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六十六章 打,狠狠的打
    不知不觉之间,美味馆已经没什么平民百姓去吃,全是宦官和禁卫将校,宦官生活范围都在宫内,禁卫将校又都是世袭,生活圈子很小。

    冯?;褂姓啪诱ス牢豆莸氖虑?,也在很小的范围内流传,知道的人不是不敢说,就是不愿去提。

    所以外人看王通不过是个运气好的,一来升了总旗,二来就是做上了宫里的买卖,其中关窍就没什么人知道了。

    在黑衣打手身后的声音正是何金银的,他一出现之后,刚刚气馁不少的黑衣打手们明显精神不少,各个拿着手中的家伙向前蠢蠢欲动。

    本来那“杀官造反”的大帽子扣下来,这些黑衣汉子都已经畏缩,但何金银这丝毫不惧的话语,又给他们鼓起了心气。

    说来的确奇怪,十二个穿着飞鱼服的锦衣卫,两个顺天府的捕快,居然压不住面前二十多个明显不是良民的黑衣打手。

    “何金银,本关在这里查案,有事要问你?!?br />
    “笑话,俺有什么的案子,几位大人,小人的赌坊还要做生意,要是缺少孝敬,小人这边改曰奉上,要是没完没了,打起官司来,当何某在这京城不认识几位大佬吗?”

    他说一句,在他身前的那些黑衣人就上前一步,李文远的长杆前端垂地,有个人走进到三步左右的时候,李文远手上的木棍好像是有灵姓的蛇一般跳了起来,猛地钻入那人的两腿之间,向上一挑,左右一拨。

    一声短促的惨叫,人捂着两腿之间就倒了下去。

    “王大人,不要不知道分寸??!”

    在那些人身后的何金银怒喝一声,王通此时也是大怒,拿着手中的棍棒就冲了过去,正对面的人手中拿着把铁尺,也是直上直下的打了下来。

    要论起技击武术,王通最多也就会个皮毛,这街头斗殴的经验可不输他人,尽管在这个时代他没跟几个人打过。

    街头乱战,第一个讲究个快,第二个讲究个狠,对面那人的铁尺敲打在他左臂上,顿时是剧痛,可王通忍着这痛,手上的棍子狠狠的撞上那人的前胸,打中那位置顿时一口气喘不上来,王通随即一脚踹他小腹,立刻倒了一个。

    黑衣汉子们胆大,可对面毕竟是官,锦衣卫和顺天府的差役在京师也属于能横着走的角色,真要动手总要掂量。

    这一来一去肯定吃亏,那边看到王通冲上去动手,孙大海等人齐齐吆喝了声,直接涌上。

    倒是李文远腿脚不好,一步步向前走去,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冲在最前面的居然是马三标。

    他脚步大,身材壮实,在队伍后面居然几步就冲到了前面,马三标手里粗木棍横在身前,直撞了进去,这么大块头吼叫着冲来,气势颇为骇人,前面挡着的心里先怯了,可躲都来不及躲。

    马三标这一冲居然倒下三个,身边直接清出一块地方,孙大海那个小旗则有章法的多,孙大海和一个壮实的顶在前面,后面各有几个人护着,冲到跟前之后,要有人和孙大?;蛘吡硗庖桓龆陨?,身后的人马上围过来放翻,然后寻找第二个目标。

    王通打倒了一个之后,黑衣人稍微错愕之后,立刻叫喊着围上来,可李文远手中长杆子完全是长矛的用法,上下翻飞,瞬时间又戳倒了两个!

    “何金银,给爷爷滚出来,你他娘的站在人群后面装什么鬼神!”

    王通不顾手臂的疼痛,开口大声吼道。

    黑衣汉子也不过二十多人而已,方才这一动手已经倒下了不少,剩下的人哪还有什么勇气,顿时是闪开一片地方。

    要说装神弄鬼倒也委屈了这何金银,方才二十几个汉子堵住街道,又对峙的紧张,何金银要上前肯定乱了阵脚,这才在后面喊话。

    何金银站在距离王通七八步的地方,脸色铁青,恶狠狠的瞪着王通,现在他人露出来,王通立刻回头找赵金亮。

    “马三标,让你抱着孩子,你冲上来作甚!”

    看见前面拿着棍棒凶神恶煞的马三标,王通忍不住怒喝一声,再转头看,却发现满脸不情愿的李虎头牵着赵金亮向前走过来。

    出人意料的是,赵金亮没有被吓到,反倒颇为镇定的看着人群后的何金银,王通顾不上这些细节,只是沉声问道:

    “小亮,是这个光头吗?”

    冬天天寒地冻的,何金银也不怕冷,光头露在外面,赵金亮死死的盯着他,然后肯定的点点头,嘶声说道:

    “就是这个光头伯伯?!?br />
    手按在刀柄上,和王通等人怒目而视的何金银对这个场面却有点糊涂,他盯着赵金亮却不知道似乎认不出来。

    王通甩了甩挨打的那胳膊,用木棍指着何金银说道:

    “何金银,南货店的赵掌柜夫妇昨曰上吊自杀,这案子和你有关系,你有什么说法吗?”

    听到这话,何金银脸色一变,随即大声说道:

    “何某老实做生意,能有什么干系,何况大人你都说是自杀,老赵两口子想不开上吊,在下能说什么?”

    那边有个黑衣打手稍微向前凑了凑,马三标可不含糊,手里木棍狠狠的砸了过去,那打手一躲没有躲开,立刻就是跪在那里捂着肩膀惨叫。

    王通这边的气势又是涨了几分,何金银这一反问,顺天府的捕快王四开口了,他说的也毫不客气:

    “设局逼人致死,同样是下狱砍头的重罪,你这厮先是纠集匪类顽抗官差,现在又大言蒙骗,实在是可疑??!”

    在这种时候居然能吊几句文,但这说法更是步步将何金银逼到了死角上,没想到这么一说,何金银瞪了捕快们一眼,盯着王通咬牙说道:

    “王大人,咱们街坊多年,劝你一句,不要不知道天高地厚,要是没猜错,千户周林柄大人是王总旗上司的上司,他老人家那边,何某可是经常往来的?!?br />
    -------

    求收藏推荐,请大家多多支持,老白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