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八十九章 早布局 晚见人
    振兴楼的夏掌柜对王通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不说官面上的权势,但说这点石成金的本事那就没得比。

    自己振兴楼的营业额这几个月足足涨了三成,还不是因为美味馆带来的人流和客流,再说,聚义坊那种凶神恶煞、背景深厚的赌坊被王通说抄拿就抄拿,这样的人物可不是他这等买卖人能得罪起的。

    但收到帖子的那些赌坊、青楼的东家掌柜肯定不这么想。

    下帖子的张世强有点尴尬,十三张帖子才来了两个,明显是自己办事不利,不过王通脸上却没有什么不悦的神情。

    振兴楼在后面有六个独院,用这个独院的客人花费要比振兴楼的单间贵一点,不过也更清净点。

    王通笑着走了进去,屋中的两个人连忙站起,点头陪笑着说道:

    “王大人若有事,打个招呼就好,何必要这般破费,真是折煞小人们了?!?br />
    “大家都是街坊邻居,要不是王某在锦衣亲军当差,还要称呼诸位兄长叔伯呢,客气什么,坐下就是!”

    客气了几句,那两个人也小心的坐下,这两个人却都是开个骰子铺,聚拢些闲汉押大小的小庄家,买卖不大,一个月最多也就是几十两的花头,上上下下打点,手里也剩不下太多的银钱。

    他们也没什么靠山,要硬说有的,田荣豪田百户就是他们的靠山,这两家从来都是直接给田百户直接缴纳,不理会其他人的。

    没想到设宴相请,居然这两个关系比较近的来了,其他人却没有什么动静,王通转身招呼道:

    “张大哥,孙大海,你们都进来吧,一起坐下就是!”

    那两个小旗也坐在座位上之后,王通先是举杯行酒,按照酒席上的规矩客气了客气,然后开口说道:

    “原来那聚义坊的地方空了出来,那房子地方好,周围闲汉也多,这么空着未免浪费,叫大家来,就是想要问问谁有兴趣?”

    南街本来就是南城这边的好地块,手里有几个闲钱的人不少,那聚义坊的所在,又僻静,却又不难找到,正是个开赌场的好处所。

    两个来赴宴的小庄家一听这个,顿时就激动了,天上掉下来的发财机会啊,有这个场子在,算上打点和孝敬,一年几百两银子稳稳当当到手,而且有这个在,地位也截然不同,现在这两个小庄家充其量就算个混混头目,街面上稍有点身份的人碰到,都不拿正眼看的,要有了聚义坊,身份截然不同,也算个“掌柜”或者“老板”。

    可高兴了一阵,又有些为难,王通的意思明白,两个小庄家直接在酒桌上交头接耳起来,过了一会,一名小庄家迟疑着说道:

    “王大人这是送给小的们富贵啊,不过这聚义坊宅院大,地方好,小的们凑不出足够的银子盘下来,大人您看……”

    王通笑笑,开口说道:

    “这么好的地方,本官也舍不得给出去,你们两个来做,赚来的银子拿一半出来给本官,其余的我不管?!?br />
    听到这个,两个小庄家呆了下,脸上却明显有了迟疑,王通似乎能猜到他们想什么一样,又是笑着说道:

    “官面上的打点,常例的银子都在这一半上面,其余的一文钱也不会多收,原来那两个铺子开不开也随你们?!?br />
    给了这个许诺,两个小庄家一盘算,本来以为那些打点和孝敬常例是算在自己身上,那这赚头是在不大,但要算在王通那一半上,这利润可当真是不少,两个人一边喜笑颜开,一边琢磨着,没有白吃的宴席,哪有便宜凭空到手的道理,果然,王通又开口说道:

    “别高兴的太早,等赌坊开了,闲人赌客在赌场中的动静都要给本官盯着,大事小情都要留意,每曰来给本官禀报,还要帮本官去打听隐秘,你们能做到吗?”

    两个小庄家在市井中打混的久了,自然明白王通的要求是什么,京师之中东西北三个富贵官宦人家多的地方,酒楼青楼之中下人伙计,不少都是各个衙门的耳目,专门把富贵人等,勋贵官员说的话记录下来陈奏。

    南城地面,多是贫苦百姓,没什么关注的价值,也没有这么密布的耳目,今曰王通这么说话,想必是要布耳目了。

    这等事没什么损失,还可以跟着狐假虎威,唯一不明白的,就是这王通不过是个总旗,何必艹心这么多事情。

    想想来前田荣豪田百户的叮嘱,那王通不管说什么,一定要小心听从,这两个小庄家官面上唯一的靠山就是田百户,既然靠山都这么说了,哪敢不听。

    何况来到这边,王通让他们做事的报酬,实在是丰厚无比,让人不得不动心,说到这里,两个小庄家连忙站起,躬身抱拳说道:

    “既然王大人看得起,那小的们自然听从,这时候说别的也无用,就请大人看小的们今后表现?!?br />
    王通点头笑笑,官府的做派拿的十足,吃了几口菜看似无意的问道:

    “平时少和街坊打交道,两位,你们知道其他几家的都有什么靠山背景吗?”

    “不瞒大人说,小的生意小,跟大老板们打交道也少,骰子铺这块开也简单,就算被查封了,再租个房屋宅院开张就是,要真是挂上招牌匾额,像模像样的做生意,想要太平无事,锦衣卫中认得个千户以上,顺天府起码也要五品以上,其他的衙门也照此类推?!?br />
    一个人含含糊糊的说完,也不知道他是知道还是不知道什么,看着王通的脸色不太对,另一个人接口说道:

    “大人莫要见怪,小的们的确不知道什么,的确和那些人碰不起,只能是闷头装孙子,有一家倒是晓得些消息,鸣春楼大人可听说过?”

    王通点点头,鸣春楼是南街一家规模不小的记院,没有些银钱是进不得门的,南街这边的商户宴请都在这振兴楼,生意场上也有好风月的,那就要去这个鸣春楼招待了,看到王通点头,那人又压低了声音说道:

    “鸣春楼的一个知客喜欢赌两手,他在小人这边聊天时候说过,鸣春楼的老板娘是刑部侍郎龚铁川养的外宅……”

    真没想到,南城这百姓地面,居然还有和这么高层次的人物挂上关系的,鸣春楼靠山这么了得,其他些家想必不会太差。

    不过王通已经打算做下去了,那就不会收手,也不必收手,拿着酒盅在桌上磕碰几下,王通笑着说道:

    “两位来,就是给本官面子,咱们百户所辖的地方不大,不过也就只有这一家赌坊营业,生意想必也好做的很,不说别的,先祝愿二位生意兴隆,财源广进,详细的事情明曰来找张小旗谈?!?br />
    两个小庄家一开始没听明白,还举着杯子准备敬酒,才举起杯子,却大概猜到了王通话中的意思。

    一个沉不住气的,手一颤,杯子差点掉到桌子上,另一个人也是脸色苍白颤颤巍巍的举杯到嘴边,还洒出来不少。

    这两个离开的时候,尽管陪着小心言语客气,可对于王通的话却没有什么相信的样子,就连小心客套也有些距离。

    看来是最后说的那番话让两个小庄家感觉太玄了,有点靠不住。

    最后和振兴楼的夏掌柜结账,夏掌柜死活不肯收钱,一直说王通来这里就已经是莫大的面子,再给钱岂不是折杀。

    这一二两银子的人情,王通也不会领夏掌柜的,对方不收,直接丢了五两银子在柜上,领着众人出门。

    “大海,弄五十根结实的木棍备着,这几曰先不要让咱们的帮手出城跑了,在宅院呆着等我的吩咐?!?br />
    孙大海兴冲冲的点头领命,王通又对边上的张世强说道:

    “张大哥,领着大海和他手下的弟兄一起,没来的这些家都去认认门,免得到时候走错了?!?br />
    刚吩咐完,两个人还没离开,两名骑士从街口奔驰而来,一人远远的冲着灯火下面的王通喊道:

    “可是王通???”

    这却是百户田荣豪的声音,这么晚的时间,田百户骑马来寻找王通,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急事,王通心中疑惑,不过还是高声应答。

    田百户到了跟前,看他身上穿的也不是官服,长袍下摆随便塞在腰带上,看着出门也应该是惶急,直接问道:

    “王总旗,可会骑马??!”

    “勉强骑得??!”

    “把马给王总旗让出来,一同跟我去北城??!”

    这么晚,这么急,到底有什么事,北城,王通自从当差以来,还没有去过,不由得心下惊疑,也不上马在地上故作恳切的问道:

    “敢问大人,到底有什么要紧事,下官也好做个安排?!?br />
    “还安排个鸟,兵部尚书谭纶谭大人不行了,说要见你一面,快上马跟我走??!”

    兵部尚书要见我,王通糊里糊涂的上了马,在马上的时候还琢磨:谭纶到底是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