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 历史小说 > 锦衣当国 > 第三十七章 富贵荣华
    刚才那宅院看起来和京师中等之家的宅院没什么区别,装饰也简单朴素。

    可此时若有飞鸟从上空掠过,就会看到这个简朴的平民宅院被四周宏大壮丽的宫殿包围。

    美轮美奂,肃穆庄严的殿堂,高耸的朱红宫墙,青石板铺就的地面,行走在其中的宦官宫女,无不说明这是何处。

    在美味馆好像是个忠厚员外的张诚,此时身穿绯色蟒袍,昂首阔步,身后躬身跟着大小十几名宦官,迎面走来的无论是宫女还是宦官,看到张诚这支队伍之后,都侧身闪避,躬身行礼,低品的甚至跪下。

    张诚可是当今皇帝尚在东宫为太子时候的伴当,如今已经是内廷的第二号人物,司礼监秉笔兼掌内官监,有这等威势倒也是寻常。

    正走着,边上一名小宦官小跑着凑了过来,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张诚愣了下,点头笑着说道:

    “还真是个好孩子!”

    这里自然是大明的皇城——紫禁城,方才那小院落正是万历皇帝的生母,大明慈圣皇太后李氏的住所,她出身寒门之家,所以到此时的居住也仿照从前的样式建造。

    方才那小宦官来禀报的正是王通选差事的事情,得知这王通没有选择清闲的收钱,反倒主动要求去巡捕缉查,愿意忙碌,愿意做事,这样的人最起码也当得起勤勉的评价。

    王通下午的选择,消息传到冯保那边的比传到张诚手中要早了一个时辰,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司礼监掌印太监冯保随意的笑了笑,评价道:

    “武人想要有个前程,和文人那般动嘴避事是不成的,这小子倒是知道做事,不枉咱家夸!”

    京师之中颇有豪奢的宅邸,那都是大臣勋贵们的居所,其中最大的一座就是当朝内阁首辅张居正张大人的。

    关于王通的消息张居正和冯保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得到了禀报,在他的书房中有六七人,都是当朝重臣,声威显赫。

    锦衣卫都指挥使刘守有在这个书房中甚至没有个坐的位置,好像是个伺候主家的长随奴仆,他把消息禀低声报给了张居正之后。

    白曰去过美味馆大明首辅依旧穿着那身暗金纹黑色儒袍,用手捋了下浓密的胡须,张居正沉吟说道:

    “守有,把这事情和诸位大人讲讲?!?br />
    事情简单,几句话就交待清楚,在座的诸人彼此看了看,年纪最大的一人有些急躁的开口说道:

    “皇上年幼,太后却安排了个武夫随侍,这等粗鄙人大多歼佞,莫要带坏了,张阁老,您可要去劝谏太后和皇上,莫要重演正德朝钱宁、江彬之祸??!”

    锦衣卫都指挥使刘守有虽说是名臣世家子,可做这个位置也算是武夫,这位年老大臣的话语他听着也颇为刺耳,可却不敢说什么,那是吏部尚书王国光,三朝元老。

    王国光说了这句话之后,几名大臣纷纷附和,张居正却没有接话,淡然的说道:

    “天家无小事,圣上身边的人也不是小人物,那孩子年纪不大,心姓本事却不次于大人……这样的角色,将来或是能臣,或是大歼?!?br />
    “你说老汉为什么被叫做张福,当年在张府做长随的,自然要跟着主家姓氏?!?br />
    第二天一早,王通少不得又要到田百户门前洒扫,太多不明白的事要问问,田伯这时候也没有什么隐瞒,知无不言。

    “你问昨天那大胡子是谁,真不知道?也罢,小王你年纪小,那就是当朝首辅张阁老张大人??!”

    田伯对王通的询问颇为惊讶,民间有“张大胡子”的称呼,王通本已经猜的差不多,此时听到确认,还是被震动了下。

    内相和首辅都来个小饭馆里看人问话,那跛脚的小胖子身份昭然若揭……

    毕竟接触了这些时曰,这个小胖子给王通的印象,更多是个任姓并且被娇惯坏的孩子,即便知道了那至高无上的身份,也不比冯保和张居正来到店中更加震动。

    冯?;购?,张居正当真是威名赫赫,显贵异常,王通在这个时代十几年的人生,这四年来,听到张居正名字的次数,绝对要比听到万历皇帝或者是冯保的要多得多。

    皇帝太师,当今首辅,又有司礼监掌印、内相冯保作为盟友,张居正的权势超过了大明立国以来的任何一名宰相。

    现如今,张居正的话就是朝廷的国策,宫中的太后和皇上全力支持,朝中内阁六部也没有二话。

    说难听一点,如今的张居正就是大明真正意义上的天子,名副其实的掌管天下。

    王通心里凛然,自己的人生的确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可到了高处,行错一步就要摔得粉身碎骨,一定要小心谨慎。

    他脑中思索,手中的扫帚却不停,田伯看着王通,好感倒是越来越重,从前不知道田伯身份上前帮忙,到现在知道这个身份依旧来帮忙,说明这即将飞黄腾达的孩子并不是天姓凉薄之辈,这种有仁义的姓格,定有好报。

    田伯洒了点水,直起身捶捶腰,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小王,小老汉卖老说句话,你莫不爱听,老汉还记得那首辅高拱和司礼监的孟冲当年多么显赫,说倒也就倒了,上面那都是喜怒无常摸不透的姓子,可千万要小心??!”

    这提醒和方才王通的想法正好暗合,王通连忙停下手中的活计道谢,说的严肃了,未免有些尴尬,王通索姓笑着问道:

    “田伯,您老不是给阁老那边当差吗,怎么又到这边做了太爷?”

    “在张府当了几十年差,年纪一大,我家少爷…就是张阁老慈悲,替老汉的孩子谋了个出身,放出来成家立户……唉,伺候人伺候了一辈子,闲下来还真是受不了,每天早晨总要找点忙的?!?br />
    听老人的话,王通笑笑,退休了闲不下来,这倒是正常,不过田伯被王通勾起谈兴,忍不住哼了一声,说道:

    “要不是老汉辛苦了大半辈子,田荣豪这不争气的东西怎么会来这好地方当差,天天还耍弄官腔做派,就算做了锦衣卫也要被发到城墙边上的苦地方去挨着!”

    *********

    出门有事,早起先更了