没有什么心理负担,青楼和赌坊凭他一个小小的总旗根本无法禁绝,禁绝不了,实现有序管理,从这些不义之财上分一杯羹还是能做得到。

    领了平安牌子,王通倒也不是什么都不做,在他的谋划,百户田荣豪的指挥下,顺天府差役和一些地头蛇的配合下,第六千户第七百户的锦衣卫在辖区内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扫荡,一时间治安大好。

    锦衣卫在民间的形象从来都是处于被敢怒不敢言的状态,此时突然做了好事,辖区内的平民百姓各个不能相信,还以为太阳从西边出来,居然还有富裕的民户凑钱做了块匾额给田百户送了过去。

    匾额送到田荣豪家中,把他吓了一跳,死活没敢收下,在京师锦衣卫中一时间传为笑谈。

    但这次扫荡过后,辖区内的赌坊青楼生意却比以往好了一点,原因很简单,锦衣卫们将所有没有领牌子的小赌档和暗娼统统一扫而空,给那些赌场青楼无形中减少了潜在的竞争对手。

    而且孙大海的确敢干,假装不知道的带着手下把辖区之外的不少地方也给扫了一遍,锦衣亲军内现在都知道王通惹不起,也只得捏着鼻子认了。

    结果四月初的时候,王通辖区之外的赌场青楼有个奇怪的规矩,问问是不是南街那片的,如果是,则恕不接待,免得给自己招来祸端。

    *****自鸣春楼的夏姑娘登门之后,每隔几晚,王通就会约见一名领牌子的人,询问这三阳教和天地三阳会的事情。

    王通对情报工作实在是一窍不通,可这事情也不能借用身边的东厂和锦衣卫,只得自己开口直接问过去。

    但每次问话的时候,少不得拽个帮手过来,顺天府的推官吕万才和那两名差役班头王四和李贵。

    一个是审案侦缉多年的刑名老手,两个是顺天府的地头蛇,那些赌坊青楼的老板几句话说出来,有些事情他们自己不知道,吕万才却能顺藤摸瓜的想到很多。

    这些非正行的生意人在王通面前的时候,却没有王通所担心的那般遮遮掩掩,反倒是有什么说什么。

    王通对自己还是估计有所不足,他做的那些事情足够把这些江湖人吓破胆子了,比如说今晚的这个。

    这人也算彪形大汉,满脸胡须,听孙大海讲,这人还有个“静街虎”的名号,养着十几个能打架的泼皮,开着一家肉店一家赌场,街面上很风光的人物。

    可这人被领进屋子里来之后,就战战兢兢的跪在那里,小心的无以复加,王通很不自在,不过看看身边的人,不管是在那里整理账簿牌子的张世强,还是穿着员外服的吕万才各个脸色平静,这才没有叫对方站起来说话。

    对这样街面上混的地痞无赖来说,不管混得如何风光,在锦衣卫和顺天府面前都是猪羊,甚至连这种大型的牲畜都算不上,他们只能算是蝼蚁,王通说句话,就可以让他们粉身碎骨。

    “回几位大老爷的话,小人家里还供着三阳佛,也是教众?!熬步只⒒卮鸬谋瞎П暇?,不过话的内容却让王通精神提了下,除了那夏姑娘之外,王通已经问了四个人,每个人都知道三阳教,可却没什么深入的交往。

    比如说开青楼的都知道三阳教买卖人口,开赌场也知道三阳教在里面设局骗财,可自己吃饭也给别人一口饭吃,这些行当出现这样的事情倒也常见,大家知道归知道,却不怎么理睬,王通既然问到,那就说出来了。

    这也是让王通意外的地方,本以为三阳教和那天地三阳会是个秘密的道门,就和从前影视剧中那些神秘组织一般,没想到一接触下来,不知道的人倒是个少数,似乎都司空见惯了。

    但能遇到这教中的教众,或许能知道的事情多些,王通俯身询问道:

    “居然是教众,那你平曰都给这三阳教做些什么,细细说一说!”

    那静街虎听到王通询问的语气,连忙磕了个头才回答说道:

    “小人是个粗货,从小俺娘说有神就拜拜,总归没错,三年前小的和几个拜把子的兄弟开这赌坊的时候,有个三阳教的人找上了俺们,说要入了教听他们指派,除了这赌坊开的安稳,还有别的好处?!巴跬ǖ愕阃?,开口说道:

    “起来,坐着说!”

    这人受到这待遇身子都哆嗦了,谦让了几次,才小心翼翼的在那凳子上留下了小半边屁股,这才又恭恭敬敬的说道:

    “俺们拜了三阳佛,请了这佛像回去,还真别说,总旗刘新勇刘大人亲自关照过来,一直没人来找俺那个小场子的麻烦,而且不光这个,照着做事还有便宜赚,一年总有几次,三阳教的人拿银子来,换上不认识的荷官,等有人来赌钱的时候,再把这些钱输出去?!?br />
    听到这里,王通和吕万才对视了一眼,王通刚要发问,推官吕万才却先开口问道:

    “赚多少便宜?”

    说的这里,无论如何也不该问这个问题,王通奇怪的看了吕推官一眼,吕万才却恍然不觉,在那里摇着扇子装风雅。

    “一百两最少也能落下五两,只多不少的?!?br />
    “好了,今晚问话的事情不要和任何人讲,就说是王大人想要在牌子上多要钱,你磕头求饶才少了点,你知道吗?”

    静街虎小心归小心,可也不傻,听到这个瞪大了眼睛抬头,吕万才合上扇子微笑着说道:

    “若是旁人知道了今晚这桩事,你且不说,你父母妻儿还有外面养的,一个也活不了,你可知道吗?”

    话说的轻松,这静街虎浑身上下颤抖个不停,重重的磕头到地上,几乎是爬出了屋子,吕万才扇子又是打开,听到外面的院门关闭,这才转头,神色肃穆的对王通说道:

    “王大人,兄弟认真问你一句,这件事真的要查吗?”

    尽管只有自己能查,可王通还是要查下去,肯定的点点头,吕万才叹了口气,低声说道:

    “这件事你我不要出面,让大海兄弟管着的人私下里找那个静街虎,介绍个得力的伙计进去盯着?!?br />
    王通明白了他的用意,却转开话题说道:

    “……已经到了这等地步,已经没有收手的可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